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轻语左君洐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本站提供苏轻语左君洐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主要讲述的是左君洐心爱的女人要和他二哥结婚了,他心急如焚地想去阻止婚礼,却不小心在路上撞到了苏轻语。事发突然,左君洐找来好友陆易白替他处理车祸事件,却让陆易白爱上了苏轻语,从此陷入了三角感情旋涡中。

苏轻语左君洐小说全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从洗手间里出来后,

整整一个小时里,景淳都笑的前仰后合。

保姆一边给她道歉,一边帮她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水。

苏轻语客气的说道:“没关系的,我没事。”

可低头看着自己胸前已经完全湿掉的毛衣,苏轻语有些束手无策。

保姆很快从柜子里拿出一件男士蓝色条纹衬衫,说道:“您先暂时换一下吧,把毛衣脱下来,我洗干净后帮您熨干,否则你穿着湿衣服出门,一定会着凉的。”

苏轻语道了谢,转身又回到洗手间去换衣服了。

从洗手间出来,苏轻语听到一楼传来了关门声。

接着是保姆的声音响起,她说:“左先生,您回来啦?”

“嗯……”

楼下传来男人淡淡的声音。

苏轻语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对景淳说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具体的问题我会与你的家长沟通,我先走了……”

景淳没理她。

苏轻语拿起椅子上的大衣穿在身上,走出了卧室……

……

苏轻语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正巧遇见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保姆。

保姆惊讶的看着苏轻语道:“苏小姐,您这是要回去了吗?”

苏轻语点了点头:“是。”

保姆赶忙说道:“我们家先生吩咐过了,他说有事和您说……”

苏轻语点了点头,跟着保姆出了别墅。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已经停在门口。

司机正站在车前,笑着说道:“先生说可以送苏小姐一程……”

苏轻语微微笑了一下,算是感谢,弯腰坐进了车子的后排座位。

苏轻语坐稳后,准备和左君洐打个招呼。

可当目光停在男人那张英挺的脸上时,她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左君洐一身深灰西装,里面是墨蓝色的衬衫,一件咖色的大衣正披在身上,骨节分明且又白皙修长的手指,正蜷曲着放在腿上,闭着眼靠在车座上,没有因为苏轻语坐进来而睁开,睡姿矜贵内敛。

张口结舌的看着正闭目休息的左君洐,苏轻语脑子里出现的是他在酒店浴室里没穿衣服的那一幕。

司机回过头来,对着苏轻语客气说道:“苏小姐,您住哪?”

苏轻语忙摆了摆手:“哦,进了市区后,把我放在一个能打车的地方就可以了……”

司机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启动了车。

黑色的迈巴赫四平八稳的行驶着,苏轻语再次将目光放在身侧闭着眼的男人脸上。

如果说陆易白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移不开眼的男人,那么坐在自己身侧这位,就是那种高贵冷冽的让人觉得很难靠近的男人。

左君洐突然睁开深邃的眼,朝着苏轻语看了过来。

“看够了吗?”

苏轻语面上一窘,迅速的错开眼去……

左君洐笑了起来,原本棱角分明,眉眼深邃的脸顿时好看了起来,苏轻语头偏向窗外,不再看他。

“关于我外甥景淳……”不久后,左君洐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轻语闻言转过头来,看着男人英挺的侧脸,打断道:“说到景淳,我也正有话要说……”

“愿闻其详……”男人淡淡说道,注视着苏轻语刚刚因愤怒有些涨红的脸。

“从他今天的表现来说,我不觉得他心理方面有问题……”

“在你之前的几位老师也这么说……”男人平静说道。

“然后呢?”苏轻语奇怪的问道。

男人转过脸,目光轻飘飘的从她脸上扫过,继续道:“然后?!然后她们都被辞退了……”

苏轻语这一刻终于明白男人的用意,敢情让她搭车是个幌子,想辞退她才是真正的目的。

想到这里,苏轻语也松了口气,不等男人主动开口,便自己先说道:“既然是这样,我想我也没有必要再来出诊了,请把这次的费用付给我,我随时可以下车……”

男人不再回答,而是看向前排的司机,问道:“老赵,怎么停下来了?”

