逍遥仙婿叶潇全文在线阅读

逍遥仙婿是一本由作者奋斗少年创作编写的都市赘婿逆袭小说。小说故事中叶潇是玄域数万年来天资最为妖孽的修士,本来天赋异禀,更是极有可能挑战登仙路的强者,可因为爱上了一个魔修女子,他被人围杀而死,而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成为了外人眼中窝囊废忘恩负义的叶潇,当叶潇发现自己现世的妻子竟然和自己的修真界爱人长相一模一样的时候,叶潇决定保护她,更要重新拾起自己的仙尊骄傲。

逍遥仙婿叶潇小说导读

叶潇轻轻一跳,站在地面上,诸多医生都吓了一跳,还想上来搀扶,结果发现叶潇站得稳稳当当。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众多医生围着叶潇大叹。

“我得回去了,麻烦你们让让。”叶潇现在想尽快看看他的妻子,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自己转生了,自己的妻子为何会是她?

到底是不是她,不亲眼看到,叶潇实在难以置信。

几个大夫想挽留叶潇,让他们再做一些检查,但是叶潇急着离开,他们只得作罢。

办理了出院手续,叶潇得知自己的住院费用不便宜,还是单人间,压根不是这一世的他能够负担得起的。而且,医院还退回了小十万块,可见他在这里继续住个一两年都没多大问题。

“是她吗?”叶潇这一世是个孤儿,从小就在社会摸爬滚打,经济十分拮据。这么多钱,估计也只有韩子嫣给得起了。

走出医院,看着高楼大厦,钢筋水泥,叶潇一时不太适应这种纷纷攘攘的世界。

正想快些离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就往他面前冲了过来。

叶潇皱着眉头,一眼看到开车的是一名漂亮的女孩子,而且,还是他的小姨子韩子绮。

“刺啦。”

轮胎在道路上拉出刺耳的声音,法拉利停在了叶潇面前,韩子绮恶狠狠地瞪着叶潇。

“你疯了啊?没看到车子吗?还想被撞一回,然后赖在我们家不走是吧?”韩子绮按下车门就对着叶潇大骂不已。

她就没见过这么傻的,看到她开着车子冲过来,居然连闪都不闪一下。要不是她踩了刹车,这窝囊废估计又要去医院躺着了。

“你找我?”叶潇冷淡地问了一句,他早就料定这小姨子只是吓唬吓唬他,没胆量真的撞他。

就算她真的刹不住车,叶潇也有把握在最后关头避开。他可不是之前的叶潇了,这样的车速,对他来说,并不快。

“你……”韩子绮银牙一咬,几乎想把叶潇给咬死。

“不可理喻,忘恩负义,不知死活。像你这样的男人,哪一点能配得上我姐?你也不瞧瞧自己长什么模样。窝囊废一个,当一辈子植物人不就好了吗?醒过来干嘛?”

