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妻:老公要听话秦思柔大结局阅读

名门暖妻:老公要听话秦思柔大结局阅读

名门暖妻:老公要听话是一本讲述了秦思柔都市爱情故事的小说。小说中秦思柔和自己的丈夫分居两地三年,乔少羽对她情深义重却始终没有夫妻之实,而当秦思柔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却发现乔少羽早就出轨,原来乔少羽在这三年里早就有了别的女人,在秦思柔因为自己丈夫的出轨而买醉的时候,她却招惹上了不占女色的宫辰珏,而宫辰珏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不排斥秦思柔的接近,更是想要更多!

名门暖妻:老公要听话秦思柔目录免费阅读

秦思柔的思绪瞬间被拉了回来,是刚才宫辰珏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秦思柔瞄了一眼,上面没有备注显示,也就没有理会。

只是电话自动挂断后,下一刻又重新响了起来,如此来回了两三回,秦思柔有点忍不住了,拿起手机走到了浴室门口。

“宫辰珏,你电话响了。”秦思柔敲了敲门,声音有点不自然。

毕竟敲一个正在洗澡的男人的门,怎么想都有点不太安全。

“谁?”下一刻,宫辰珏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上面没有显示,应该是个陌生号码。”

浴室里瞬间沉默了下来。

“宫辰珏?”秦思柔等了一会不见回应,只再次喊了一遍。

“你给我接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着一闪门,秦思柔总觉得他的声音好像是染上了一丝捉摸不透的深幽。

“哦。”秦思柔点了点头,接通了电话。

然而上天要是能够再给她一次的机会的话,她就算是被吵死也绝对不会接那个电话。

“喂?”秦思柔率先开口。

“你是谁?宫辰珏呢?”电话那边是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年纪应该不大。

秦思柔眸光闪了闪,这该不会又是追上门来的女人吧?

宫辰珏这家伙还当真是艳福不浅啊,秉着友爱合作者的心情,秦思柔淡淡开口:“他现在在洗澡,你有什么事跟我说也一样。”

那语气倒是有几分正宫的气势。

“洗澡?”电话那边的人声音很激动,“你的意思是你们现在在一间房间里,然后宫辰珏在洗澡?”

“嗯,是啊。”

“你们是在他别墅里?”那女人不确定的再问了一遍。

“是。”

“你没有骗我?”

“需要我让宫辰珏说句话吗?还是说你需要看照片?”秦思柔缓声。

“不用,不用!”电话那边的人嚷了两句,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着恢复到首页的手机,秦思柔的眉头皱了皱,怎么觉得她刚才的语气有点不对劲啊。

总感觉她不是在气愤,而是在……兴奋!

只是现在电话也挂了,她也没有办法再确定,还是等着宫辰珏洗完澡出来后再问吧。

“你可以去洗澡了。”思索间,身后已经传来了宫辰珏的声音。

秦思柔下意识回头,原本准备好的话瞬间梗在了喉咙里,视线一瞬不瞬地落在宫辰珏的身上。

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赤裸着上半身,只露出健硕的胸膛。

此刻他正拿着毛巾随意的擦拭着湿润的发丝,那动作只让他的线条显得越发明显。

秦思柔发现他的身材还真的是好的没话说,比她刚才在脑海里偷偷幻想的还要好!

秦思柔十分没志气的偷偷咽了口口水,不知道那腹肌戳上去会不会有弹性。

“你在看什么?”注意到她的视线,宫辰珏嘴角勾了勾。

“腹肌。”秦思柔一个没注意,直接顺口说了出来。

“想摸?”宫辰珏眸光闪了闪,声音也不由压低了下来。

“想。”秦思柔压根就还没有回过神来,只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宫辰珏眼底滑过一丝笑意,缓步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就放上自己的腹部。

“你的话,我不收费。”宫辰珏的声线压的很低,性感中带着一丝魅惑,只听的秦思柔心口一颤。

这一瞬间,时间好像是定格下了,秦思柔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呼吸刹那间变得急促起来。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戳一戳的时候,头顶上却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

秦思柔的思绪立马被拉了回来,猛地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宫辰珏那眼底的戏谑,懊恼的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

她刚才怎么就被美色给诱惑了!

“不用急着撤回去,对你我不限时。”宫辰珏那双幽深的黑眸带着一丝笑意。

咳咳……

秦思柔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咳嗓子:“那个天气比较冷,你还是多穿件衣服比较好。”

“我倒是不觉得冷,看你的样子,应该还很热,还是说你现在有‘兴致’了?”宫辰珏看着秦思柔那泛着红晕的脸,启唇。

秦思柔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当真是烫的吓人。

随即抬眸瞪了一眼眉角带笑的宫辰珏,咬着唇开口:“宫先生,色诱属于犯规!”

“我是商人,不注重手段,只要能达到结果就好。”宫辰珏丝毫都没觉得羞耻。

秦思柔狠狠瞪了他一眼,总觉得宫辰珏好像是越来越无耻了!

“我去洗澡!”秦思柔很明智的没再跟他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只是走之前还十分‘好心’的丢了件外套给宫辰珏。

看着怀里的衣服,宫辰珏的嘴角只扬起个轻浅的弧度。

秦思柔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宫辰珏还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只是手上多了份文件。

他肩上披着刚才她给的外套,低着头翻阅文件,帅气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立体迷人。

秦思柔站在原地,突然有点舍不得打破面前的画面。

她现在总算是知道了,有些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就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

下一刻,宫辰珏突然抬眸,扫了一眼秦思柔的装扮,薄唇轻启:“我以为你会穿的更加……清凉些。”

秦思柔额角一跳,刚才的感慨顿时少了大半了。

他是美如画,可是这性子真的恶劣到没边了!

“宫先生,我要休息了,还请你从我的房间出去。”秦思柔紧了紧自己身上十分保守的睡衣,出声赶人了。

“你的房间了?你怎么就笃定这是你的房间?”宫辰珏挑眉。

“虽然房间的装饰比较中性,但是从些小东西上还是能看出来这是给女生准备的,更何况你还在衣柜里装了一柜子我码子的衣服,我要是没猜错了的,这些应该是给我准备的吧。”秦思柔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这家伙虽然嘴上恶劣的,可却从没想过要真的占她便宜,这也是她这么放心的缘故。

宫辰珏眼底滑过一丝满意,她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房间确实是给她准备的。

“可是这里已经没有房间了。”宫辰珏淡淡出声。

“怎么可能,你这么大的别墅会没有房间?”

“其他都没有装饰。”

呃……

秦思柔眉头一蹙,却丝毫都没有松动:“这可不是我的问题,你自行解决。”

说着秦思柔便直接上前将人拽了起来,准备把他推出房间。

只是没有控制好力道,脚下一滑,人直接朝着地面倒去。

宫辰珏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她,结果两个人全都因为惯性摔在了地上。

倒下的最后一刻,宫辰珏只把秦思柔护在了怀里,此刻她整个人都压在了他身上。

秦思柔现在完全都不敢动,小脸红的都快滴血了。

“你要投怀送抱就直接说,不需要这么委婉。”宫辰珏嘶哑着嗓子说道,那眸色是深的让人心惊。

“这……这只是意外。”秦思柔红着脸说了一句,撑起身子就准备起来。

两人的身体也紧紧贴在一起,已经没了半点缝隙。

四目相对,宫辰珏眼底涌动着一丝暗色的火光,大手往上直接扣住了秦思柔的脑袋,霸道的往下压了压。

……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