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逸徐灵免费小说 徐逸徐灵全文阅读目录

徐逸徐灵是作者飞爷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咱们接着往下看生而为王,我很抱歉!

《都市生而为王》 第1章 免费试读

巴山郡,贫民窟。

残阳似血,晚霞余晖照耀在徐逸身上,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他手里捏着一张照片,对比不远处那残破民居前,坐在轮椅上望天的女孩。

“确定是她?真的是我妹妹,徐灵?”声音如刀,却潜藏难以被人察觉的慌乱。

在他身后,一道清冷窈窕身影,戎装染血,低语回答:“红叶确定。”

徐逸拿着照片的手,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十六岁从戎,二十二岁于夜狼关拜帅,二十五岁即将封王的天龙第一战神,此时此刻,他的手在抖!

红叶杀意蓬勃而出:“属下现在便去,屠尽赵钱孙李周五家,将八百人头呈上!”

“不急。”徐逸面无表情的抬手,一滴滚烫鲜血从他掌心落下。

红叶低头,杀意尽收。

指甲嵌入了掌心,徐逸却不觉得有丝毫疼痛。

他仔细看着照片,又看着那轮椅上的女孩,依稀看出了昔日的轮廓。

身躯瘦弱,面容苍白,长发如杂草,沾染着死寂的枯黄。

本该清澈动人的双眸,麻木、空洞。

她虽还活着,可除却呼吸,与死人无异。

“哥,人家走累啦,背背我嘛好不好?”

“哥,你觉得这条裙子好看,还是这条?不要不要!我才不穿背背裤,丑死了!”

“哇……哥,我好伤心,我门牙掉了,说话漏风……你还笑?恨死你啦!”

昔日点滴似在眼前。

徐逸就这样站着。

钢枪为骨、脊梁作山的站着。

谁也读不出他此刻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嘎吱……

在徐逸准备迈步上前时,紧闭的木门打开,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青年,端着水杯走了出来。

他消瘦而落寞,看向轮椅上女孩的双眼,却透着无尽柔情。

“小铃铛,该吃药了。”

哐当……

一群人由远及近,随意的踢着脚下的金属盒子,发出刺耳声响,打破了寂静。

“一个病鬼,一个残废,哈哈,对,该吃药了,药不能停啊。”染着黄发,脖子上挂一根粗大金链的男人戏谑着。

“哈哈哈……”一群人,猖狂大笑。

青年死死咬牙,护在徐灵身前:“你们又想怎么样?”

黄发男人突然一脸惊恐,双手抱拳,朝青年弯腰:“哎哟,汪不仁,汪大少,对不住对不住,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是您在这,冒犯了您,为了表示歉意……”

啪!

黄发男人正说着,猛的一巴掌扇在汪不仁消瘦泛黄的脸颊上。

汪不仁趔趄几步,手中水杯没能捏住,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原本水杯中的温水,溅在徐灵干净的破洞帆布鞋上。

她的双眼,依旧涣散而空洞。

仿佛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足以引起她半分注意。

“你还真以为你是曾经的汪家大少啊?老子没事就喜欢欺负你,你能拿我怎样?”

黄发男人一脚将汪不仁踹翻,朝他吐一口浓痰,脸上便浮现出变态般的快感。

他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但却能够将曾经高不可攀的汪家大少踩在脚底,肆意羞辱。

这难道还不值得高兴么?

汪不仁倒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肚子,他双眼遍布血丝,他愤怒得想要毁灭这世界。

但!

为了轮椅上的女孩,他得忍。

忍受一切羞辱和折磨!

“看看,汪大少的眼神很愤怒嘛,来,哥几个,给汪大少降降火气。”

“嘿嘿……刚好手痒了。”

一群混混带着狞笑而来,汪不仁只能屈辱的蜷缩身体,抱住脑袋。

让他们打!

让他们欺负!

让他们尽兴!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徐灵不受羞辱。

拳打脚踢中,汪不仁的嘴角很快有鲜血流出。

他一声不吭,默默承受。

“汪不仁……”

徐逸眼眶有涩意。

曾经他是徐逸最痛恨的人,因为他嚣张跋扈,他目中无人,他有事没事就喜欢欺负自己和妹妹。

然而老天开了个玩笑。

这个以前总是欺负他们的恶棍大少,如今却是唯一护在妹妹身前的人。

“许是这巴山蜀地的日子过得太安逸了些,让他们去南疆体验生活吧。”徐逸开口道。

身后的红叶微微躬身:“喏!”

轻风吹过。

围殴汪不仁的不良混混们,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便是一黑,全都木愣愣的昏倒在地。

汪不仁的眼睛被鲜血模糊,隐约看到一道倩影,用绳子将这群不良混混,一个接一个绑住双脚,举重若轻般,拖着远去,消失在拐角。

从始至终,徐灵的眼眸不曾转动过分毫。

她的世界,仿佛就只剩下天边那一抹如血残阳。

嗒嗒……嗒嗒……

脚步声缓缓而来。

汪不仁就着地上的积水,将模糊了眼的鲜血擦拭,便看到了一双黑色的军靴。

他艰难仰头,又看到染血的戎装,最后,定格在来人那刀削斧砍般的刚毅面容上。

极为熟悉,又极为陌生。

汪不仁浑身一颤,不敢置信的开口:“你……你……你……”

他嗫嗫嚅嚅,你了半天。

“我,回来了。”徐逸目光放在轮椅女孩的身上。

三分柔情、三分悔恨、三分痛苦,还有一分入骨的杀意。

听到徐逸的声音,徐灵空洞的眼眸里,泛起了涟漪。

她首次微微低头,看向徐逸。

然后,干瘦的手指微颤。

仅此而已。

很快,她眼中的涟漪黯然散去,依旧麻木呆滞。

“小铃铛,我是哥哥,我回来了。”徐逸柔声道。

徐灵不言不语。

徐逸低头,看到了掉在地上的几颗胶囊,道:“汪不仁,重新拿药。”

汪不仁艰难起身,默默进屋,重新出来时,左手端着水杯,右手掌心垫着一张白净纸巾,上面躺着几颗药。

徐逸将胶囊拿起,放在徐灵嘴边。

徐灵没有任何反抗的张了嘴。

这一刻,徐逸心如刀绞。

她已习惯了逆来顺受,她已经忘记了该怎么反抗!

亦或者说,于她而言,世间的一切,都再无意义,便无谓顺从与反抗的区别。

喂妹妹吃完药,徐逸温柔的重复:“小铃铛,我是哥哥,我回来了,从今以后,这偌大的世界,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欺负你。”

徐灵眼神空洞的看着徐逸。

就这么一直看着。

看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