韩子绮越说越生气,以前就因为这个窝囊废姐夫,害她被朋友们笑话了许久,十分丢脸。

本以为他成了植物人就摆脱了,没想到半年后又苏醒了。

叶潇冷淡地看着她,苍白的脸上无动于衷。

“看什么看?还不上车?要是回去晚了,害我被我姐骂,我第一个绕不了你。”要不是她姐姐韩子嫣打电话让她来,她才不会特地来接一个窝囊废出院。

“去哪?”叶潇下意识问了一句,随后尴尬地笑了。

他这一世不仅是个孤儿,还是个入赘韩家的上门女婿,小姨子来接他,那自然是回韩家。除了韩家,他也没什么地方可去的,可谓是身如浮萍。

“我家。”韩子绮没多想,回了一句就不想再多看叶潇一眼。

叶潇也想着去看看韩子嫣,便坐进车子。

韩子绮猛踩油门,车子一路疾驰,还甩了几个大弯,想吓唬吓唬这个窝囊的姐夫。

可她一看后车镜,叶潇坐得笔直,毫无惧意,倒是她自己每次都揪紧了心脏。

车子进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别墅小区,停在一栋复式小洋楼院子里。

韩家在这清河市里,算得上是富户,拥有十五家大酒店和一家百货广场。

只不过,在这片小区里只算是一般人家,小楼房虽然别致,但放在这里毫不起眼。

叶潇站在院子里,听到里面的尖锐笑声,便想起这韩家的女主人-刘兰芳。

“怎么,还要我请你进去吗?”韩子绮看到叶潇不走,不满地竖起柳眉。

叶潇跟在她身后,走进了大厅。

“铭诚哥哥,你来了啊?”原本还一脸怒容的韩子绮立即换了一副笑脸。

叶潇眉头紧皱,这张铭诚他见过许多次。以世俗的眼光来看,他就是个有为青年企业家、成功人士。

这样的优秀青年,却是他的情敌,是韩子嫣的追求者。

“子绮,许久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张铭诚亲切地打着招呼,和煦的笑容让韩子绮都害羞低下脸。

大厅里,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正给张铭诚倒茶。

“铭诚啊,你什么时候跟我家子嫣求婚啊?我可是等太久了。”刘兰芳仿佛没看到叶潇,自顾自地说着之前的话题。

叶潇若是一直昏迷不醒,那也就算了,可现在叶潇苏醒了,这刘兰芳还变本加厉,当着叶潇的面说这种话,摆明是看不起他。

张铭诚看着叶潇,带着明显敌意的嘴角微微勾起,颔首示意了一下。

这样明目张胆,自然有他的底气。不说他们整个张家,就是张铭诚自己名下的企业工厂,就足以跟韩家媲美,更别提整个张家。

而叶潇有什么?窝囊废一个!

他完全不把叶潇当一回事,“阿姨,我也想快些娶子嫣,可子嫣毕竟有了名分,你得帮帮我。”

刘兰芳这才扫了叶潇一眼,觉得叶潇实在太碍事了,不仅让他们家蒙羞,还让他们家错失了张铭诚这么好的女婿。

“老天爷真是瞎了眼,居然还没收走你这个哑巴。怎么,不会叫人吗?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丈母娘吗?没教养的东西。”

叶潇笑了笑,“那你是想要我喊你妈呢?还是喊你阿姨?喊你阿姨的话,不如不喊,那样你也没一个窝囊的晚辈。你说是吧?”

刘兰芳一顿,这还真有点道理。

“妈,你们不用管这个窝囊废。”韩子绮建议道:“还是商量一下,如何让铭诚哥打动我姐,快些让我换个姐夫吧。”

刘兰芳立即点头,“对,我们得合计合计。子嫣这丫头,从小就性子倔,谁都管不住她。”

“你们还是省省吧。她是不会答应跟我离婚,更不会答应嫁给你的。”叶潇认真的反驳道。

别人或许不了解韩子嫣,但是叶潇了解。

韩子嫣年少成名,智商高,年仅二十岁就拿到了三个博士学位,不到五年就将韩家的资产翻了三倍。

在她眼里,婚姻只是拖累她的障碍物。所以,为了安抚父母,又不妨碍她的事业,她选择了胆怯自卑的孤儿叶潇。

这样一个女儿,叶潇真不认为她会有时间去处理离婚手续,更别提改嫁给张铭诚。

张家可是大户人家,清河市的豪门望族,家宴更不会少,嫁入张家那岂不是自寻麻烦?

“你这癞蛤蟆,还想着赖着不走?我告诉你,马上跟我女儿离婚,滚出这个家。”刘兰芳勃然大怒。

一个窝囊废,居然还敢大言不惭,她那宝贝女儿不会跟他离婚?他凭什么啊?

