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成坤齐紫烟是啥小说 萧成坤齐紫烟免费阅读无广告

萧成坤齐紫烟是著名作者一笑倾城经典小说中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十多年前,大夏边境遭遇大劫,百万敌军压至,当时萧成坤都已经准备好了殉死……突然间,一名白衣男子持剑而至,几乎以一己之力抵住了敌军所有的。战场上,血流成河。那人持剑伫立,一身金光,宛若仙者,面对百万敌人,不动声色。“有我在,没人可以侵犯这里一寸。”然而,曾经的战神如今却一心想过平凡的生活,命运,却从不如他所愿……

《仙婿》 第3章 他是谁都惹不起的人 免费试读

废掉了齐栓的手臂。

苏云像个没事人似的,来到苏小小的面前,仔细查看孩子的伤势,接着,用一种极温柔的声音道:“小小不怕,有爸爸在。”

苏小小被推倒在地,却没有哭,朝着苏云重重的点头。

抱起苏小小,苏云的面色,立刻祥和下来。

“紫烟,我们走。”

“走,往哪儿走?”

幽怨的反问。

齐紫烟厌恶的瞪着苏云。

“你闹够了?可曾想过,残局怎么收拾?”

“你打了老太太,又废了齐栓,接下来,你不仅要面临牢狱,连我们母女,我妈都要受到牵连,苏云,你真的一点脑子都没吗?”

“现在看来,我宁愿你是一个懦夫,也不愿你做一个愚蠢的莽夫。”

苏云心里一凉。

作为一个男人,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被逼着伺候别人?

“紫烟,齐家对你来说那么重要吗?只要小小,妈,你我在一起,天下之大,哪里不是家?”

齐紫烟打了个激灵。

但眸子很快又冰冷下来。

“苏云,齐氏集团是我爸的心血,还有,爸的死,不明不白,难道……作为女儿,不该替他拿回属于他的东西,不能还他公道?”

苏云低声道:“紫烟,你怎么不明白?人总有一死的,只有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啪。

啪。

啪。

连续三个巴掌,无情的打在了苏云的脸上。

齐紫烟咬牙道:“苏云,你太让我失望了。”

“哇——”

苏小小突的哭了起来。

齐紫烟心中一痛,但她强忍着,来到齐老太太的面前,二话不说,先跪了下去。

“奶奶,苏云是我丈夫,他的错,就是我的错,您怎么罚,哪怕是让我自断双臂,去陪韩百万睡觉,紫烟都、都认了……”

老太太还没从气厥中恢复,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子,遭此羞辱,她差点没昏死过去。

陈芝抢过苏云怀里的苏小小,咬牙切齿的道:“苏云,你给我们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们齐家人,小小以后你也别想再见了。”

苏云心如刀割。

齐栓气息奄奄的道:“奶奶,您一定要为我做主,为孙子做主……”

齐老太太半天才缓过劲来,恨的牙根发痒的道:“即日起,将齐紫烟一家,逐出家门……永远,永远也不准他们回来。”

齐栓咬着牙,哈哈笑道:“齐紫烟,你活该,谁让你嫁了一个扫把星,一个废物,一个蠢货,该死,你们全家都该死。”

齐紫烟身子一软,直接瘫在地上,而陈芝听罢,也是全身发抖,泣不成声。

半个小时后。

出殡的人离开齐家,准备下葬,而作为死者的至亲——齐紫烟、陈芝等人,却没有资格参加,只能远远的跟在后面,被人嫌弃。

“老天爷,我们到底造了什么孽!?”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陈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苏云默然道:“妈,爸已经走了,你也节哀……”

陈芝冷笑道:“苏云,要想让我节哀可以,要不,你也去死吧,有你在,我们娘仨不会有一天的安宁,你怎么不去死?”

苏云攥着拳,但一只小手迎了上来,他回过头看着苏小小,心又软了下来。

齐紫烟失魂落魄。

眼前满是父亲的影子,满是奶奶的决绝……

这时,苏小小趴在苏云的肩头,低低的道:“爸爸,妈妈为什么那么难过?怎么才能让她不难过呢?”

苏云一时黯然。

小孩子,当然还不懂什么是生老病死。

“你想要妈妈开心吗?”

“非常想!”

