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世子纨绔妃沈无双淳于睿完整版阅读

妖孽世子纨绔妃是一本讲述了沈无双淳于睿古代言情故事的小说。小说故事中沈无双是将军府的三小姐,在幼时战乱,她被自己的贴身女仆给卖了,而她利用自己的机智和学到的武功,不仅自己脱困,更是帮助小世子淳于睿离开,而在沈无双重新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她却并不知道自己救下了的漂亮小男孩,其实是未来权势无双的妖孽世子。

妖孽世子纨绔妃沈无双淳于睿小说导读

淳于睿抿了抿嘴,抬眼凝视着沈无双道:”自是算一笔好帐!”

在南朝境内,发生如此之事,若是不以此发挥,怕是日后将会变本加厉。

齐林城城主府,正厅。

齐云早已换上便服,担忧的问道:”世子殿下,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方才有刺客入府,不知城主可否给我们一个交代?”淳于睿凝视着齐云道。

此刻的齐云,睡眼惺忪,似是确实不知。但沈无双鼻子一向很灵,她确实在齐云身上嗅到了淡淡的女儿红,但这种证据似乎并无说服力,只能象征性的诈一诈。

“齐城主,方才的刺客身上,被我甩下了一道印记。若是城主信得过我,便让我寻一寻可好?”沈无双上前两步道。

“你敢怀疑我?”齐云怎会不知沈无双心里的算盘,他当即站起身来,厉声喝道。

“只是为了证明齐城主的清白,你放心,我沈无双一向公正公开,自然不会针对齐城主的。”沈无双说罢,扫了一眼齐云身边的侍卫。

只见侍卫气宇轩昂,即使他们如此咄咄逼人,也并无胆怯之意,一派大家风范。反观城主齐云,他是汗流浃背,眼眸也胡乱瞟,显然有事。

先前沈无双无意问过淳于睿,他可否见过齐云将军。

淳于睿说他确实没见过,但世人皆知齐云将军手臂有一处伤痕,那是为了南朝而战的荣耀。

“那你倒是说说,你下了什么印记。”齐云收起慌乱,强装镇定道。

“右手处,趁人不注意,甩下了一道颜料。”沈无双朗声道。

她说起慌来,倒是眼睛眨也不眨,话落,沈无双又靠近了两步,无形之中给齐云施压。

齐云牙齿开始打颤,他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手也在袖子口瑟瑟发抖。他抬眼扫了一圈正厅,突然间拔腿就跑,嘴里还喊道:”我不是城主!我不是齐云,你们莫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但他没跑几步,便被沈子衡抓回来了。

“我们自是知晓,看来齐将军喜好试探我们。”沈无双凝视着假齐云的侍卫。

果然,沈无双并未猜错。他们来到齐林城开始,便是齐云的试探。世间武功之高者不在少数,但如此正气凌然的南朝官法,恐怕只有齐云一人能使得出来。但齐云为人一向忠诚,又岂会做出叛国之道。

齐云也不隐瞒,摘下头盔,轻笑道:”世子殿下与沈公子果然智慧超群,如今形式特殊,还请见谅。毕竟我并未得知使团前来的消息,只能策划这场戏来判断诸位真假。”

“城主下的一场好棋,那可是得出你想要的结论了?”沈无双嗤笑道。

“齐林城处于崇山峻岭中,易守难攻,自从西凉归附南朝,两地开放,便有不少自称西凉贵客前来。但皆是不怀好意,这本该热闹的齐林城也禁不起动荡,百姓自是跑了一半。而世子殿下前来齐林城实属罕见,怕是西凉人的计划,才出此下策。”齐云挺直着腰板,语气铿锵有力,一听便能信服。

“我相信你。”沈无双想也不想,便看向淳于睿。毕竟人家怀疑的是世子殿下的身份,与她沈无双有什么关系?这场事件就得淳于睿来收尾。

细想之下,齐云是假意行刺馨萝,却并未下狠手,从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了齐云并无恶意。

如此难眠之夜,竟是虚惊一场。

“齐将军为民着想,心细如发,本世子定不会追究。”淳于睿道。

他倒是毫无悲喜,又似乎早该想到。

翌日清晨,馨萝公主悠悠转醒,但身子骨甚是虚弱,借着齐林城的药物缓了一口气。

“多谢公子……”迷糊中,馨萝也曾见到沈无双为她吸出毒血。

心里泛起一阵暖意,也对面前的男子更是钦慕。

听闻南朝有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桥段,但馨萝犹豫半响也说不出口……怕是以沈无双的性子,不会喜欢如此主动的姑娘吧。

“应该做的。”沈无双坐在屋内,大口吃着桌上的糕点,含糊道。

自从误会解除,他们便得到了齐林城上宾待遇。

“明月,为沈公子倒杯茶吧。”馨萝瞧着沈无双如此不拘小节,倒是有些发笑。

“不不不,我自己来。”沈无双从明月手中接过茶杯,为自己满上了。

吃饱喝足后,她才对馨萝道,”也不知公主是想回西凉,还是去南朝。你也知这一路经历了什么,自是去南朝安全些,我和世子殿下会竭尽全力保护你。”

“自是去南朝。”馨萝想也不想便道。

这救命之恩尚未报答,岂能就此离开?更何况,以馨萝的身子骨,怕是挨不到回程,只能前往丰都好生休养。

得到馨萝的回复,沈无双颔首道:”那明日便启程,此去路途颠簸,公主怕是要受点苦头了。”

“馨萝不怕。”馨萝目光灼灼,坚定道。

能与沈无双同行,她又害怕什么?

休养生息后,使团便离了齐林城,踏上回丰京的路。

因得照顾馨萝公主,使团行的慢,但也在三日之内到达了丰京。

“我好像闻到了巷尾糖葫芦的味道!还有东街烤肉!”沈无双拱了拱鼻子,忙掀开门帘,映入眼帘的是人头攒动的丰京,各路欢声笑语聚集在自己耳边。

她难得的感觉到一丝轻松。

虽离开不久,心里到底有一份乡愁。这是在异国他乡无法体会的心安。

“此去西凉,倒是委屈了你的胃。”沈子衡噙着笑,摇头道。

淳于睿面无表情的钻进马车,沉声道:”西凉王有吩咐,此行不得暴露馨萝公主的身份。”

“也是,难保南朝也有人会利用馨萝向西凉宣战。”沈无双摸着下巴颔首道。

“我此前已书信给父亲,父亲提及府里来了位贵客,精通医术。不如让馨萝公主来沈府修养?”沈子衡提议道。

“正巧,父亲那里存了不少名贵药材,馨萝公主来沈府定能养的白白胖胖的!”沈无双也拍着胸脯保证,与馨萝相识的这几日,也知根知底了,对馨萝的性格也甚是欢喜。

虽说以父亲那般铁面无私的性子,恐是不会牺牲他的珍藏。不过不碍事,沈无双有手有脚,父亲不给,自己亲自拿便是了。

如此想着,沈无双眼里闪过一抹金光。

沈子衡一眼便知,自家妹妹定是没想什么好事。

“如此,甚好。”淳于睿道,便离了马车。

沈府。

听闻大公子和小姐这几日便会回来,老爷特意吩咐,一旦发现小姐,便五花大绑的交给他。所以沈府的书童们皆是睁大了眼睛,打量着街道来来往往的人,唯恐漏掉了自家小姐。

“咱们小姐和大公子回来了!”突然,一婢女前来通报。

“回来了?我怎么没瞧见!”书童们讶异道,他们可是连眼睛都不敢眨,盯了两日了,怎生会错过?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