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策战神全文完结阅读 李策上官瑶小说阅读最新章节

主角是李策上官瑶的名称为《天策战神》,是作者大干脆面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战神归来,国士无双。

《天策战神》 第6章 时光是匹无鞍马 免费试读

第二天,李策起了个大早,刚洗漱完毕,商红叶拿着买好的早餐、敲门而入。

“先生,今天行程如何安排?”

“上午去给义父扫墓,下午去看看义母和君瑜……”

“那先生先吃东西,我安排人备车。”

……

沈苍生死后,沈族怕四大家族迁怒,不要他这个沈族数百年最杰出的人物葬入祖坟。

所以葬在极为偏僻的西山墓园。

商红叶开车,辗转小半日,才到地方。

李策将一束白菊花放在义父坟前,抚摸墓碑,目光深沉难言。

爷俩一别七载,再见天人永隔。

本以为有好多话想跟义父说,看着长满荒草的坟墓,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唯有苍凉。

终究没有哭。

世间悲伤不尽相同,却大抵分两种。

有人放声大哭,有人沉默如石。

李策是后者。

他克制悲伤。

他很悲伤。

跪在义父坟前,磕足九个响头。

又把准备的两瓶好酒,都倾洒在坟前。

“义父,孩儿回来了,以后义母和妹妹,由孩儿照顾。”

说完便走。

哭泣是女人的事情。

男人——做出承诺,履行承诺。

……

沈苍生死后,李策义母苏兰和义妹沈君瑜,便搬回了沈苍生还没发迹时住的小楼。

下午。

李策带着些礼品,到了地方。

黄龙镇,银杏巷。

将车停在巷口,李策让商红叶待在车上,自己独自下车,提着礼物,往记忆中的旧楼走去。

小巷种满银杏,深秋季节,叶子已经枯黄,有风吹来,便如蝴蝶翩跹舞动,景色别致。

时间在这座古镇,似乎并没有留下太过痕迹。

旧旧的街,横竖交错的电线,不时掠过的飞鸟。

一切都还是幼时模样。

昨夜有场秋雨,巷子的道路,还带几分湿意。

“七八七,马兰花开二十一……”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一二三,木头人!”

前方几个稚童,正在玩游戏。

是他熟悉的乡音。

李策忍俊不禁。

熟悉的歌谣,好像风儿,吹开尘封的童真。

这个游戏,他其实不爱玩。

他小时就喜欢刀枪棍棒。

拿木头削把剑,悬在腰上,雄赳赳气昂昂出门,然后把无数别人家栽种的花草,化作刀下亡魂。

回家就被义母一顿揍。

在花草面前,他是寂寞如雪的绝世剑客。

在义母竹条下,却每次都被揍得好惨。

绑着羊角辫的君瑜,就在旁边咯咯直笑。

这个小丫头啊,自小就喜欢看他吃瘪,更不曾管他叫过哥哥。

七年前李策离家参军,沈君瑜对他不喜是最直接原因。

李策还记得,义父刚把他领回家,五岁的沈君瑜,绑着两条羊角辫,怒气冲冲的对他说,你走开,我才不要什么哥哥。

或许是小女孩觉得,自己的出现,会分掉她本该独享的父爱和母爱。

一起生活十年,沈君瑜跟他这个哥哥,始终罅隙。

不过对现在的李策来说,曾经种种,早就不值一提。

走到爬满爬山虎的旧楼,李策深吸口气,叩响破旧的木门。

开门是个上了年岁的妇人,鬓发花白,略显憔悴,但眉眼之间,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韵,想必也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

义母,苏兰。

“先生……找谁?”

苏兰七年不见义子李策,很难将眼前气质孤云出岫、雄伟如战神的男子,跟她那个孤僻、瘦削的义子联系起来。

“义母……”

“你……你是策儿?”

“孩儿……不孝。”

李策上前,将苏兰拥入怀中。

感受着义母佝偻的身体,心中蕴满苍凉。

时光如一匹无鞍的野马。

奔驰起来像闪电。

即便是最好的骑手,也没有办法驾驭。

他现在只希望这匹野马能跑慢些,好让他去弥补这七年空白带来的亏欠。

……

“义母,你是说,义父的死,除了四大家族逼迫,还因为吴伯……吴刚的出卖?”

旧楼客厅,在跟苏兰了解一番三年前义父之死的始末后,李策蹙起眉头。

吴刚,沈府大管家,义父发小。

在李策记忆中,一直是个慈眉善目、有些微胖的中年人。

绝想不到,他会出卖义父,给义父一记绝杀背刺。

“策儿,吴刚算是苍生最信任的人之一,沈氏许多商业机密,对他都没有隐瞒。哪知道他会拿着这些机密,去换一场滔天富贵?”

“可义父对吴刚素来不薄……”

苏兰叹道:“策儿,知人知面不知心。”

“吴刚的出卖,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沈氏很快陷入大厦倾倒、难以挽回的局面……”

“你义父***前那晚……还跟我喝了些酒,说了好些话,尤其是咱们一家四口生活在一起的琐事……”

“对了,他还狠狠臭骂了你一顿。说你小子呀,一离家就是七年,音讯全无,真想狠狠踹你屁股!”

李策道:“我倒想义父现在狠狠踹我一顿。话说回来,义父浑身书卷气,信奉言传身教,可不会踹人。小时候我犯事儿,都是义母在揍我。”

苏兰嗔了李策一眼:“臭小子,以为老娘我想揍你?还不是恨铁不成钢。打在你身,疼在娘心。”

李策便笑。

笑着笑着,却又喟叹。

“义父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他所谓的挽回危局的法子,便是跟四大家族达成协议……以他的死,换来义母跟妹妹的生。”

“义父常说,男人在外顶天立地,在家庇护妻儿……他呀,倒是做到知行合一,却让我这个当儿子的,一辈子活在悔恨之中。”

李策看着苏兰:“义母,那时家中这种局面,为什么不跟我说?”

他离家七年,一直不曾跟家中联系。

但联络方式其实偷偷给了苏兰的。

三年前,他虽刚在军中崭露头角,还未如现在这般,贵为北境军主,裂土封疆,权倾天下。

但真豁出去,未必就收拾不了四大家族。

苏兰拉起李策的手:“策儿,别怪你义父。是他不让我告诉你的。他说你还年轻,还有大好前程,不能陷在沈氏的泥潭里。”

李策又是长叹:“这倒是义父素来的作风。他总是喜欢把所有事都自己扛起来。”

“也怪我,若我早些归家……”

他可以想象,那时义父,同时面对身边人出卖,四大家族联手逼迫,或许还有幕后黑手的操盘——身边却只有老妻***,不可能替他分担什么,是多么的孤独。

他这个儿子,本该和义父一起,撑起这个家的。

“傻孩子,你又有什么错?那时你义父的面临的对手,太过强大,你便是回来,又能改变什么?”

苏兰看着李策:“策儿,你以后可千万别提什么报仇的话……你义父在天有灵,也只希望我们娘仨,好好活着。”

“义母……”

李策便想告诉义母,他现在已是权倾天下的北境军主,要四大家族覆灭不过弹指。

还没开口,木门就被推开,一对青年男女相伴而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