叶潇耸耸肩,他这说的可是大实话啊。

“我也想离婚,不过我做不到。你们或许不知道,结婚前我们签订了一份合同,我这一方面是没法提出离婚的,否则得赔偿一个亿。”

一个亿,对于之前的叶潇来说,那简直是天文数字,这辈子都别想偿还。

可见韩子嫣早已经堵住了叶潇的退路,就是不想叶潇退缩。

“什么?”刘兰芳愣了一下,没想到她女儿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

可这,还真是她女儿的作风。

张铭诚却是十分高兴,笑着说道:“阿姨,叶潇这是在成全我们。只要他不反对,那我就能鼓起勇气追求子嫣了。”

“之前我还担心叶潇不愿意,到时候人们会误以为我动用权势逼迫他就范。别人怎么看我无所谓,要是子嫣也误会我,那我可就冤枉了。”

张铭诚喜形于色,又对着叶潇道:“但愿你说到做到,要是子嫣提出离婚,你还纠缠不清,那可别怨我对你不客气。要是你言行合一,那我兴许能给你找一份工作,让你不至于流浪街头。”

刘兰芳心满意足,点头道:“铭诚,你对他太好了。他这种窝囊废,能做什么工作?我看,也就洗厕所适合他。”

“子嫣这方面,我们会好好地劝说,你倒是多费点心思,给子绮找个好工作。听说你们张氏创艺公司还缺一个设计总监,是吧?”

韩子绮眼前一亮,紧张地看着张铭诚。

韩家没有这方面的工作岗位,韩子绮一直期望能从张铭诚这里要一张绿卡,直接进入创艺这家有潜力的新公司。

“阿姨,你放心,这点小事,我就是一个电话的事。能够招揽到子绮这样的高材生,我那是求之不得。”张铭诚哈哈大笑,春风得意。

叶潇摇了摇头,他们实在太低估韩子嫣了,她可不是一个能够控制的女人。

“你摇什么头?没听到话吗?还不赶紧收拾了你的东西滚蛋?还想霸占着这里不走?”

刘兰芳看叶潇就像是眼里有刺,恨不得他立即消失。

叶潇也不争辩,本来他也没想过回来这儿住。只不过回到韩家没能看到韩子嫣一眼,有些空落落的。

回到房间里收拾了东西,叶潇挎着一个五色袋就要离开。

韩子绮见了,低声道:“都到我家里住了半年,还是一副穷酸相。烂泥就是烂泥,怎么也糊不上墙。”

“子绮,你以后可要睁大眼睛看好。像这种男人,努力拼搏一辈子,在这里连一块睡觉的地方都买不起,你可千万别找。”刘兰芳刻薄地笑着教导女儿。

韩子绮昂起脑袋,“要找也要找铭诚哥哥这样的优秀男子。”

张铭诚抖了抖自己的劳力士手表,眼角不屑地瞄了瞄叶潇。

叶潇走到玄关处,还没来得及开门,外面就进来一个女子。

她身穿黑白色的女式西装,一手接听电话,一手抱着许多文件夹。精致的脸庞,白皙的皮肤,再加上那霸道的气势,这就是韩子嫣了。

看到叶潇站在玄关处,她毫不客气地将文件夹塞进叶潇怀里,一只手扶着叶潇的胳膊,一只手脱高跟鞋,用肩膀夹着手机听电话。

叶潇的心脏几乎停滞了几秒,韩子嫣居然与他所爱的魔修女子一模一样。

“刘总,你不用跟我解释,明天中午还没到,合作就中止,我方必定会控告你们的违约,就这样。”韩子嫣说完最后几句,霸气地挂断了电话。

她这才看到叶潇挎着五色袋子,蹙眉道:“去哪?”

