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景泽韩笙儿小说叫什么 萧景泽韩笙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萧景泽韩笙儿是著名作者吻吻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萧景泽韩笙儿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重生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韩笙儿怎么也没有想到,就玩个游戏而已,被boss砍死还穿越重生了!自带《剑侠世界》摆摊系统,各种灵丹妙药神级装备虐渣简直不要太爽!“王爷,王妃已经在地牢里关了三天了……”“哦?她肯认错了吗?”“没有,王妃卖丹药装备成了咱们王朝的首富……”

《我家王爷是杠精》 第二十章 本王不能付你 免费试读

初轨就是初轨,还搞得自己多正式一样。

韩笙儿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以前见韩玥儿经常来往夜王府,对萧景泽死缠烂打,她还以为这俩人的关系虽然暧昧,但始终没有越界,如今看来,这何止是越界,还挺有晴趣好么?

韩笙儿强行压住内心的愤怒,推辞道:“……这就不用了吧。”

她扁了扁嘴,做出无辜委屈的样子:“玥儿昨日偶感风寒,身子不舒服,怕传染给王爷。”

说着,还刻意握拳咳嗽了几声,以证明她的身体确实不舒服。

不过话说回来,原主之前额头上的伤确实挺重的,这几天她一直忙着韩家和自己的事情,都没好好休养,如今站在这种烟雾缭绕,热气腾腾的地方,才觉着难受喘不过气来。

萧景泽似是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既是如此,那玥儿帮本王捏肩搓背吧。”

“……”

她能拿绳子直接勒死这个狗男人么?折磨人也不带这样折磨的。

虽然韩玥儿名义上是她的情敌,还做了很多陷害她的事,韩笙儿依旧忍不住开始同情她。

她磨磨蹭蹭挪动到萧景泽的身后,抖着手伸向萧景泽的肩膀,开始按捏起来。

热水蒸腾着雾气,让萧景泽身上的薄衣紧贴上身,更加显露出白皙细腻的皮肤来,但目光所及,他身上却有十几道类似刀剑的伤痕,众横交错地分布在后背和胸口上,有点吓人。

大晟王朝的人都说萧景泽是战神,有的对他敬仰崇拜,有的对他惊惧害怕,但这战神的名号,也是他拿命换来的吧……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古代,连做个皇子都这么辛苦。

韩笙儿暗暗叹气,不由为自己的前程和未来也开始担心起来。

这时,又听到萧景泽的声音:“好了,你可以离开了。”

“???”

韩笙儿简直大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立即站起身来。

不料由于动作有点猛,再加上头脑本就晕乎乎的,眼前忽然一黑,直接朝着水池栽下去。

铺天盖地的水花飞溅到韩笙儿的脸上,她刚从水中挣扎着冒出来,却发现自己靠在水池边,已经被萧景泽以壁咚的姿势给禁锢住了。

萧景泽的墨发顺滑,沾上热水后贴在身上,胸口的肌肉若隐若现,韩笙儿差点流鼻血了。

这时,他却伸出手,捏住韩笙儿的下颌,幽幽道:“没想到,玥儿竟如此迫不及待……”

见萧景泽俯下shen,一副想亲她的样子,韩笙儿激灵了一下,急忙阻止:“王爷,冷静!”

她心绪大乱,磕磕巴巴地解释道:“玥儿感染风寒,王爷靠的太近,会传染给你的!”

萧景泽却依旧捏着她的下颌,暧昧道:“本王又不在意这些,玥儿还怕些什么?”

他微微俯下shen,向韩笙儿一点点地接近,韩笙儿挣脱不开,只能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这时,预想中温热的触感没有传来,反而是听到萧景泽戏谑的声音:“易容丹好用么?”

“爱妃这是终于意识到自己长得丑,所以打算换张脸来讨好本王?”

韩笙儿顷刻瞪大了眼睛,他他他他……萧景泽怎么知道?

这时,萧景泽才放开她,对于韩笙儿震惊到懵逼的反应很满意,淡淡地哼了一声道:“那榛子酥是你自己喜欢的吧?玥儿从来不会为本王准备,爱妃想冒充玥儿,却连功课都没做好。”

意思是……从她提着点心去找萧景泽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出来她的身份了?

所以……之前萧景泽让她顶着苹果和枣子,让她协助练习射箭,也是冲着她来的了?

以及……刚才萧景泽让她更衣,又喂他吃东西,也是故意折磨戏弄她的?!

韩笙儿瞪大了眼睛,怒视萧景泽:“你你你……你这样骗我,心里不慌么?”

而且,她到底哪里丑了?明明比韩玥儿好看好嘛?

可以这样说,原主的这个容貌艳如骄阳,美艳之中自带一分贵气,而韩玥儿则是秀如秋月,好看是好看,但总会有种小家子气,萧景泽这是什么眼神?居然说她长得不如韩玥儿?

萧景泽微微勾唇,嗓音低沉性感:“爱妃冒充玥儿,如此败坏她的名声,心里不慌么?”

回想起刚才顶着韩玥儿的脸,故意说出的那番话,韩笙儿有点心虚:“我……臣妾那是看王爷和姐姐你侬我侬,却始终没有进展,想暗中帮你们一把,成全姐姐的心愿罢了。”

“是么……”

萧景泽又幽幽地揶揄了一句,却倾身向她接近过来。

韩笙儿急忙护住自己的身体,抵触道:“你、你想干嘛?”

却见萧景泽伸出手,慢慢地抚上了她的脸:“先是半夜三更潜入本王的卧房,后是冒充玥儿伺候本王沐浴更衣,本王没想到,爱妃竟然如此迫不及待,想要睡了本王……”

韩笙儿想说,大哥你想多了,若不是系统的任务,谁想跟你有任何的牵扯啊?

她努力赚钱当富婆,然后拿钱去养小白脸不好么?干嘛非在萧景泽这棵树上吊死?

韩笙儿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王爷,您是真的误会了。”

她拼命挤出几滴眼泪,表情真挚道:“臣妾先前历经一场生死,突然大彻大悟,回想起之前棒打鸳鸯,拆散王爷和姐姐,真是太不应该了,所以想撮合你们,也为我自己赎罪……”

萧景泽幽幽道:“可爱妃之前不是说,喜欢本王,既是喜欢,为何将本王让与他人?”

韩笙儿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正是因为喜欢王爷,所以才要成全王爷,经过之前的事,让臣妾明白,爱是付出,不是占有,王爷既然喜欢姐姐,那臣妾就该带着对王爷的喜欢,放手祝福姐姐和王爷,其实做出这个决定,臣妾内心也是非常痛苦纠结的……”

萧景泽幽幽的目光,默默打量着她,不知道为何,韩笙儿总觉得他不怀好意似的。

片刻,又听萧景泽动情道:“没想到爱妃待本王如此情深义重,本王又岂能辜负你?”

“???”

韩笙儿愣住了,大哥,剧本不该这么演的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