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总裁玩够了没免费阅读全文

试婚总裁玩够了没免费阅读全文在哪看?轻叶小说网带来小说女主苏瑶儿顾铭瑄最新章节,作者“桃灼灼”。该书主要讲述了:为了钱,她嫁给了蓝城最有权势的男人。新婚夜,他将她按在床上,“只要你配合,我不会碰你。”……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试婚总裁玩够了没免费阅读全文

是夜,整个蓝城被明亮的灯火笼罩,城市的霓虹,为这繁华的都市披上了一件彩色的纱衣,让多少寂寞的人,忍不住想要去解开这深夜的神秘面纱,从而沉沦在夜晚的魅惑之中不能自拔。

蓝城最豪华的贵族会所,尘封俱乐部里,聚集了一大群前来缓解寂寞或是消遣的人们。尘封俱乐部的入场资格极高,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即便如此,这里依旧每天人满为患,夜夜笙歌。

苏瑶儿穿着一件粉色的小短裙,嘴角含笑的从门口走进来时,立刻就引起了在场不少人的主意。

她娇小的身影,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粉嫩和甜美,从大堂里穿过,便成为了焦点。

周围传来了一阵口哨声,甚至有人大声的叫着,“美女,过来陪爷和两杯……”

苏瑶儿却不为所动,只是笑眯眯的从人群中穿过,直接上了电梯。

“呼——”

进了电梯,苏瑶儿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力的靠在了电梯上,哪里还有刚刚的淡然和甜美啊?有的只是疲惫和不安。

即便,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七八天,她还是不能适应这里的气氛和节奏。尤其是如今,她已经嫁给了顾铭瑄,有了不一样的身份,就更是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说起顾铭瑄,苏瑶儿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那天,顾铭瑄将她送回了他的别墅之后,就离开了,转眼已经是三天过去了,顾铭瑄一次也没有回来过,甚至没有给过她一个电话。

苏瑶儿心中清楚,她只是他名义上的老婆,没有资格查他的岗,所以,她也不会主动找顾铭瑄,毕竟,顾铭瑄不在家,她反而更自在。

这婚姻,本来就是利益交易,她不会责怪顾铭瑄不回家,顾铭瑄应该也不会管她才是。

但即便如此,在这种地方工作,苏瑶儿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毕竟,顾铭瑄的身份摆在那里,若是被他知道了,只怕……

可是,她也是没有办法啊。苏瑶儿抬手抚了抚额头,想起前几天那边下的最后通牒,半个月内必须将钱还清,她就打起了精神。

还有三天,在这里做够十天,拿了钱,她就离开,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电梯已经停了下来,苏瑶儿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感觉外面有人要进来,她本能的低着头,走出了电梯。

“哎,这小妞是新来的?”苏瑶儿后脚还没来得及踏出电梯,手就被人拉住了。

苏瑶儿心中一紧,正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阵沉稳而又快速的脚步声。

“阿景,都准备好了?”那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一股霸气,叫人本能的想要臣服。

那拉着苏瑶儿手的男人,立刻松开了手,笑眯眯的看着身后的来人,“是,二爷,人已经到了”

那被叫二爷的男人点点头,举步踏上了电梯,看都没看苏瑶儿一眼。

苏瑶儿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趁没有人注意自己,已经脚底抹油跑开了。

叫阿景的男人瞥了一眼苏瑶儿的身影,摸了摸下巴,对一边的人说了句什么,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跟着男人上了电梯。

“呼——”苏瑶儿躲在一边的拐角处,拍着胸口,剧烈的呼吸了起来,好险。

是的,刚刚那一身霸气的男人,正是顾铭瑄。她差点就被逮个正着了,天哪!他怎么会在这里?刚刚那架势,应该是离开了?希望一会不要再遇到……

“瑶瑶,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明姐找你呢。”同在顾晨俱乐部兼职的女孩看到苏瑶儿,推了推她。

苏瑶儿点点头,急忙应了一声,就跑进了一边的一个办公室。

明姐是这顾晨俱乐部里的大姐头,专门负责培养和调教管理这些年轻的陪酒女们,苏瑶儿也是因为闺蜜安晓晓,才认识明姐的,当然,来这里上班的事儿,安晓晓并不知道。

“瑶瑶,你来了。”看到苏瑶儿,明姐甩了甩那一头利索的短发,笑道,“今儿有个大客户,你想不想去?”

