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专宠:余生只爱你莫安笙顾余生完结版阅读

帝少专宠,余生只爱你是一本讲述了莫安笙顾余生都市爱情故事的小说。小说故事中莫安笙为了给自己的心上人筹集资金,选择了秘密成为一个替孕妈妈,而当孩子出生,被顾余生带走之后,莫安笙拿着钱离开了,却没想到她的爱人竟然一直都在利用她,而在四年之后莫安笙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也就是在此时,顾余生带着孩子进入了莫安笙的世界,孩子更是要让莫安笙当自己的妈妈。

帝少专宠:余生只爱你莫安笙顾余生小说导读

她这话一出,餐厅里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私秘和行政秘书看似差不多,可实际上里面的门门道道大家都心照不宣,尤其是还是贺总的私秘。

莫如慧这么一说,无疑是在告诉别人,她后头靠着的是贺烨。

得罪了她,几乎就是得罪了贺总。

莫安笙冷冷地看着莫如慧伸出的手,嘴里的食物如同嚼蜡。

他明明知道,自己多厌恶这一家子,为什么,还偏偏将她调到他的身边。

莫如慧见莫安笙没有握手的意思,也不尴尬,很自然的收回手,转身朝莫安笙身边的蒋丽友好的问好。

“你好,我是莫如慧。”

蒋丽看了看莫安笙难看到极点的脸色,再看了看脸上神情得意的莫如慧,一时有些无措。

莫安笙将手里的筷子重重撂下,端起餐盘就要离开,可莫如慧哪能如她的意思,手臂一伸,拦住了莫安笙的去路。

涂着艳红指甲油的手指搭在莫安笙的肩膀上,“表姐,我还没好好谢谢你给我安排那么好的工作,不然,我怎么能,”莫如慧挑衅地说着,凑近了莫安笙,嫣红的唇瓣几乎贴着莫安笙的耳畔,“我怎么能有机会呆在贺烨身边呢。”

莫安笙神色一凛,看着莫如慧如同看着什么垃圾一样,明明心里痛的要命,语气对着她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是么,那你就好好呆着,我看你能呆到什么时候。”

说完,莫安笙一把扯开莫如慧的手臂,朝餐厅外走去。

莫如慧见没达到自己的目的,恨恨地搅动着自己的手指,忽而想到什么似的,转身快步朝外走去。

莫安笙走到餐厅外,深呼吸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正欲抬脚离开,就听到身后传来的高跟鞋哒哒的声音,还未回头,手腕就被人扯住了。

“表姐,别急着走啊,走那么快别人还以为我们姐妹不和呢。”

莫如慧的声音略微有些气急败坏,莫安笙却是彻底的冷了脸。

她一手直接将莫如慧扯到面前,“姐妹,别侮辱这个词,我恶心。”

“恶心?”莫如慧神色一变,突然笑意盈盈起来,“表姐,你恶心也没用,你再恶心,昨晚趴在我身上的人还是贺烨,是你的丈夫,我的好姐夫。”

“你不知道,姐夫多强悍,整整一夜啊,我的好表姐,你体会过这种销魂的滋味么?”

莫安笙盯着莫如慧,神色如常,可放在身侧的手却止不住的颤抖着。

“啊,我忘记了,这种滋味表姐你怎么会知道呢,贺烨他啊,最讨厌的就是已经脏了的人,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碰你的。”

莫如慧的声音带着娇媚,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言语间的旖旎让莫安笙彻底寒了心。

“啪——”清脆的巴掌声,红了莫安笙的掌心,也让莫如慧的脸色多了一个清晰的五指印。

莫如慧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颊,双眼蹬的格外的大,“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莫安笙甩甩手,正视着莫如慧,“是,我打你怎么了,我原以为人性本善,可看来,人性本恶的不在少数。”

“你爬上了贺烨的床又如何,贺烨不碰我又如何,莫如慧,你给我记着,”莫安笙渐渐逼近,她不自觉的后退着,“贺烨结婚证上的人是我,我是她明媒正娶的老婆,你充其量,说到底就是个小三儿!”

“你!”莫如慧恼羞成怒,“我乐意,我至少得到了他的人他的身体,而不像你,人都得不到,你不过是只破.鞋,他不离婚,不就是想恶心你么,我们俩之间,到底谁更恶心。”

那一瞬间,莫安笙清晰的感觉到从脚底板传来的寒气,冻地彻底。

看着莫安笙思绪不定魂不守舍的模样,莫如慧唇角终于扬起了一抹笑意,一股胜利的快.感直击胸膛,她正准备继续讽刺着,眼角的余光却瞄到莫安笙背后的人,脸上的笑意立刻消散的无影无踪。

“姐夫……贺总……”