叶潇反应过来,这人虽然像,但逝者终究不再,他得面对现实。

“不知道,先找个旅馆。”叶潇轻笑着,反正他是不会再住这儿了。

以前窝囊的他或许会留下,但他现在苏醒了记忆,那就绝没有寄人篱下的委屈。

韩子嫣定定地看了叶潇一阵,随后冷淡地说道:“你没有这权利。现在,回屋去。”

叶潇苦笑不得,这个女人实在太霸道了。

按照合同,他的确没有权利离开这个家,可是,叶潇已经不打算遵守合同了。

一个亿的违约费用,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还上。

“子嫣,他要走,你就让他走呗。这么一个窝囊废,留咱们家里丢人现眼,净让人笑话。”

刘兰芳可不想让叶潇留下来。

“快过来,铭诚来了,你们好好聊聊。”

韩子嫣扫视了一圈,这才看到客厅里坐着的张铭诚,微微颔首示意了一下。

“子嫣,我给你带了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张铭诚立即端起一个黑色绸面盒子。

“不用,谢谢。”韩子嫣说完,美眸就转向叶潇。

叶潇一言不发,将韩子嫣的文件夹放在鞋柜上,大踏步走出。

“站住。”韩子嫣声音变得十分冰冷,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别给我添乱,我们事先约定好的。”

叶潇看了她一会,伸手扭开门把,“我想违约了。”

说完,他大踏步离开了韩家。

他没有从韩子嫣的眼里看到挽留,只有深深的不耐烦。

既然如此,那他就更没有必要留下,以自己的委屈成全韩子嫣没有麻烦的人生。

韩子嫣蹙眉,久久凝视着门口。她没有看到这个窝囊男人的怒气,但那一脸平静地离开,却让她内心有点慌张,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超出她的掌控。

“子嫣,他这是翅膀硬了,要走就让他走。说他几句就来脾气,心胸狭隘,小男人一个。我倒是要看看他离开这个家,他能到哪里去。你不给他钱,他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刘兰芳上来劝说韩子嫣,同时瞥了瞥张铭诚,“铭诚就不一样了,年轻有为,有理想有抱负,还对你一片真情。”

韩子嫣却完全没有理会她,穿上拖鞋,冷冷道:“我累了,你们午饭不用等我。”

说完,她就回自己房间休息去,完全不理会张铭诚。

叶潇走出小区,正寻思着去哪里找旅馆,却听到一阵呼救。

只见不远处三个男子将一名女孩抓进一辆面包车,形色忡忡,手忙脚乱的。

女孩拼命地挣扎,一个心虚的男子连忙看了看四周,结果发现叶潇就在不远处。

“草,有人。”

另外两个男子一听,看了叶潇一眼,为首的道:“去,把他一块儿绑了。”

两名大汉立即向叶潇扑了过来。

“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其中一名大汉凶神恶煞地对着叶潇冷笑。

叶潇抡起五色袋,砸在他身上,一脚就将他给踹飞出去。

另一个男子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叶潇一掌砍在脖子上,瞬间昏迷。

为首的男子才刚刚把女孩塞进车内,回头一看两个弟兄都倒下了,不由大吃一惊。

他连忙跑去驾驶位,发动车子想要离开。

可是,他才刚刚发动了车子,就听到后面车门响了一声。

还没等他回头,他的后脑勺就被敲了一下,晕了过去。

“呜呜。”女孩惊慌失措,嘴里塞着东西,说不出话。

叶潇将她嘴里的破布取下,“不用慌,你安全了。”

“窝囊废?”女孩看到叶潇的容貌,纳闷地喊了一句。

叶潇仔细一看,这女孩正是韩子绮的闺蜜好友黄雅诗。

这黄雅诗跟韩子绮交好,自然认得叶潇,而且受到韩子绮的影响,对叶潇也十分不屑。

叶潇脸色一沉,这窝囊废的名头恐怕还得戴一阵子。

解开了绳子,叶潇便下车打算离开。

“你等等,等等我。”黄雅诗心有余悸,这个时候不敢单独一个人,连忙跳下车子,抱住叶潇的胳膊。

刚刚看到叶潇那么迅速就解决了身材魁梧的大汉,黄雅诗突然感觉这个窝囊废居然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叶潇甩了甩,没能甩开,只好去拖着她去捡自己的袋子。

“这三人为什么抓我?他们怎么了?”黄雅诗看到晕倒在路上的男子,不解地问道。

“你还是打个电话,找你家人过来吧。”

叶潇可不想一直被这个女孩挂着。

“我手机不知道掉哪里了。你手机借我用一下。”黄雅诗也不想跟着叶潇,可叶潇毕竟救了她,此时给她一种安全感,她不敢再落单。

叶潇顿了顿,“我还没手机。”

当了半年的植物人,他能用什么手机?