苏瑶儿一愣,“大,客户?”本能的,苏瑶儿想到了顾铭瑄,不会是他吧?

“嗯,是凌氏集团的太子爷,也是我们的老板。他很大手笔,而且向来喜欢你这种清纯的妞儿,你要是表现好了,今晚也许能抵你十天的收入。”明姐挑眉,笑眯眯的看着苏瑶儿。

一天抵十天?苏瑶儿眼前一亮,那样的话,她是不是就可以用剩下的钱给姐姐和妈妈买些好吃的了?想到这里,苏瑶儿立刻点头,“我去。”

“哈哈,我就知道你有兴趣的,这一单怕是也只有你能接了,准备一下,一会儿少喝点酒,不会有事的。”明姐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的说道。

苏瑶儿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朝着明姐给她的房间号走了过去。

只是,当苏瑶儿踏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嘴角含笑的敲开八号厢的门时,里面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那一刻,苏瑶儿的内心,是不安的,但为了钱,她只能强自打起精神,弯起嘴角,将门关上,目光扫视了一眼这厢房的人,正要朝着中间那人走去,却猛地僵住了。

“抱,抱歉,走错地方了。”苏瑶儿的声音都颤抖了,她几乎是本能的,说了这么一句,捂着脸,转身就走。

只是,她没来得及将门打开,身后就响起了一道慵懒的邪肆的声音,“既然都进来了,就过来陪我和铭少喝两杯吧。”

苏瑶儿咬着嘴唇,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心跳的很快很快,想走,却发现自己的身边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两个身形高大的保镖,她根本无路可逃。

可,身后那凌氏集团的太子爷凌辰身边坐着的,是她的老公顾铭瑄啊……要她去陪他们喝酒?顾铭瑄会不会杀了她?

“脸,转过来!”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瑶儿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本能的转过身子,捂着脸,那双小鹿般的眼睛,还是毫无预兆的,对上了她只见过几次面的老公——顾铭瑄阴沉犀利的双眼。

静,那一刻厢房里静得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即便不知道为什么,可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顾铭瑄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沉和冰冷,几乎要将这整个厢房都淹没了。

坐在顾铭瑄身侧的凌辰看了看对面浑身僵硬,忐忑不安的苏瑶儿,再看看身侧的顾铭瑄,好看的嘴角微微勾起,挑眉,打破了这一份沉默。

“小丫头,新来的呢?没听到铭少叫你呢?还不快过来?”凌辰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慵懒中似乎还带着几分戏谑。

二十二岁的苏瑶儿,长得娇滴滴的,一身粉嘟嘟的裙子,更是让她看起来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她忐忑不安的站在那里的样子,更是让周围的男人们都来了兴趣,一个个用狩猎般的眼神看着她。

苏瑶儿一手揪着裙摆,一手依旧捂着脸,咬着嘴唇,不安的偷看顾铭瑄,上前不是,离开也不是。

“我叫你过来!”顾铭瑄的声音,低沉而又阴冷,带着一股强烈的怒气,吓得苏瑶儿心都颤抖了,“要我过去请你?”

苏瑶儿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一咬牙,抬手,胡乱的将自己脸上的浓妆抹乱,尤其是那双娇艳欲滴的红唇,被她一抹,就变成涂歪了的烈焰红唇,涂着漂亮眼影的双眼,一下子就变成了熊猫眼。

那张漂亮的小脸,这么一折腾,顿时就变得像个小丑一般搞笑了。

她始终捂着脸,露出一副娇羞的样子,低着头,扭扭捏捏的来到了顾铭瑄和凌辰的跟前,声音也变得娇柔了起来,“辰少,铭少,你们叫我呢?”