莫安笙慢慢转身回头,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贺烨。

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西裤裤缝笔挺,衬得整个人卓尔不凡,一身干练的模样。

这个人,再也不是她午夜梦回时梦见的贺烨的模样。

她梦见的贺烨,是张狂的,是嚣张的,是不拘小节的,而不是现在这个内敛敏锐的男人。

也许莫如慧说的没错,他之所以到处留情,就是为了恶心她,恶心她这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莫安笙觉得这里一刻都呆不下去,和他们呼吸同一处空气都让她觉得压抑窒息,她攥紧了双手,转身离开。

“贺总,我们……”

莫如慧看着贺烨眼底对莫安笙的淡漠,喜上心头,刚准备走过去,就见贺烨一把扯过莫安笙的手臂,带着她离开了。

全程看都没看她一眼。

贺烨一脚踢开办公室的大门,拽着莫安笙往办公室的沙发上一扔,再重重关上了门。

莫安笙的脸颊冰冷,毫无血色,有几缕发丝落在贴在她的唇瓣处,看着无比的苍白虚弱。

“莫安笙,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贺烨几近冷血的声音从她上方传来,莫安笙只觉得心痛的快要死掉了。

身份,她现如今唯一的身份,不就是眼前这个和自己表妹上.床的男人的妻子么。

“贺烨,你心疼了是不是,你是不是心疼我打了莫如慧一巴掌了,嗯?”

莫安笙强撑着站起来,她比贺烨低了一个头,可眼底的倔强却让贺烨不得不认真看着,“贺烨,那是我表妹,是和我有些许血缘关系的妹妹,你怎么能,怎么能和她在一起呢?”

贺烨冷冷地看着,手腕上的钢表折射出一抹冷意的光亮。

“你不是该习惯了么?”

习惯?

莫安笙听到他漫不经心的语调,眼底露出了一丝疲态:“是呀,我不是该习惯了么,不是早就习惯了么……”

习惯你早就不是当初那个说着会一辈子护我爱我的贺烨了。

莫安笙笑了笑,后退了半步,眼里有一层雾气慢慢升起,她转身开门离开。

自欺欺人够久了的了,她还没吸取教训么。

这些年,她吃得苦受的罪还不够偿还么。

婆婆嫌恶,丈夫夜不归宿,她没说过一句怨言,没流过一滴眼泪,她做的,就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或许他会发现她的好,等着他们破镜重圆的那天。

她却是忘了,镜子破了就是破了,再补都不是最初的模样了。

贺烨锐利的视线盯着莫安笙的背影,痛快么现在,是不痛快的,他以为看到她被羞辱被讽刺心里会舒爽,可是没有,他怎么也开始心痛起来了呢。

贺烨看着那抹单薄瘦弱的身影即将消失不见,心里没由的慌乱起来,伸腿追了出去。

他刚要转弯,坚硬的怀抱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姐夫。”

一声黏腻的语调传到贺烨的耳里,伴随着的是莫如慧喷的过多的香水钻入他的鼻尖,贺烨狠皱了一下眉头,想要推开,手却被十指扣住,他低头欲要呵斥,却看到莫如慧低眉顺眼的模样,话到嘴边瞬间咽了下去。

莫如慧吸引贺烨的,不是她年轻漂亮,不是她时尚会打扮,而是她弯腰低头垂眸的样子,和贺烨藏在记忆深处的莫安笙几乎毫无差别。

年少的莫安笙低垂着眉眼,手里拿着一本书仔细的品读着,长长的柔软的秀发扑散在肩头,白瓷般的脖颈一半被遮住一半露在外面,在阳光下泛着莹莹地光泽。

她嘴角勾起的一丝笑意,让远处偷偷看着他的贺烨丢了魂失了魄。

这是他心底的唯一的不可触及,是他的小心珍藏。

多少个夜晚,他看着身边睡着的形形色色的女人,都感觉到无比的厌烦,也许生理上是满足了,可是心理上呢,只是无限放大的空虚与寂寥。

明明他身边睡着的该是他的老婆,可一想到莫安笙的身子早就脏了,他就忍不住的恶心。

他不是没想过离婚,可只要一想到离婚了,她就会彻底的离开他的生活,他就放不了手。

就算他不要她了,他也不允许她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纠缠到死,或许才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莫如慧靠在贺烨的怀里,脸贴着他坚硬的胸膛,呼吸间尽是这个男人无穷的气息,忍不住的心神荡漾起来。

她看着贺烨失神地盯着自己看,哪怕是透过自己看着的是别的女人,心里也不由得窃喜起来。

她知道自己低眉那一瞬间和莫安笙很像,其实,以前是不像的,可为了能呆在这个男人身边,她忍着痛苦做了微整,模仿着莫安笙垂眸的模样,一步步的直到现在,是越来越像了。

要俘虏一个男人,就得从他的弱点抓起。

莫如慧的手不甘寂寞的缓缓向下滑,慢慢地踮起脚尖,鼻尖喷出的气息洒在男人性感的喉结上,唇瓣贴上男人的下巴,语气轻佻,“姐夫,刚刚你撞得我的胸口都疼起来了,你给我摸摸?”

“姐夫,我不像是表姐,那晚之后,我的男人就只有你一个……”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