司机老赵看着前方浓烟滚滚的位置,说道:“左总,前面可能发生了交通事故。”

苏轻语坐在车里左右望了望,发现车子正被堵在一座桥上,而桥下正是环绕景城一周的护城河——明渠。

交通被堵得水泄不通,而苏轻语也觉得,自己没有坐在车里等的必要,便对着身旁男人说道:“我在这里下车就可以了,还请将我这堂课的费用打到我的银行卡里,再见。”

说着,不等男人开口,苏轻语就已经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穿过车流,苏轻语奇怪的看着许多人正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苏轻语的脚步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前面的事故现场上……

前面一辆蓝色的私家车和一辆运输车撞在了一起,私家车车的损毁相当严重,浓烟之下,火舌正在迅速的吞噬着车身。

而运输车除了前面的保险杠被撞掉以及前挡风玻璃碎裂之外,基本没什么大的破损。

但问题是这辆庞大的运输车,已经将那辆私家车顶进了护城河的金属围栏里。

私家车由于损毁严重,车门已经严重的变了形,里面除了大人喊声,还有个孩子的哭声。

眼看着私家车悬挂于桥上已经摇摇欲坠,她终于明白了那些人慌乱担忧的真正原因。

如果私家车掉下去,那么里面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可能无一幸免,后果很严重。

苏轻语朝后退开了一步,让身侧的几个好心的男人通过。

男人们一拥而上,撬车门的撬车门,推车的推车,他们都争取一切可能,将里面的大人孩子救出来。

车子摇晃了几下,所以人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苏轻语的一张小脸上也因紧张而写满了恐惧。

旁边有议论声响起:“救援队如果还不来,怕是凶多吉少了,没有专业工具,谁也没法打开车门的。”

苏轻语朝着运输车的驾驶室看去……

司机傻傻的坐在驾驶的位置上,失去一切行动能力。

“啊……”

周围的人在尖叫。

苏轻语一脸恐惧的朝着私家车的方向看去。

里面驾驶位置上的大人已经出来了。

司机是个年轻的女人,她疯了一样的扑向后排的车门,想尽法子想将自己的孩子救下来。

车子又摇晃了几下。

旁边尖叫声此起彼伏,现场一片混乱。

苏轻语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这么残忍的一幕,她不忍心去看。

突然,她脑海中有一个念头闪过,苏轻语抬头朝着罐车看去。

她突然对着人群大喊:“别动!”

所有人都回过头看向她,不明白她为什么阻止众人救人。

苏轻语指了指悬挂于桥上的车身。

当下的情况,哪怕一个闪失,恐怕连人带车都会掉进湖中。

大人还好些,孩子根本没法自救。

想到这里,苏轻语转过身,从身侧的一辆出租车的后备箱里拽了一个灭火器出来。

她拎着灭火器上前,对着一旁的男人说道:“你和几个人从用断掉的铁栏杆,翘住右后门的轮胎,尽量保持车身平衡。

虽然不知道苏轻语是从哪里出来了,但是几个男人都很听话的照做了。

见几个男人勉强稳住了车身,苏轻语知道,一分一秒都是宝贵的。

她让孩子的母亲靠后,自己抡起灭火器,就朝着车窗上砸去。

一下,两下。

车子随着她的敲击,又往桥下移动了几分。

苏轻语知道没时间了。

她不顾手上的酸麻,用尽全身力气,将车窗砸碎。

很快,孩子的哭声响亮了起来。

车窗被砸坏,孩子也有了被救下的希望。

就在人群都开始鼓起掌来的时候,苏轻语通过破碎的车窗将手伸进车门,打开了里面的车锁。

车门打开的同时,整个车子也朝着桥下滑去。

几个男人已经控制不住车子的重心,不得不起身躲开。

这更加快了车子滑落的速度。

眼看着孩子要和车子一起坠落。

苏轻语几乎想也没想,一下钻进了车里去,一把将孩子抱进了怀里。

在车子坠落的同时,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孩子抛了出去。

孩子落在了不远处一个大人的身上,被大人一把接住,总算得救,

而与此同时,尖叫声再次响起。

苏轻语和那残破的私家车一起坠入河里。

……

时间仿佛是静止的,当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之后,终于有人想起:“那女孩还在车里……”

冬天的景城是很冷的,没有好的游泳技术,没人敢去下水救人。

谁敢说这么冰冷刺骨的水下,腿不会抽筋失控?!

人群嗡嗡的议论声起。

很快桥上突然出现的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将自己的大衣外套和西装脱下,不等身边的老赵出口阻拦,“噗通”一声,人已经跳进了河里……

“左总……”

老赵的一声惊叫,瞬间被淹没在更大的人群骚动之中。

……

苏轻语在河底费力的睁开眼,冰凉的河水刺激的眼睛异常的疼痛。

嘴里憋着口气,想从车里出去,可奈何她使劲了全身的力气,却发现根本游不上去。

苏轻语顿时一阵恐惧感传来,该不会是自己的衣服被夹住了吧?!