苏云点点头,像是下定了决心。

“紫烟,我可以让你回到齐家,并且,帮你查出爸的死因。”

齐紫烟茫然的看了眼他。

“你在发什么神经?”

“废物,你吹什么牛逼,以为我们会相信你?”

“把我们当五岁小孩吗?”

“如果你有那能耐,我们还会在凌峰的葬礼上受这么大的委屈?还有,除非补上集团三千万的窟窿,否则老太太绝不会让我们再回去的。”

苏云正色道:“行,不就是三千万!。”

轰的。

齐紫烟只觉得大脑发涨,转过身,猛地推了一把苏云,歇斯底里的道:“苏云,你还要把我们害到多惨你才满意?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说这些天方夜谭,不切实际的话,故意刺激我了!”

“滚,有多远,滚多远。”

苏云欲言又止。

苏小小委屈的道:“妈妈,不要怪爸爸,不要怪爸爸……”

齐紫烟心疼道:“小小乖,先跟爸爸回家。”

转过脸,齐紫烟低声对苏云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想再送爸最后一程。”

苏云点点头。

这时,一行来自边境的吉普车队刚好从这里驶过。

坐在最中央的夏国战神萧成坤,因为路上有人出殡,有意无意的扫了眼外面,刚要拉下车帘,忽的,被一对路过的父女吸引了住。

“停车。”

萧成坤好奇的摇下车窗,和那迎面走来的青年,刚好四目相对。

陡然间。

萧成坤愣了住。

抱着孩子的苏云只是一怔,接着,视若无人的从他身边走过,而反观萧成坤,震惊之余,慌忙掏出怀表中的照片……

下一刻,他呆住了。

“等下。”

蓦的,萧成坤跳出车。

疯了似的追了上去。

“师父。”

萧成坤扑倒在地,老泪纵横的道:“师父,徒儿……终于,找到你了。”

抱着孩子的苏云,背对着萧成坤,足足顿了半分钟。

“你认错人了。”

萧成坤咽了口唾沫。

这声音,长相,气质……和四十年前,教自己习武,练拳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萧成坤现在还记得,自己三十多岁,戎马归来,最后一次见到苏云时,当时他错愕的道:“师父,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还是这么年轻?”

苏云虽未回答,但萧成坤却明白:他不是常人。

十多年前,夏国边境遭遇大劫,百万敌军压至,所有人都认为夏国完了,当时萧成坤都已经准备好了殉死……突然间,一名白衣男子持剑而至,几乎以一己之力抵住了敌军所有的冲击。

战场上,血流成河。

那人持剑伫立,一身金光,宛若仙者,面对百万敌人,不动声色。

“有我在,没人可以侵犯这里一寸。”

那人就是师父。

他死也不会忘的。

萧成坤激动的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怕师父不认徒弟,徒弟也绝不敢忘记师父。”

砰砰砰。

连续三个重重的响头。

萧成坤的额上,血迹斑斑。

这时,街道两旁的围观者越来越多,他们还以为是拍电影的,在旁边指指点点……只见从十几辆吉普车上,迅速走出一百多名特级保镖。

众人把目光投向一个瘦高男子,和他怀中熟睡的小孩,齐刷刷的敬了个戎礼。

“师父在上,请受徒弟再拜。”

一代战神。

面对一个年轻人,再度拜了下去。

所有人都惊了。

这个青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苏云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成坤,你这是何苦呢?我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外面的打打杀杀,已经不愿理会了,以后,你也不要再烦我。”

萧成坤满脸泪痕,听到苏云承认自己的身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遵命!”

苏云抱着孩子,快步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而萧成坤却跪在地上,久久不肯站起来。回到车里,他激动的心情仍然没有平复,这时,他对身旁的副官道:“从今天起,你们要24小时保护好我师父的安全。”

副官低声道:“虎帅,属下好奇,此人究竟是谁?”

“他,是我们的守护神。”

“有他在,夏国还有一千年的和平。”

副官道:“既然这人如此厉害,应该……不需要我们的保护吧?”

萧成坤笑了:“师父是不需要保护,但我要确定,不能有人冲撞到他老人家。”

“啊?那要是有不长眼的,冲撞了他,会怎样?”

萧成坤正色道:“师父一人,一剑,屠杀了百万雄师,如果有谁令他不爽……恐怕,整个苏都都会变成地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