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萌张天伏小说全免读 苏萌张天伏第二章在线阅读

苏萌张天伏是作者一指绝尘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咱们接着往下看我是个早产儿,出生时眉宇间带着一撇淡淡的红色胎印,显得非常诡异妖艳,更让人害怕的是,我对着谁笑,谁就有横祸之灾,对着谁哭,谁就命丧黄泉。

《判官脸》 第二章 鬼差缉魂 免费试读

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算卦女人突然站起身从门后抓起扫把冲到堂屋中间供奉的八仙桌下面使劲捅,嘴里不停嚷嚷着:“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我一直以为她是在骂我,但看着又不像。

结果她骂着骂着,我看到八仙桌下面突然窜出一条通体黄色的动物,不知道是狗还是什么东西,还闻到股浓郁的尿骚味,嗖的一声从后门跑得无影无踪,把一个刚从后面推门进来的年轻人撞得腾空而起,再摔下地上的时候已经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年轻人。

眼睛像起了层雾气,开始模糊起来。

我越揉眼睛,越看到他包裹在身上的黑雾越来越浓郁。

算卦女人像根木头似的站在那里,仿佛看不见那个年轻人一样,反倒我急得不行,慌忙让她打电话叫人、叫救护车什么的。她转过头看着我,态度与之前的面目狰狞有着鲜明对比,一脸祥和的说:“找医生没用的,我儿子注定有这一劫,只有你能救他一命。”

开什么玩笑?

自己的儿子躺在那里都无动于衷。

再说我又不是医生,哪里懂得救人!

我开始怀疑,这算卦女人是个疯子了。

算卦女人丢掉扫把,失神落魄的坐到椅子上,一会沉思,一会嘴角微扬,原本乌黑的头发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隐约呈现出几缕白发,她忽然笑着对我说道:“你要是答应救我儿子,我就告诉你想知道的所有事情,尤其是你这张判官脸。”

我问她:“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这张判官脸?”

然后不论我怎么穷追不舍,她都不再愿意说话。

眼看所有的疑惑快要解开,却又一步之遥,这种感觉非常痛苦,非常的折磨人,似乎我除了答应她之外,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可是我又不知道她口中所谓的救人是几个意思。

我们一直无话,就那样僵持了十几分钟。

也眼睁睁看着她儿子躺在地上被晾了十几分钟,生死不详。

我做不到像算卦女人这般冷血,只能妥协点头答应。

按照常人的做法,这种情况应该送去医院紧急救治,尤其是算卦女人自己的儿子,她非但不叫其他人帮忙也不紧张,让我和她一起把人抬到房间里的床上躺着。

两个人就坐在房间里,也不说话。

她有时候总看着黑乎乎的床底下发呆。

更多的,她都会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盯着我看。

我被盯得鸡皮疙瘩都起来,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就问她:“你让我救你儿子,至于怎么救,总得告诉我该怎么做吧?你有没有看到他身上的黑气越来越多,他要是死了,我坐在这里可是脱不了责任的。”

算卦女人奇怪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很特殊?”

“以前我听别人骂得最多的是祸星和不祥人,对着谁哭谁就死,对着谁笑就非伤即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个特殊的人,也只有你一个人说我是特殊的,所以我才想着找个高人问问。”

“哈哈,果真是命中注定,谁不找偏偏找到这里!”算卦女人笑得很难看,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好不容易止住笑,然后茫然的问道:“那你对着我哭干什么?”

“我…我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说完后的十几秒里,我突然反应过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不对啊,我明明是对着算卦女人哭的,为什么现在她没事,反而是她刚回家的儿子出事呢?