顾铭瑄的脸色阴沉,目光如炬的盯着苏瑶儿,再一次命令,“把手拿开。”

“那个,铭少,我,我长得丑,怕吓到你。”苏瑶儿故作娇羞的扭了扭身子,内心其实已经紧张的快要承受不住了,心里就想着,顾铭瑄能放过她。

然而,顾铭瑄既然将她过来了,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我说,把手拿开,要说第三遍?”霸道而又阴沉的声音,明明是带着怒气的,却叫人听不出他的情绪,那高贵而又优雅的样子,依旧像是高高在上的王子,帅气逼人,霸气十足。

死就死吧!苏瑶儿一咬牙,狠下心,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挪开手,对着顾铭瑄抛了一个媚眼,“铭少……”

“噗……”一边的凌氏太子爷凌辰还想看看,身边这位从不近女色的顾氏总裁到底什么眼光呢,没想到一脸期待,就等来了一张小丑的脸,当即忍不住笑喷了。

听到凌辰的笑声,苏瑶儿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但她知道,她不能退缩,即便顾铭瑄能认出她,她也绝不能被旁人认出来。毕竟,顾太太的名号,可不是盖的啊,她丢的起这个脸,可顾铭瑄丢不起。

只见顾铭瑄黑着一张脸,一把抓住了苏瑶儿的手,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已经写满了怒气和阴沉。苏瑶儿以为,他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爆发出来,然而,没有!

顾铭瑄只是狠狠的捏住了她的手,咬着牙,露出了一抹嘲讽至极的笑,“辰少,你们俱乐部什么时候这么重口味了?这种女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正准备看好戏的凌辰,听到顾铭瑄的话,差点被口水呛死,不住的咳嗽着,看着眼前这个小丑一般的女人,解释道,“铭少,我想应该是有人弄错了,这位小姐,应该是客人吧?”

凌辰说着,给苏瑶儿使了个颜色,随手给苏瑶儿撕了一张支票,挑眉道,“刚刚得罪这位客人了,这是一点心意,给这位客人赔不是。”说着,凌辰一挥手,让门口的侍应上前来,“来人,送这位客人回她的厢房去玩。”

凌辰的话音刚落下,就有侍应上前来,礼貌却又淡漠的要“请”苏瑶儿离开。

苏瑶儿那是求之不得,笑眯眯的拿着凌辰给的支票,不住的对凌辰道谢,“谢谢辰少,谢谢……”然后看也不敢看顾铭瑄一眼,转身,逃之夭夭。

看着苏瑶儿那嘚瑟的背影,顾铭瑄的脸色黑了一圈,尤其是在感觉到身边的凌辰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顾铭瑄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跑来这种地方,还把自己弄成那个样子,该死!

“辰少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顾铭瑄眯起双眼,朝着一边的凌辰瞥了一眼。

凌辰急忙干咳两声,笑道,“没,没,只是没想到铭少的品味这么独特。”说完,又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叫道,“哎呀,糟糕了,铭少,我刚刚是不是做做事儿了?我,我是不是不该擅作主张将刚刚那位,那位美女赶出去?”

“凌辰,你活腻了?”顾铭瑄的脸色一沉,拿起一边的杯子就朝着凌辰砸了过去。

“哈哈哈……”凌辰大笑着,起身巧妙的躲开了顾铭瑄的攻击,道,“二哥,别生气啊,这不是难得看到你对女人有兴趣吗?只是,那样子太吓人了,我一个没注意就把人送走了,讲真,你不会怪我吧?”

顾铭瑄眯起双眼,正要发作,凌辰已经笑着起身,“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怎么我听大哥说,二哥你结婚了?这不是真的吧?”

说到结婚,顾铭瑄又想起了苏瑶儿,他发誓,刚刚那女人,肯定就是她。

居然敢背着他穿成那样还跑来这种地方玩,呵,爷爷还真是不知给他找了个什么样的女人回来呢。

想到这里,顾铭瑄径自起身,也不回答凌辰的话,大步的走出了厢房。

而,从顾铭瑄的厢房里溜出来的苏瑶儿,躲进了洗手间里,小心翼翼的将那张脸洗干净,看着镜子里已经变得清纯无比的小脸,深吸了一口气,胡乱的将脸擦干,从衣服里拿出了凌辰给的那张支票,眼前一亮,“十万?太好了……”

“你很缺钱?还是我顾家养不起你?顾少奶奶……”耳边突然响起一道讽刺的声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