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玉顾澄淑女纪事在线阅读全本小说

高质量小说《淑女纪事》是来自秋李子著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守玉顾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再也不做一个唯唯诺诺的大家闺秀!这是从小白兔成长为小野兔的故事。然后小野兔准备吃掉那只大灰狼。

《淑女纪事》 碰壁 免费试读

这样的话小月答不出来,只有劝着守玉:“奶奶,您先歇着吧,原先大爷在家时候,不也常一夜夜地不回来?”褚守成原先是这城里有名的风流浪荡子,一个月有十天能在家已经是稀奇的了。守玉常听娘用一种很得意地口吻提起这件事,说褚夫人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让儿子变成这样,哪像自己的两个孩子,儿子聪明女儿乖巧。

那时的守玉心里就算为堂哥惋惜也不敢说出来,现在听到小月用堂哥做比方,守玉不由长叹一声,一个月没有几天着家,花钱如同流水,这就是自己的丈夫吗?小月听到守玉的叹气才觉出自己说错什么,忙用手捂住口,却看见守玉起身往床边走去。

小月忙跟上去服侍守玉就寝,守玉躺下去却没闭上眼,看着小月把帐子放下,守玉用手摸了摸空着的那一边,难道说今后的日子就是这样?独守空房等着丈夫回来?这和娘说过的,嫂嫂说过的日子一点也不一样,难道是娘和嫂嫂在骗自己?

守玉翻身紧紧抱住被子,眼在黑暗中睁的更加大,突然有什么东西在心里闪过,娘曾说过要笼络住丈夫的心,只要笼络住丈夫的心,就什么都不怕。可是要怎样才能把丈夫的心笼络住?守玉咬住下唇,眉头紧皱地想,好像嫂嫂曾经说过,说做女人要柔顺,这样丈夫才会喜欢。

难道是自己不够柔顺吗?对婆婆、对丈夫都不够柔顺,所以他们才会不喜欢自己?守玉又叹气,又翻一个身,仔仔细细地想自从自己嫁进顾家到现在,是不是不够柔顺?从上花轿那一刻直到现在,想来想去,是不是自己服侍婆婆还不够细致,关心丈夫还不够细致,还没有做到最好,所以他们才会嫌弃自己?

一得了结论,守玉就点头,是的,一定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所以婆婆和丈夫才不喜欢自己。那从明日早起,自己就要做到足够好,让婆婆丈夫喜欢自己,这样就能笼络住他们的心了。

一做了决定,守玉面上就露出欢喜笑容,困意也涌遍全身,她闭上眼睛睡去,明天,明天一定要起的很早,服侍婆婆也要服侍到最好,这样婆婆丈夫一定会喜欢自己的。

在往常起床那时候被叫醒,守玉飞快地梳洗完就催着小月她们走。小香端过来早饭,小月打了碗粥拿起勺子对守玉道:“奶奶,现在还早,太太还在睡呢,先用了早饭再过去。”守玉摇一摇头:“不了,用了早饭还要洗手,这样一耽搁就晚了,到时就不能服侍婆婆梳洗了。”

小月的嘴张大,旁边的怡人听见这话,唇边又露出嘲讽笑容,笨女人,现在爷在外面歇着她才想到要去讨好太太,可太太最讨厌别人打乱她的章程,每日太太要做什么,太太都是自己安排,现在她要去服侍太太梳洗,只怕会被太太骂回来。

心里想着,怡人面上的笑容已换成了了然:“果然奶奶和我们想的不一样,我们可没奶奶这么有孝心,一大早就要去服侍太太梳洗。”守玉露出笑容,服侍婆婆是正经儿媳妇才能做的事,不管怡人怎样,她仅仅是个通房,如果没有得到自己允许,就永远都是通房。

守玉唇边的笑容看在怡人眼里,嘲讽就更深,这么个媳妇,别说太太和爷看不上眼,连自己也看不上眼,自己不就是出身差了些,不然哪会居于这个笨女人之下?

守玉是不明白怡人的心思,到了顾太太上房,门外站着的丫鬟忙道:“三奶奶还请在外面等一等,太太还在梳洗。”每日都是这样,守玉今儿的脚步却没停,掀起帘子走进去,丫鬟见守玉径自进去,忙开口叫道:“三奶奶。”

守玉回头奇怪地看着她:“我要进去服侍婆婆梳洗。”说着不等丫鬟下一句就径自走进。服侍梳洗?丫鬟的脸色顿时变了,历来太太都不喜欢在梳洗时被人打扰,更何况要进去服侍梳洗?三奶奶今儿是吃错了什么东西了吗?