想到这里,她迅速的转身,朝着身后看去。

由于视线很差,身后的情况她根本看不真切。

苏轻语看着自己飘散在周围的长发,朝上看了看,从光亮上判断,水深至少也应该有十几米深。

一股可怕的情绪要将她淹没,陆易白那张邪气又俊朗的脸出现在她面前,笑着对她说:“苏轻语,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都说人在临死前,最想见的是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想着昨天娱乐周刊上陆易白和女人从酒店里走出的照片,苏轻语不甘心!

她不想死在这里,拼命的告诉自己,她还有话要问陆易白。

同居两年,他连碰都没碰过自己一下,却无数次跟别的女人传出绯闻,如果不爱,他为什么还要向自己求婚?!自己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

片刻的恍惚,苏轻语才发现,身上的羽绒服像冲了气的气球,在不断的膨胀,重量拖着她行动越发的困难。

一口水呛了进来,胸腔一阵刺痛,不及多想,拉开羽绒服的拉链,苏轻语将羽绒服脱去,

与此同时,她的小腿一把被人拽住,用力的将她拖出了车外。

苏轻语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正抓住自己小腿的男人,刚刚这个姓左的男人,还在车上不近人情的宣布着她即将被辞退,而一转眼的功夫又成了自己的全部希望?!

左君洐松了手,修长的手指朝着上面指了指,示意她游上去。

苏轻语点了点头,可刚一转身,似乎又觉得哪里不对……

男人的长腿在水中漂浮着,即便是在水下,姿态依旧矜贵,可让苏轻语不明白的是,救下了自己,他为什么还不离开?!

看着他正侧过头朝身后看去,苏轻语猜测,他或许是被什么东西给勾住了?

转身向回游去,苏轻语停在了他的身旁。

左君洐奇怪的看着突然返回的苏轻语,眼中有惊讶流出。

而下一刻,苏轻语已经弯下身去,伸出双手去抠他腰上的皮带扣。

左君洐低着头看着她笨拙的手势,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震撼,他还是头一次在水下被女人迫不及待的解开腰带……

按住苏轻语的一双小手,左君洐的眼中有戏谑闪过,朝着苏轻语的胸前指了指。

苏轻语这才恍然大悟,原本里面只穿了件保姆递给她的男士衬衫,此时衬衫又因为过于宽松,在水的浮力下,全部飘了起来,自己的黑色蕾si纹xiong就暴漏在男人的眼前。

这些她还能忍受,可不能让她忍受的是,他竟然还恬不知耻的一直盯着她看。

左君洐伸手揽过她的小腰,有意无意的在她腰上还摸了一把后,才带着她朝着上面游去。

……

很快,桥上一片欢呼,苏轻语被左君洐紧紧的抱住,两个人的头一起露出了水面。

水中,苏轻语一把将紧贴着自己身上的左君洐推开,瞪着他,道:“你干什么?!”

左君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勾着嘴角,不要脸的说道:“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女流氓!”

话不投机半句多,苏轻语转身朝着岸边游过去,左君洐很快超过了她,先上了岸。

司机老赵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左君洐的西装和大衣外套,问道:“左先生,您没事吧?”

左君洐摇了摇头,从老赵手中接过大衣披在了身上,蹲在岸边是笑非笑的俯视着还在水中扑腾着的苏轻语。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苏轻语才爬上了岸,连抬起头都觉得困难了,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恨恨的瞪了男人一眼。

身旁有围观的人,赶快将她扶起了起来,火警和急救车就停在不远处,不时的有医护人员过来询问她身体情况,苏轻语都摆了摆手,无力再说话,

全身湿透的苏轻语很快在寒风中打了个冷颤,而一下秒,一件她熟悉的男款大衣就披在了她的肩上。

抬头望去,是左君洐一张欠揍的脸。

苏轻语轻易不会去讨厌一个人,可即使左君洐将他的外套留给了自己取暖,她依旧喜欢不起这个男人来。

不等苏轻语拒绝,左君洐似乎就已经看穿了她的想法,挑着嘴角说道:“你里面穿的那一件也是我的,你要不要现在也一起脱下来还给我?”