黄雅诗翻了个白眼,随后看了看不远处的别墅小区,“我们去你家先待着。到时候我叔叔来了,我要这些混蛋好看。”

“我……”叶潇实在不愿意回韩家,但是这黄雅诗已经拽着他往前走了。

“之前我听说你被车子撞了,变成一个植物人,怎么现在好了?”

叶潇微微点头,这黄雅诗就是个大女孩,说话做事都很天真。

“你这拎着一个袋子要去哪里?难不成,你这个吃软饭的被赶出来了?”

“我是自己出来的。”叶潇应了一声,看到韩家的院子就在不远处,“你自己过去吧,我就不去了。”

黄雅诗扭头看了看叶潇,思索了一阵子,“你是被阿姨骂怕了,所以不敢回去吧?真是个小气的男人,不用怕,我给你说说情。”

叶潇正想说不用,她已经跑进韩家院子了。

在韩家三楼,韩子嫣站在窗口,冷冷地看着院子外的叶潇和黄雅诗。

她喝着咖啡,一言不发,仿佛毫无情感的神佛凝视着凡人。

叶潇注意到有人窥视,他知道那是韩子嫣,等黄雅诗进去没多久,他就掉头离开了。

清河市饕餮商会名义下的一间会所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正把玩着一件玉器。

这时,一个女秘书递来电话,他接通后,脸色阴沉了几分。

“废物,三个人连一个女孩子都搞不定,我要你们干什么吃?滚,都不用回来了。”

骂完,他便把电话挂掉,怒气冲冲。

“肖总,什么事这么生气?”女秘书娇笑着问道。

“几个饭桶,我还指望他们能把黄家的丫头请过来,结果这点小事都办砸了。”男子拍了一下女秘书的大长腿,这才消了一些气。

“黄家的丫头?黄雅诗?莫非是黄家郊区那块地皮的缘故。”女秘书猜测道。

“你还真是聪明。不错,我本打算用黄家丫头逼迫黄家让出那块地皮的。这一次失败,必定会打草惊蛇,你有什么法子吗?”肖云将女秘书搂入怀里,笑着问道。

“听说黄家丫头是黄家老头子的心肝宝贝,而且她跟韩子嫣的妹妹韩子绮是闺蜜。我恰好跟韩子绮有点交情,组个局,或许能把她们都叫过来。”女秘书王倩欲拒还迎,还给肖云献计。

“那真是太好了。韩子嫣那个女人,我早就想对付她了。这事,你给我好好办,办好了,我会好好奖赏你。”肖云一想起韩子嫣那盛气凌人的模样,对怀里的王倩顿时没了兴趣。

王倩无奈,只得站起来,哀怨地看着肖云。

“对了,你再去帮我查一查,到底是谁坏了我的好事。”肖云挥了挥手,让王倩出去办事。

很快,王倩手里就得到了一张照片,那是面包车记录仪里录下来的,唯一一张拍到叶潇正面的照片。

“这人,看着怎么有点眼熟?”王倩想了想,随后发动人脉网,很快就得到答案。

叶潇,韩家的上门女婿,半年前出车祸,全身瘫痪入院。车祸原因疑是张铭诚雇佣饕餮商会人为酿造。

“真是他?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一个废物吗?”王倩张大了嘴巴,终于想起叶潇的身份。

此时此刻,叶潇正盘坐在一间廉价旅馆之中,默默地运转真气。

他现在的身手,也就勉强对付得了普通人,要是对上有些修为的,只怕讨不到好处。

随着真气的运转,他周身浮现起淡淡的云烟,原本灵气稀薄的旅馆,此时正在迅猛汇集四周灵气。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