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脸app免费阅读 苏萌张天伏小说在线看

主角是苏萌张天伏的书名叫《判官脸》,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一指绝尘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我是个早产儿,出生时眉宇间带着一撇淡淡的红色胎印,显得非常诡异妖艳,更让人害怕的是,我对着谁笑,谁就有横祸之灾,对着谁哭,谁就命丧黄泉。

《判官脸》 第四章 苏萌有难 免费试读

苏萌家有两个档口,卖海鲜和土鸡,也许是她妈妈去港口进货,鸡档就没了人照看,由于生意非常好,她有时候不得不主动请假过来帮下忙,学习什么的都是浮云,用她父母的话说,这年头没有什么比钱重要。

她娴熟地端详着鸡笼里的鸡爪子,又摸了摸其中几只鸡的肚子,最后选中两只母鸡,递给我老妈说:“阿姨,这两只老母鸡好,肉厚多油最适合煲汤补身。”

老妈很满意,夸苏萌懂事。

她由始至终都假装不认识我,更不看我一眼。

回家的路上,老妈不停跟我叨念着她对苏萌的喜爱,说她嘴巴甜又懂事,年纪小小就会替家里分担,说要是以后能找到像她这样的老婆,就没遗憾咯。

我嘀咕道:“那些人有哪个不骗秤的?”

老妈的食指戳在我旁边的后脑勺上,“你懂个啥?我们没搬来之前,他们一家已经在这里摆档口摆十几年了,都是卖散养的土鸡,肉质好价格实惠,附近的邻居都喜欢来他们这买,你当大家都傻的呢?”

这番话,让我有种自作小人的感觉。

居然为自己前面看到她身上的红雾兴奋而感到丝丝惭愧,没错,苏萌是讨厌我,我也不喜欢,但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却假装漠不关心,和那些别人出事就在旁边围观起哄的人有什么区别?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句名言在脑子里突然间萌芽生根,仿佛我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英雄,而英雄不能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否则他就不是英雄了,我暗暗下了决心,把个人偏见抛在一边,决定挽救苏萌。

……

回到家就找了个借口重新出门,在档口不显眼的附近角落监视着苏萌的一举一动,大概等到傍晚五点半左右,她才收拾东西离开档口。

我故意跑到前面的路边等。

苏萌看见我的时候,有点意外,但还是形同陌路般擦肩而过,我觉得不用弄那么多名堂,搞得自己好像在追求她似的多此一举,直接对着她背身开口道:“苏萌,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她皱眉转过身,有些不耐烦:“什么事?”

“这事比较玄学,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你……”

苏萌打断道:“我答应过爸妈,你就彻底死了这条心吧。”

我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忙解释道:“不不不,我不是和你表白,你…你等会做什么事情都要非常小心点,势必要做到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防止意外事故发生。”

苏萌瞬间怒道:“被我拒绝,就诅咒我出事?”

“我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么说吧,我能预见你最近会出意外,所以才过来好心提醒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还诅咒,你找死!”苏萌抬脚作势过来踹我,我看事情越描越黑,赶紧逃之夭夭,别看这女人长得漂亮,凶起来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

好人没好报,我越想越气。

越气就越想看她怎么出事,掉头回来继续跟踪,跟到一半忽然发现怎么有点像死神来了的味道,苏萌走在路上,我能想象到发生许多种意外事故的可能性,分分足以让她毙命,就连地上黏着块口香糖都算计在内。

苏萌没有选择回家。

来到家粉店吃晚饭,我在想,会不会被噎死呢?

我全神贯注的看着她吃。

看得自己的肚子咕咕叫,什么也没发生。

苏萌吃完,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走近家宠物店。

难道被宠物狗咬死?

事实上,苏萌玩得不亦乐乎。

跟了将近两个小时,屁事没发生。

在我不耐烦打算离开的时候,发现苏萌身上有异常情况,她身上淡淡的红雾逐渐加深,然后浓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继续增加,第六感告诉自己,苏萌快要嗝屁了。

此时她走在小路上,被车撞的几率不大,被拦路抢劫的几率也不大,究竟是什么意外事故,究竟是什么?

我的心急得快跳出嗓子眼外。

苏萌身上的红雾越来越红,越来越亮眼。

在最关键的一刻。

我瞥见她脚边草丛有条黑白相环的绳子在游动。

没有起风,绳子怎么会游动?

再定睛往那绳子一看,我瞬间头皮发麻。

是蛇!

是条三指粗的银环蛇,这种排名第四大毒蛇喜欢昼伏夜出,尤其在闷热天气最为活跃,千算万算,我也算不到苏萌即将会被毒蛇夺去性命。

怎么办?

眼见苏萌就要踩到那条银环蛇,我根本来不及思考救与不救的各种理由,急忙冲过去在苏萌踩到的那瞬间把她推到另一旁,银环蛇受到惊吓,把目标转向了我,一口咬在我的脚脖上并死死缠着不放。

苏萌站起身看到我就要开骂。

当她看到我脚上的那条毒蛇后,吓得瘫坐在地上。

我龇牙咧嘴的捏着蛇尾,狠狠往外扯。

心里不断呐喊着:这下完了,完了。

银环蛇被我扔在地上,像被火烫到般不停翻滚,滚着滚着就没了动静,我哪有心思管它是死是活,赶紧扔下苏萌撒腿就跑往医院方向。

那次是我有史以来跑得最快的一次。

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

医生急匆匆拿来血清的时候,检查发现我根本没有中蛇毒的症状,如果不是脚脖上留着两个牙洞,我也不相信自己被蛇咬了,医生非说是我故意弄出两个小伤口,要不是我跑得快,他们已经要报警抓我,罪名是故意骚乱医院秩序。

那晚回到家,看着两个牙洞辗转难眠。

妈的,连毒蛇都被我毒死。

我究竟是谁?

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模模糊糊中,我感觉像是做了个梦,梦中有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出现在我的床边,他的五官黑糊糊一片,怎么看也看不清楚,只能依稀看到他头上戴着顶又大又圆的尖顶斗笠,我印象很深刻,他曾在张天伏房里出现过。

他拿出一本残旧的古书,上前递到我的面前,我看到里面记载着许许多多的人名,有一栏写着苏萌的名字,鲜红鲜红的,气不过这女生不领情让我白白被蛇咬,随手抓起毛笔就涂花了她的名字。

刚涂完他就收起古书,穿过房门消失不见。

……

“沈宁,赶紧起床,告诉你,再不去学校上课你以后就别呆在这家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