苏轻语张口结舌,低头看向穿在自己身上的男士衬衫。

再次抬头时,左君洐已经朝着他的车走了过去,老赵正帮他拉开车门。

收回了目光,苏轻语将身上的大衣紧了紧,一股好闻的男性气息,还参杂着淡淡的烟草香……

再一次拒绝了身边医护人员的热切询问,苏轻语朝着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走去。

司机站在车外,还没有从这场虚惊中醒转过来,就看着苏轻语已经拉开了后排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司机二话不说,赶紧坐进了驾驶位置,回过头,问道:“小姐,您要去哪?”

“淞山区潮汐路……”苏轻语说出了家里的地址。

车内暖风被司机开到最强,并不时的转过头关心的问道:“小姐,你还觉得冷吗?”

苏轻语的确冷,牙齿一直在打颤,即便司机将空调的温度一再的调高,依旧暖不起来。

……

淞山区的一栋联排别墅前,苏轻语让司机停了下来,这是景城有名的‘富人区’。

司机刚把车停下,苏轻语才想起,自己的外套脱在了湖底,她身上根本没有钱来付给司机。

司机师傅似乎也了然,转过头,笑着看向苏轻语道:“不用给钱了,您的行为令我敬佩,这钱我不要了……”

苏轻语没说什么,勉强的弯起了下嘴角,依旧从身上的大衣外套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钱夹子来。

将钱夹打开,一排排的银行卡和酒店的VIP金卡呈现在眼前,还有一张男人的身份证。

身份证上的男人叫左君洐,年龄32岁,身份证号下面是家庭住址。

苏轻语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从男人的钱夹里拿出了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了司机……

……

身上没有钥匙,苏轻语瑟瑟的站在公寓前,按响了自己家里的门铃,她没期望能有人出来给她开门。

不过,让她出乎意料的是,门很快“咔哒”一声被人从里面用远程遥控打开。

当苏轻语出现在客厅时,不禁有些惊讶的看着坐在沙发里的陆易白。

陆易白头发有些凌乱,只穿着一身浅灰色的睡袍,正侧过头,朝着门口看来。

“你怎么会在这儿?”苏轻语看着角落里的行李箱问道,低头换下脚上湿透了的鞋。

“这里是我们未来的婚房,我不能来?”

“哦,没事了。”苏轻语淡淡敷衍着,她脱掉身上的男款大衣,露出湿漉漉的衬衫。

陆易白从沙发里起身,皱着眉头看着苏轻语身上的衣服,问道:“你去哪了?”

苏轻语没有回答,换好了鞋从他身边走过,手腕却一把被陆易白给拽住。

转过身来,陆易白将放在茶几上的一个蓝色的首饰盒拿了起来,打开后,将一条精美的Dior手链戴在了她的手腕上……

苏轻语缓慢的低下头,愣愣的看着腕上的钻石手链,

陆易白邪魅笑起,眯着眼睛,半个身子歪在沙发里,看着苏轻语,问道:“上次出差带回来的礼物?喜欢吗?”

“喜欢……”

苏轻语甚至连看都没看那条手链一眼,就转身进了卧室。

想着两天前娱乐周刊上那个与其他女人贴面相拥的陆易白,苏轻语心里泛起了酸意,可看着那张她迷恋了整整6年的俊脸,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咽回了肚子里……

很快,卧室里的洗手间内传来了水声,苏轻语脱掉了黏在身上的湿衣服,将自己浸在温热的洗澡水中,驱走一身寒意。

洗手间的门被陆易白从外面敲响。

“轻语,你收拾的时候,有没有见到我那条亮蓝色暗纹的领带?!”陆易白懒懒的声音传来。

“没有,一会儿出去我帮你找一下……”

“好。”门外的陆易白淡淡回应着。

陆易白是个不念旧的人,可他唯独对那条领带情有独钟。

苏轻语闭上了眼,心中的酸涩被点点滴滴的甜蜜回忆所代替。

思绪在凝结,时间在倒退……

六年前的那场车祸里,脑部受了重伤的她,在失明了3个月后,终于睁开双眼。

而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陆易白整洁的衬衫领口前,那条颜色出挑的领带,正与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搭配的相得益彰。

陆易白笑的一脸坦诚,对着17岁的她说道:“很抱歉,是我开车撞到了你,又不能及时的将你送去医院,实在是因为家里出了大事……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会负责全部的治疗费用,以及你所提出的任何要求。”

苏轻语并不回答,傻傻的看着眼前的陆易白,仿佛时间静止。

陆易白的笑停滞了一下,问道:“在看什么?”

