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脸苏萌张天伏无广告小说全文阅读

人气小说《判官脸》由知名作者一指绝尘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萌张天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我是个早产儿,出生时眉宇间带着一撇淡淡的红色胎印,显得非常诡异妖艳,更让人害怕的是,我对着谁笑,谁就有横祸之灾,对着谁哭,谁就命丧黄泉。

《判官脸》 第一章 天赋异禀 免费试读

我是个早产儿,据说在我出生的时候是极其诡异的。

老妈临产前的那晚半夜听到外面传来阵阵欢天喜地的敲锣打鼓声,就像谁家正在办喜事。

他们隔着窗户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越听越让人毛骨悚然。平时村里无论是哪家办喜事和白事都提前知会一声左邻右舍,根本没听说谁家在筹备婚事,哪怕真的是迎亲队,也没有晚上来的道理啊。当时老妈突然感到一阵腹痛,比预产期整整提前了一个月,把老爸吓得够呛,老妈每痛叫一声,外面的锣鼓就跟着敲得比之前更频密欢庆。

还没来得及送去医院,我已经哇哇落地,哭声传遍村里村外,门外的锣鼓声也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

隔壁家也传来阵阵哭声,六婆死了。

我的出生并没有让老妈感到幸福开心,出生前发生的诡异现象和六婆的死就很难让她感到心安。

再加上我是个早产,不足五斤,怎么看都像是个短命种。

这事后来还成了左邻右舍茶余饭后的闲话,特别是看到我白白净净的脸蛋配上眉宇之间那一撇淡淡的红色胎印,显得非常妖艳,活脱脱就像个电影中练功练得走火入魔的小魔头。

老爸思想比较开化。

胎印而已,又不是额头长多了一只眼睛。

但每次他抱着我出去散步的时候,还是会有些长舌妇围着自己讨论,里面有个外号叫黑寡妇的女人,四十来岁,打扮得花枝招展,经常勾搭男人干些伤风败俗的事,她嘟着个嘴巴想亲我的脸蛋。

婴孩哭闹是挺正常的事,可是怪就怪在自己突然瞪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黑寡妇,无论她走到哪一边,我就瞪着她到哪一边,当时黑寡妇还觉得我的表情特逗,可是久了大家都笑不出,因为我的五官逐渐狰狞,给人说不出的诡异,甚至感到头皮发麻。

然后我哇哇大哭,哭得撕心裂肺。

一般婴儿哭不都是闭着眼睛哭吗,但我不是,那双眼睛瞪得贼大,死死盯着黑寡妇还不带眨眼的,老爸说当时看到我那表情差点就吓得扔到地下了,平时见谁都安静乖巧得很,从来没见过哭得那么惊悚又难看的模样。

偏偏看到黑寡妇就这样。

就连黑寡妇也吓得楞在那里不知所措。

她嘀嘀咕咕着离开后,我马上消停下来。

让其他人啧啧称奇。

结果第二天有人发现黑寡妇衣衫不整的死在自家玉米地里,死状极其恐怖,眼睛嘴巴瞪得老大,就好像生前看到了什么东西被活活吓死一样。

有人说是报应,伤风败俗做多自有天收。

也有些人说就连我这个婴孩都预感出这黑寡妇不是个好人,否则怎会哭得如此诡异?

家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又解释不通。

从那之后就很少抱我出去。

随着年龄增长,我越长越白净,其他同龄伙伴他们都给我取了各种难听的外号。

什么二郎神,三眼独狼,白雪王子,在童年时期,给我心理留下很大的阴影。

后来上了初中,以为会好起来。

谁不知,噩梦才刚刚开始。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的恐怖恶心场景,在晚自修上课的时候,被出了名严厉的班主任抓到我上课打瞌睡,然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让我上讲台写检讨书并大声读出来,本来就自卑,感觉把我最丑陋一面给公之于众,有史以来感觉受到最大的耻辱。

低着头斜着眼恨恨的看着班主任的后背,嘴角露出奇怪的笑容。

班主任看到我整个人杵在那里,嘴角微微上扬,一副充满邪恶的笑容,气得他眉头一皱,浑身哆嗦着小跑上来,在跑到一半的时候,不小心绊到桌腿,然后整个人朝桌角摔去,右边的眼睛硬是给撞出了个窟窿,白白的眼珠在众目睽睽之下掉落在地上来回滚动。