“要不是我有保家仙护着,我早死透了。”算卦女人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板着张脸叹息道:“唉,是福是祸躲不过,是福是祸躲不过啊。”

整整一个下午都在念叨这句话。

算卦女人很少拿正眼看她的儿子,整个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就连上个厕所都跟得紧紧的,好像怕我溜走一样。

到了晚上九点左右,算卦女人给自己换了套崭新的黑衣黑裤和黑鞋子,在有些昏暗白炽灯光下,我看着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至于哪里奇怪,我又一时想不出。她做了满满一桌丰富的饭菜,搬到她儿子的房间里,有酒有鱼有肉、也有红鸡蛋。

我虽然很饿,但这情况下不适合大吃大喝吧?

算卦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盏古董煤油灯,摆在饭桌的正中央说道:“这不是做给你吃的,接下来我说的每句话你都要牢牢记住,人命关天,否则就真救不活我儿子了,明白吗?”

我听得有点晃神。

她接着说:“等会有客人进来的时候,你就站在一旁,如果他们邀请你坐下来一起吃饭,千万别答应,也千万别说话,只管帮他们添酒,等喝饱吃足之后,他们会和你客气的说一句‘时辰到了,张天伏该上路了’,这时候你就回答他们一句‘张天伏时辰未到’,他们听了就会暂时离开。”

“不是,哪有客人那么奇怪会……”

“这些你别管,你答应的事做不到,食言的话你家人是会遭报应的,轻则有血光之灾,重则有悲欢离合,阴阳相隔。”算卦女人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儿子还躺在床上,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我还想问些什么。

她已经走出去,并把门关上。

房间有些昏暗,我斜着眼看着张天伏一动不动躺在床上,代替白炽灯的煤油灯给周围增添了一些诡异的气氛,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不知不觉把后背贴在后面的墙壁上,企图找些安全感。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

恍然间听到门外面传来了一点点动静。

哒哒哒,哒哒哒。

像是有谁在门口不停来回踱步,我以为是算卦女人,但仔细一想不对劲啊,那分明是两个人的脚步声,就在我忍不住问出声的时候,有人把门推开了,进来了两个一高一矮的人。

仅仅在开门一瞬间。

有股风不知从哪里灌进来,我整个身子的寒毛立刻竖起来。

我眯着眼睛,打量着来人的模样,高的有接近两米,矮个大概一米四几,穿着打扮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是五官巨丑无比,他们的两只眼睛间距很宽,鼻子很大,额头很窄,合在一块就显得像近亲生出了两个畸形儿。

算卦女人好像没有告诉他们我在里面。

因为他们笑嘻嘻的推门进来看到我的时候,足足愣了好一会。

两人突然开始严肃起来,低头看着面前一大桌饭菜,他们对视了一眼,矮个子回过头就客客气气的伸手邀请我一起坐下来,我顿了一下,使劲摇摇头,接着又轮到高个子邀请我坐下来,我也摇摇头拒绝了,其实我想说话来着,但是看到他们非常丑陋的五官就没有想说话的念头。

算卦女人不让我和他们坐在一起。

也许是怕我冒犯客人,怕吃着吃着就吐出来了吧?

他们不再坚持,坐下来开始慢条斯理的吃起菜来,吃得极其安静斯文,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两人从头到尾并不使用筷子,吃什么都是用手抓,而用手抓着吃的样子根本不会让人感到恶心,反而有点贵族气质,也许是有陌生人在一旁看着的缘故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

不知怎么的,我越看越开始觉得整个画面有点毛骨悚然。

一盏早已经被时代淘汰的煤油灯。

一个躺在床上不知生死的张天伏。

说话奇怪的算卦女人。

两个长相丑陋怪异的客人,对张天伏不闻不问。

全部联系起来,这哪像是在救人?

分明像是在毁尸灭迹的最后一顿晚餐。

就在电石火花的一瞬间,突然想起之前算卦女人给我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是她身上穿的衣服裤子和鞋子,走路时总发出嚓嚓嚓的声音,那根本不是棉布,而是用纸做的衣服,可谁会无缘无故的穿那种衣服?

答案只有一个。

死人才会穿用纸做的寿衣。

等想通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两腿间有股温暖的感觉。

我已经吓到尿裤子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