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浅霍司弘小说全集阅读

主人公叶浅霍司弘小说名字叫做《爱到深处轻轻宠》,是一本由偌水伊人所著的先虐后甜的总裁言情小说。年少有为的霍二爷霍司弘,表面上一直嫌弃那个什么都慢半拍还喜欢哭的小哭包叶浅,时常捉弄她让她生气然后偷偷笑,可心思敏感的叶浅却当真了,他误会了霍司弘的本意,逃往国外留学。五年后,霍司弘被家族联姻逼迫要娶她人,而叶浅这时回来,不知该挽留还是祝福。

叶浅霍司弘小说全文导读

“宋小姐?”霍思琪拿着两盘点心走进房间,搁在床头柜上,“你怎么在这?”

“我……司弘之前跟我说起叶浅也在这里,我担心她就来看看,是不是,叶浅?”宋羽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威吓,心虚的躲避开霍思琪的眼神,脸上摆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叶浅却还在回想照片的内容,眼神有些慌乱,不安的攥紧了被子,怎么会被别人拍到,这照片她到底是哪来的?见宋羽一副虚伪的样子,她索性偏过头,没有理会。

该死的小贱人,竟然不配合我?

宋羽面上并未露出破绽,而是装模作样的摆出一副担忧的模样。

“唉,下午我还问司弘要不要一起来看你的,但是毕竟……五年前发生过那些事情,司弘也许还对你心存怨恨,我会尽力说服他的。”话是对着叶浅说的,宋羽的余光却一直在关注霍思琪。

本以为重情义的霍思琪会立刻被煽动情绪,将叶浅赶出去,没想到现实完全出乎了宋羽的预料。

霍思琪不但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情绪都看不出有任何波动。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霍思琪不但没这么想,相反她还觉得气氛怪异,只好说道,“没事,就是叶浅受伤,刚好被二哥救了一命,早上二哥已经看过走了,没答应过来应该是太忙了。”话毕,又指着盘子里的点心,“浅浅,吃点东西。”

‘浅浅’?!宋羽记得几年前所有事情尚未发生之时,霍思琪就是这么叫叶浅的。

等等,霍思琪好像说叶浅是司弘救回来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浅淡笑道谢后,低头吃起了东西,霍思琪摆了一下手,“跟我客气什么。”

“宋小姐,我二哥晚上不在家,应该还在公司。”霍思琪对着宋羽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

宋羽敛起心里的诧异和猜疑,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既然这样,那我就先离开了,叶浅,好好休息哦。”

不知道是不是叶浅的错觉,宋羽似乎在‘好好休息’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咦?浅浅,你的右脸怎么那么红?”霍思琪突然注意到叶浅脸上的巴掌印。

走到门外的宋羽猛地停住脚步。

叶浅不想把照片的事情告诉她,加上宋羽还在门外站着,只低声说道,“我刚刚摔下床的时候脸磕到床头柜了。”

“你也太不小心了,女孩子的脸可是很重要的……”

宋羽听着耳边霍思琪的唠叨声,恍惚间还以为回到了五年前自己被霍司弘忽视的那段痛苦时光,脚步也不自觉快了好几倍。

不对,不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手机显示新信息,是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但那信息里那句话和叶浅收到的一模一样:

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吗?

宋羽将上一通电话和信息的号码对比了一下,果然是同一个人。

她立刻回拨电话,那头很快接通了。

……

翌日一早,叶浅是被仆人拍醒的。

霍夫人就站在仆人身后,黑眸写满厌恶和不耐,“你把霍家宅邸当医院了吗?”

一见霍夫人,叶浅的睡意一扫而光,立刻爬起来,“我没……”

仆人阿玉根本不给她完整说完的机会,粗鲁的把她抓起来,强迫她下床,“夫人说了,要你滚出去——”

“请不要……啊!”叶浅话还没说完,头发被阿玉猛地扯了一把,带动了头上的伤口,痛的她惊声一叫。

加上仆人的粗鲁动作,晃得叶浅脑袋嗡鸣不停,世界都像倒转过来似的难受。

趁着阿玉松手的间隙,叶浅赶紧把身子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不让阿玉碰到她。

“你还想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霍夫人看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憎恶不降反升,语气开始逐渐暴戾,“阿玉,抓住她,把她扔出去!”

“我这就走,”霍夫人下达了命令,叶浅把身子往前挪了挪,打算离开:“不会打扰你们的。”

可阿玉得了命令,直接爬上床,抓着叶浅的手臂粗鲁的往床下拖。

“干什么?”清冽冷漠的男声在门口响起来。

霍司弘提着一袋东西走进来,瞥了一眼阿玉,吓得阿玉立刻松开手,下了床,一副心虚的模样。

“是我让她留在这里的。”霍司弘把东西放到床头柜上,扶着叶浅在床头坐好。

霍夫人看他们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司弘!到底要我跟你说多少次,不要被她这副单纯的样子蒙骗了!她可是靠着这副皮囊足足骗了我们十几年!”

“妈,能不能相信叶浅?”霍司弘抬眼,眼中锐利的眸光刺得霍夫人半天说不出话来,“真相和你想的不一样。”

“真相?可笑!五年过去了,你和我说什么不一样?司弘,是你被她骗了!”

“一个月内,我还给所有人一个真相。”霍司弘闭了闭眼,缓缓说道。

“若有真相,五年前不就查出来了?!”见自己的儿子对一个使她们家落得如此下场的女人如此动情,霍夫人简直想亲手撕碎叶浅的脸。

“若母亲执意阻止,”霍司弘瞥了一眼叶浅,叹了口气,如今,为了护你周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那我马上,辞去公司的职位。”

霍夫人心里一惊,早年她是知道弘儿对叶浅用情至深,可没想到发生那件事后叶浅消失了五年,他居然还为她奋不顾身!甚至不惜牺牲公司!

看着床上小白兔一样的叶浅,霍夫人怨恨的盯着她,眼底的愤怒简直压抑不住。她心里顿时有了别的计量,一甩衣袖,答应了霍司弘,随后生气的扭头离开。

霍夫人扶着楼梯扶手,忍不住冷哼一声。

“这个叶浅,以为骗过了司弘就能骗得了我。”顿了顿,她朝身后人命令道,“阿玉,去把赵管家给我叫来。”

“别动。”霍司弘的语气虽然霸道,但手上换药的动作极其轻柔。

他昨晚在公司忙了一宿,眼都没合过,忙完了专门让秘书去买了药和粥带回家。

二人距离极近,叶浅甚至能看到男人的喉结和微敞领口里的锁骨,一想到那天晚上模糊之间这个男人犹在耳边的喘息,她急忙移开眼。

霍司弘刚换好药,一眼就把她别扭的神情尽收眼底,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和年少时同叶浅时打趣一模一样,“想什么?”

叶浅好像被人戳破了心思,低下头想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没……”

……

全文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