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以安席鹰年小说目录全集阅读

夏以安席鹰年小说是睡妮的作品,这是一本豪门虐恋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女主人公夏以安被妹妹和继母陷害,爬上了陌生男人席鹰年的床。夏以安以为那一晚是自己的未婚夫霍泽,还为自己怀上孩子而高兴,可接下来她就堕入了地狱。霍泽说从来没和她发生过关系,和她分了手,而夏家让她生下孩子后把她送进了神经病院,一关就是五年。五年后,尝尽人生酸苦的夏以安以复仇者的身份回归,她想方设法傍上了第一帝少席鹰年,却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夏以安席鹰年小说全文导读

最高层的总统套房,水晶灯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

欧式低调奢华的设计,更是让这房间彰显出华贵的气息。

席鹰年沉着眸子又在房间里扫了一圈,确定没有夏以安的身影时,拳头缓慢攥紧。

这个女人在耍自己?

他脑子里不禁浮现出今天夏以安的样子,清纯妩媚在那个女人身上并存。接着想到她出去会被别的男人窥视,他的怒火便抑制不住地上涨。

该死的,他就不应该相信她会安分。

猛地,他又冷静下来。不过是个玩物,再找一个替代就好。

他穿着棕色的浴袍,迈开长腿走到吧台前,随手拿起一支高脚杯,取了红酒,缓慢地品着。

他常住在这家酒店,吧台也是后来特意打造。

红酒的醇香在鼻间弥漫开来,他眯了眯眼,一瞬想起了属于那个女人的味道。

“滴–”

房门处传来一声轻响,席鹰年不悦蹙眉,在接触到进来的身影时,眉头舒展开。

他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我以为你有点自知之明,已经走了。”

虽然不是赤裸裸地表达出来,但依旧是一句侮辱。

夏以安像是没听到他话里的讽刺,妖娆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人家怎么舍得离开席先生呢,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人家可要好好把握呢。”

她娇柔地笑着,推着手中的餐车向着席鹰年走近:“我这不是怕席先生洗完澡饿了,特意取了餐上来吗?”

“哦?你有这份心?”

席鹰年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的高脚杯,眼中的轻蔑意味不减。

她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还辨识得出来。

“当然。”

夏以安忽略席鹰年不冷不淡地态度,将餐车推到桌子旁边便转身向着他走过去。

“我对席先生可是崇拜的很,对待崇拜的人,我当然会多费心思。”

她说着,已经到了席鹰年面前,抬手揽住他的脖颈,诱人的唇瓣在他耳边呼出灼热的气息:“席先生有没有想我?”

单论容貌身材,她夏以安自认不输给任何人。

“让我看看你费的心思。”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今晚能耍出什么花样。

夏以安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席鹰年几句。她不过是将餐车顺手推了过来,哪有费了什么心思?费劲倒是真的。

不过她怎么着也不能在这会认输,被席鹰年打发出去。余光扫了一圈,在注意到旁边装饰的烛台时,她的眼眸不禁亮了亮。

土是土了些,可总比没有好。

夏以安对着席鹰年绽放出一抹更加魅惑的笑容。

“席先生可要好好看人家的表现哦。”

席鹰年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看着夏以安只留下几盏晕黄的灯,心里便已经猜到。

她费心?倒还真是用脑子想了下。

夏以安把烛台端过来,找到打火机,兴致勃勃地点上蜡烛,便将餐车上的菜挪到了桌子上。

她对着那边稳如泰山的席鹰年眨眨眼睛:“席先生,我这份心思如何?”

“不如何。”

席鹰年直接给出三个字的评价。

一点不留情面。

夏以安暗中抽抽嘴角,真是狠。

虽然她也觉得烛光晚餐不是个好主意,但她也想不到别的办法应付,她也尽力了。

就在她以为席鹰年要赶她走的时候,他却是挪动脚步,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夏以安心中一喜,面上却是半分没表露出来,一双勾人的眼眸紧紧追随着面前的席鹰年。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着上天赐予的好容貌,加上举手投足之间透出的上位者气势,更是让无数女人为他癫狂。

注意到席鹰年的视线看过来,夏以安撑着下巴,讨好地说道:“席先生要人家为你夹菜吗?”

她脸上的笑容很大,比昨夜的妖娆妩媚,多了一分清丽可人。

这样子的她让席鹰年心中涌出异样,缓缓点头。

夏以安闻言赶紧站起身,殷勤的为席鹰年夹菜。

看来,他还是对自己有着兴趣的。

这样想着,手上的动作又快了些。

席鹰年看着自己面前盘子逐渐堆满各色菜,脸色逐渐难看起来。

夏以安这才停了手,将椅子挪到席鹰年身边,顺手脱下她的针织衫。

她的气息一瞬扑面而来。

席鹰年侧脸看向她。烛火落在她的脸上,眼底也沾染上一抹亮光。

“席先生怎么不吃?”

她故意捏着着声音,身子也向着他又靠近了一分。

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夏以安的脸上。

夏以安本以为自己要成功,正想开口和他谈条件时,男人忽地移开目光。

煮熟的鸭子,忽地就这么飞了。

她有些泄气,想到桌子上的东西,精神又很快振奋起来。

这是她从精神病院出来,见过最好的一顿饭。

因为怕影响在席鹰年面前的形象,惹得他厌恶,夏以安努力将姿态放的优雅,速度却是异常的快。

席鹰年面前的盘子里的菜没动上几口,桌子上的菜已经被夏以安吃去了大半。

他挑眉看着她,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好胃口的女人。

比起之前和他吃饭的扭扭捏捏,抿了几口就饱了的富家千金,他更喜欢夏以安给他的感觉。

好似面前的一切都是山珍海味,以至于他的胃口也好了几分。

一顿饭基本在静谧中度过,夏以安舒服地靠上椅背,猛地反应过来,她似乎浪费了烛光晚餐这个大好时机!

见着席鹰年也停下动作,她赶紧靠过去,体贴地问道:“席先生,晚餐味道还好吗?”

“自然比你好。”

席鹰年抬手轻佻地挑起夏以安的下巴。

夏以安只觉得下巴处传来钝痛,紧接着男人吻了过来。

缓了一会儿,她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该采取下一步行动。

比如说她那天提出的协议,总归要让席鹰年考虑一下。

席鹰年闭着眼睛,看上去睡得很熟。

夏以安想了半天,琢磨着怎么不经意让席鹰年醒来时,她的手机先一步响起。

本来这也是个好办法,但看到屏幕上闪烁的“房东”两个字时,她直接冲进了洗手间。

刚接起,那边房东的怒吼声已经到了耳边:“夏以安,我已经给了你五天了!你怎么还没把房租钱拿出来!”

想到这个夏以安就头疼:“我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昨天去找你,你没在……”

“好了,不要废话!你一个小时之内不把钱交到我手上,你的东西,也别想安然地待在我的房子里!”

说完,房东就愤怒地挂了电话。

夏以安真的要被气死了。

她拢共在银行存了三千块钱,取钱再加上这里到出租房的距离,坐公交也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这么一来,她哪有机会和席鹰年谈条件?

但眼下房子的事情更为紧急,她一跺脚,换上衣服出了酒店。

……

全文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