一瞬间鸦雀无声、气氛凝固。

随即整个教室乱做一团,然后争先恐后挤出教室。

剩我一个人呆站在讲台上。

看着地上那颗血淋淋的眼珠,把胃里的东西吐了整整一地。

有同学说是班主任不小心拌到桌腿摔伤的。

也有同学说是我害的,这起事故在他们眼里看起来不像是一场意外,如果我当时没有露出邪笑的话。

当年出生时的锣鼓声,对着黑寡妇死命哭的事迹如同瘟疫般又重新在学校里疯传,加上那股邪笑,每个人看到自己像看到一个死神来临,唯恐不及。没有任何有力证据证明是我害了班主任,但他那些蛮不讲理的家人认为我是个祸星、不详人,哭谁死谁,笑谁伤谁,天天叫上一群人上门破口大骂,索要赔偿。

这事严重打破了我们家原本安宁的生活。

父母迫不得已搬到城市定居,用所有积蓄付了一套二手房首期。

我熬完初中毕业,平淡过了两年半升到高三下学期。

谁知在开学军训的第一天,噩梦再次打破了生活的宁静。那天太阳很大,有个食堂大婶大汗淋漓的背着框白菜从我们班前面经过,我看到从她的嘴巴、鼻孔、耳朵、眼睛里飘出一缕缕黑雾,忽然心生怜悯,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的哗哗掉。

教官怒喝一声:“沈宁,你干什么?”

全班同学齐刷刷的回头,都看到我直盯着食堂大婶背影哭的样子。

我回过神,想起那句哭谁死谁、笑谁伤谁的话,才开始感到后怕,惊心胆颤的扭头就跑回宿舍厕所里不敢见人。

我一直饿到中午食堂开饭。

但是学校里似乎并没有引起什么骚动的大事发生。

刚去到饭堂门口,就被那严厉出了名的教官逮个正着,劈头盖脸就已经训起话来,我不怕他,怕的是那个食堂大婶会出事。

也就在那个时刻,食堂里面哐当响的乱作一团。

“快叫急救车,快叫急救车!”

当时我听到里面传来的这句话,再看到晕倒在地的那个七窍流血的食堂大婶,脑袋瞬间嗡嗡作响,脸色惨白失去重心瘫坐在地。

教官神情复杂看了我一眼,便急忙过去帮忙。

后面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走回宿舍的。

傍晚放学,教官再次找到我,一改往日严厉态度,说食堂大婶送去医院途中已经停止呼吸,问我早上哭的时候是不是看出大婶已经不对劲了?还是有亲属关系知道她的身体不好?

我忍不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

他听后很生气:“我特地问过医生,食堂大婶的死因是外伤和内因的问题导致血液不循常道而溢于脉外才会七窍流血,怎么可能因为你对着她哭一下就会死人?什么叫哭谁死谁、笑谁伤谁?完全是狗屁。”

教官看我一副不听劝的模样,突然用手在我两边嘴角强行帮裂开一个假笑的弧度,恨铁不成钢的怒道:“我现在是没办法让你对着我哭,只能让你现在对着我笑,你使劲笑,能把我笑出事我自认倒霉,现在都快22世纪了,九年义务教育白学了吗,简直是荒唐。”

他一直给我灌输封建迷信的害处。

软硬兼施,说食堂大婶的死真的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很感动,可在他走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下半身围绕着一层浓郁的红雾,红得非常妖艳。

第二天,班里谈论教官住院的消息。

说是晚上和同事出去玩被一个女司机误踩油门撞断了双腿,我不相信,中午偷偷跑去医院查明真相,当教官看到我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刻像见到鬼一样,脸色惨白。

我离开医院后,根本没心思再回学校,也不敢把这事告诉家人知道,就一个人跑去民族公园的凉亭里发呆。在发呆的时候隐约听到旁边有两个老人在讲话,大致内容讲的是在西五街有个女人算卦很厉害,能知过去能预未来……

我决定做个神经病去问卦,试着解开心结。

来到西五街一处偏僻胡同,不用问人就一眼认出两个老头说的那个算卦女人,她坐在屋子里面,三十来岁的普通妇人打扮,房子门口摆着口大锅,门旁立着块牌子,上门写着“算卦,臭豆腐”,我闻着空气中飘来的臭味,心里堵得慌。

我硬着头皮走过去,一进门就觉得头晕目眩,两只脚像悬浮起来了一样。

算卦女人坐在椅子上一脸凶相,突然凶巴巴的问我:“你来我家干什么?”

我被凶得一脸懵逼,心想也没招惹过她吧?

她继续问:“你到底来干嘛?”

我就说来算命的。

算卦女人蹭的一下站起身,面目狰狞的骂道:“不算,你赶快走!”

我非但没被吓走,当时还觉得她特牛掰,越是想赶我走,就越是证明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问题,没有谁会和钱过不去,这才是高人的作风,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她,就差跪下来了。

算卦女人瞪着眼睛,像泄了气的皮球突然软瘫在地上,像个小孩子不停蹬着两条腿哭喊了起来:“你哭什么,你说你哭个什么呀,哎呀,命啊,命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