顾太太房内和平时一样,只是今儿她是坐在梳妆台前,姚妈妈和王妈妈两人一个手拿着发油往她头上抹,另一个在给她捡着首饰。

守玉缓步上前,接过姚妈妈手上的发油就要往顾太太头上抹,她刚一动作顾太太就睁开眼,满脸不高兴地道:“谁许你进来的,出去。”守玉面上的笑顿时消失,但还是赔着小心地说:“婆婆,媳妇来服侍您梳洗。”

顾太太并没接她的话,王妈妈已经把首饰匣子放下,高声叫道:“瑞儿,瑞儿。”外面那个丫鬟挑起帘子进来却没上前,姚妈妈沉着脸:“规矩都忘了吗?三奶奶要进来你怎么不知道拦一下?”

瑞儿急忙跪下:“本来拦了的,但奴婢怎么拦的住呢?”姚妈妈哼了一声,瑞儿顿时会意,伸手往自己脸上打起来:“是,是奴婢忘了规矩。”在一边的守玉顿时觉得手足无措,难道说媳妇服侍婆婆梳洗也是犯了规矩吗?

王妈妈已经在耳光的噼啪声中道:“三奶奶,您嫁进顾家也有个把月了,顾家的规矩您也该知道了,怎么能因为您自己任性就让下人们跟着遭殃。”守玉这下明白了,低头行礼:“是,这事是我不好。”

顾太太瞧都没瞧她一眼,守玉心里又有委屈涌上来,姚妈妈已经开口:“三奶奶,您先请出去,等太太梳洗好了您再进来。”

守玉瞧一眼顾太太,顾太太已经重新把眼闭上,守玉把眼眶里的泪水使劲逼住退了出去,她方出去,瑞儿也被叫起出去。顾太太用手拍着桌子:“怎么这么笨,连察言观色都不会,难道还要事事都由我教?娶这房媳妇,是给我自己找气受了。”

姚妈妈她们是服侍多年的老仆,自然劝她几句,顾太太发过火才对姚妈妈道:“以后这个媳妇你也提点着点,在家倒罢了,别让她出去也像这样不懂眼色,出去给我丢人。”姚妈妈急忙答应,顾太太面上的怒色没散,这褚家,竟然养出这样的女儿。

守玉出去的时候顾大奶奶已经到了,正在那和丫鬟说话,瞧见守玉从屋里出来顾大奶奶面上顿时有惊讶之色,但还是笑着相迎:“我还说怎么平日你过来的早,今儿过来却不见你呢,原来是进去和婆婆说话。”

顾大奶奶这么一问守玉的泪顿时下来了,刚才落了一滴守玉就忙用手指把它擦去:“大嫂,方才我进去是想服侍婆婆梳洗的,结果……”顾大奶奶了然地笑了笑,拍一下守玉的手:“也是我糊涂忘了提醒你,婆婆历来不喜欢我们服侍梳洗的,我初进门时候也吃过这个亏,原本我见你这个把月都没进去还以为你明白了,谁知现在又想这个,还真是我的错。”

这几句话把守玉的心说的暖呼呼的,点头道:“原来是我错了,以后我一定要多请教大嫂您。”顾大奶奶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就有顾er奶奶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啧啧,三婶婶你不知道大嫂是忙人,每日理家都忙不过来,哪有空教你?”

对顾er奶奶,守玉从来都不和她多说话的,见她这样抢白也没接腔,顾大奶奶面上的笑依旧很温和,拉一下守玉道:“你二嫂历来都是这样嘴硬心软,日子长了你就明白了。”

顾er奶奶笑了一笑,那笑里是明明白白的讽刺,守玉瞧着这样的讽刺,手悄悄握紧,不管多难一定要让婆婆丈夫喜欢自己,决不能因难而退。

姚妈妈已经走了出来:“三位奶奶,太太梳洗好了。”顾大奶奶在先,守玉殿后,走到姚妈妈面前时姚妈妈开口道:“三奶奶留步,太太说您这几日辛苦了,这几日的早晚问安就先免了,让小的提点您一下这褚家的规矩。”

守玉的面顿时煞白,刚要进去的顾er奶奶正好听见这话,面上有快意的笑容快步走进房里。守玉瞧着帘子那挂着的穗子还在微微抖动,回头对姚妈妈道:“是,我知道了。”说完这句守玉觉得这院里的下人都在嘲笑自己,竭尽全力才让自己没有倒下。

姚妈妈已经上来扶了她一把:“三奶奶先请回房吧。”守玉浑浑噩噩地回到自己房里,怡人瞧见守玉进来,面上故意做出惊讶之色:“奶奶您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守玉没有说话,小月扶着她坐下,给她端来碗茶:“奶奶您先喝口茶吧。”

守玉接过茶那泪就扑簌簌地往下掉,小月叹了一声,怡人已经开口:“奶奶您大清早地哭什么?要知道,太太最不喜欢别人哭了。”小月瞪怡人一眼:“要你多什么嘴?你是什么人?”怡人用手理一理发边的珠花:“我是顾家的人,比不得你是褚家的人。”

两人又要斗口,顾澄掀起帘子进来,满面疲累地道:“你们都说什么呢,还不快些服侍我换衣衫,再拿热茶过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