17岁的她瞬间红了脸,结巴着口舌说道:“领,领带不错……”

陆易白笑的一脸自信,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而她第一次觉得,原来被撞也可以是这么美好的事情……

17岁的苏轻语傻傻的看着眼前的陆易白,她第一次觉得,原来被撞也可以是这么美好的事情……

……

养母的狮子大开口,让苏轻语彻底的在他面前丢尽了颜面。

当陆易白在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上,毫不犹豫的签上自己姓名的时候,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看着陆易白离开的背影,养母冯芸笑的一脸知足,对着苏轻语说道:“不亏是陆氏集团的少爷,提钱眼睛都不眨一下。轻语啊,这次多亏了你啊,你哥哥出国留学的费用,总算不用再愁了……”

苏轻语高兴不起来,心里多少有些失落,或许拿到了这一百万,她和他之间就再也没了牵连。

可苏轻语却万万没有想到。

两年后,生母的突然出现,带给她的不禁是喜悦,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张澳门赌场里1200万的债单。

当19岁的苏轻语站在陆氏集团的办公室里,看着奢华的装饰,面对着陆易白时,还是涨红了一张小脸。

“我知道1200万的数额巨大,可我真的想不出除了你,我还能找到谁来借……”苏轻语的声音小到自己听着都觉得困难。

陆易白好奇的打量着身前的苏轻语,19岁女孩的脸,青涩还没有完全褪去,红着一张小脸,的确有几分楚楚动人。

可即便是这样,1200万的数额,他又凭什么说借就借,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毫无偿还能力的女孩。

直到苏轻语失望的转身离开,陆易白才从办公桌前起身,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颚,对上她一双黑白分明又异常纯净的眸子,笑着说道:“我可以借给你,不过……你拿什么还给我?”

“我……”苏轻语定定的看着他。

陆易白笑的一脸邪气,松开了钳制住她下巴的手,转身坐回到办公桌内,将一张欠条放在她面前,说道:“留在我身边,直到你还完它为止……”

……

那年秋天,一个一身西装革履,笑的一脸不羁的男人,就站在校园的门口,说着:“苏轻语是我陆易白的女朋友……”

从周围艳羡的目光中,苏轻语觉得自己像是灰姑娘。

谁不知道陆易白是陆氏集团铁定的继承人;又有谁不知道,这个长相迷倒万千少女的钻石级单身汉,依旧孑然一身。

而这个所有女孩心目中的“男神”就站在自己的身前,高调的表达着对她的爱意。

这一天恰好是她20岁的生日……

有人说,当青涩的年华里,他从你心里走过,那么你就再难把他从你的生命里赶走出去。

事实正是如此!

即使她和陆易白之间,是因为这张欠条而联系在一起,可她依旧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

苏轻语深吸了口气,将头仰放在浴缸的边缘上……

浴缸里的水在逐渐变凉,从里面起身,苏轻语光着脚走到镜前,审视着自己姣好的身体。在一起三年了,无数个夜里,陆易白都拥着她而眠,却从来都没真正的碰过她……

陆易白真的爱自己吗?苏轻语一遍遍的问着镜中的自己。

没有答案。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陆易白能将那条初次相见时她喜欢的领带独独珍惜,至少能说明,他还是在乎她的……

……

走回卧室,苏轻语将陆易白的所有的衣橱都翻找了一遍,唯独没有找到那条领带。

额头上有细密的汗水渗出,陆易白的声音在餐厅响起。

“你洗好了吗?”

苏轻语起身,一边走出卧室,一边说道:“那条领带我找不到了,你是不是忘在老宅了?”

“……”

餐厅里的陆易白没有回应,而刚刚走出卧室的苏轻语,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

餐桌上摆放着的西式餐具在烛光下闪耀着诱人的金属光泽,一束火红的玫瑰静静的安放在餐桌的一角。

而陆易白一身西装革履,正十分绅士的将他手边的高脚杯倒入红酒,少了平日里桀骜自信,多了几分郑重。

一切温馨而美好,唯独他领口缺少点什么。

苏轻语眼中有湿意涌现,她从不知道陆易白会做菜,而今天他竟然……

下一刻,陆易白走到她身前,将她揽入自己的怀抱,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不常有的温柔语气从头顶传来。

“对不起,我错了……手链你喜欢吗?我是按照你的喜好特意定制的……”

陆易白很少这么温柔的对她,苏轻语心中也瞬间柔软了起来,

陆易白的吻席卷了下来,口中弥漫着浓重的酒气,彻底的搅乱了苏轻语那颗脆弱的心。

陆易白忘情其中,模糊的说着:“不要再扔下我一个人,好吗?我太寂寞了。”

苏轻语退出陆易白的怀抱,抬起头看着他:“易白,你……是不是醉了?”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