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花开无声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花开无声》的作者是月半弯,这里给您带来叶兰罗宸《重生之花开无声》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刘萍眼睛红红的,兰子一定是为了挣学费,提前去打工的,前几天,林老师才告诉自己,兰子坚决把资助名额让给了自己,可自己知道,兰子,她比自己更需要钱呀!

《重生之花开无声》精选:

“兰子,自己要小心啊。”

“嗯,妈,你放心吧,我可以的。”

“到了来电话啊”

虽努力控制着,叶妈妈的眼泪还是扑簌簌流个不停,长这么大,兰子最远也就去过县城,现在却要独自一个人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兰子,对不起——”刘萍眼睛红红的,兰子一定是为了挣学费,提前去打工的,前几天,林老师才告诉自己,兰子坚决把资助名额让给了自己,可自己知道,兰子,她比自己更需要钱呀!

“兰子,这是我哥的号码,有什么事了,就给他打。”刘萍抹着眼泪,撕下一张纸,交给叶兰。

“火车就要开了,让叶兰上车吧。”林老师劝道,“不要担心家里,我会常去你家看看的。”

叶兰拥抱了一下叶妈妈,依依不舍的冲林老师、刘萍挥挥手,登上了北上的火车。

火车渐渐加快了速度,两边的景物飞一般的向后掠去,站台上的人影越来越模糊,直至完全看不见了。

叶兰的心情却很是沉重。

刚估完分数,林老师便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叶峰住院了。

电话是叶峰的同学打来的,叶峰老家方面的联系号码,也就林老师这一个。

也正是因为这样,叶兰才能瞒过叶爸叶妈,说哥哥给自己找了个家教的工作,工作不重,还可以先熟悉一下b市的情况。

听了林老师的话,叶兰才知道,就在一年前,也就是自己从山坡上滚下来时,叶峰的眼睛失明过。

而现在,叶峰的眼睛又一次失明了。

那个满怀激情的优秀帅气的叶峰,那个总把妹妹当作心头宝来呵护的幽默开朗的叶峰,怎么可能,会瞎了呢?

老天!是你的眼,瞎了吧!

叶兰出了车站,就急匆匆的赶到b大。

门卫却告诉她,学校已经放了假。打叶峰的手机,却已经欠费停机。叶兰凭着自己的记忆,打了自己熟悉的一个教授的电话,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打听到叶峰所在的医院。

竟然是正海医院。

据说,叶峰的第一次手术也是在这里做的。

这是,杨家的医院,爷爷曾说过,把这个医院送给自己练练手,也因此,上一世,其实,自己才是这个医院最大的股东。

正海医院创建的时间并不长,不过几年左右,是在杨海蓝和大伯的极力促成下,才建立起来的,大伯是为了大伯母,海蓝,则是为了宸宇。

但有正海财团巨大的财力做后盾,正海医院的实力无疑已经成为b市最强的。

可是医疗设施再先进的医院,还是没有挽留住杨海蓝逝去的生命,为了要爱一个人所兴建的医院,却并没有留住那个男人的心,这里,反倒成了自己人生中最后一站。

所有能送的都送了出去,包括,自己那颗滚烫的心。

现在的叶兰只想作为叶兰而活着,做一个简简单单的人,有一份简简单单的爱。不必每日提心吊胆,不必每日坐卧不宁,不必每日患得患失叶兰深吸一口气,踏上了那熟悉的台阶。

洁白的墙壁,蓝色的墙裙,由淡淡的栀子花连缀成的花纹……几乎是自己一手设计的,虽然是医院,却想要宸宇住进去的时候,感到和家一样的温馨。

只是没想到,这样的设计,倒成了医院吸引病人的一大特色。

“这里,让人感觉着不像每日上演生老病死的医院,倒像一个家,到处流溢着爱的家。”一个病人曾这样说过。

可那么深,那么浓的爱,为什么,宸宇,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呢?

宸宇从来不会注意到自己绞尽脑汁,用尽的心思。来到这里,宸宇也会是愉悦的,但是,“方辉在哪里,医院,病房,好像也是不错的地方了。”

是啊,只是因为,可以看到方辉,所以,从来讨厌吃药,讨厌医院的宸宇,便可以,满脸幸福的住进那间,自己精心设计的病房里。

宸宇,你,真的,好残忍。

“您好。请帮我查一下一个叫叶峰的病人住在哪个病房?对了,他是眼科病人。”叶兰定了定神,走向前台的值班人员。

“叶峰吗,我看一下,哦,508病房。”噼噼啪啪的查了一下电脑,值班的女孩迅速报出病房。

“哦,对了,您是他的家属吗?”女孩子叫住正转身要走的叶兰。

“对,我是他妹妹。”

“那麻烦能不能把叶峰的住院费给交一下?卡上的钱已经用完了,再拖得话,药就没法用了。”女孩怜悯的看了一眼穿着有些破旧的叶兰,看打扮,就知道家境非常不好。

“啊,我这里有些,先交上……”叶兰手忙脚乱的赶紧解开掂在手上的包袱,找了半天,才把叶妈妈塞在最里面的那个布包给拿出来。

“哗啦”一声,把所有的钱都倒在了柜台上。

除了叶妈妈借的三百,林老师硬塞给的五百,剩下的全是零钱,有十元的,五元的,还有几十个一元的钢蹦。

因为倒的急了,有几个一元的硬币又从柜台上滚到地上,叶兰忙蹲下身子去捡。

一双修长的手伸过来,白皙的掌心躺着几枚硬币。

叶兰有些迟钝的抬起头来……

额前柔软的黑发不驯的飞向一边,漆黑如墨的眉有些不耐烦的微蹙着,如水般湛湛的黑眸里布满了熬夜的血丝,因为弓着身,能很清楚的嗅到呼吸间微醺的酒气。

叶兰眼睛一下子睁的溜圆……

“罗先生。”柜台后的女孩忙毕恭毕敬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神色间满是小心翼翼的戒惧。

罗宸宇并未抬头,只是拉开叶兰的手,把那几枚硬币放了上去,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罗先生从来都是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记得上次号称院花的李医生走路时滑了一下,罗先生正好走到近前,不但没伸手去扶,反而侧身往外让了一步,愣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样一个我见犹怜的大美女狼狈的趴在了地上!羞得李医生爬起来哭着就跑了。

后来听说,那个李医生是某个世家的小姐,就是冲着罗先生,才纡尊降贵来这医院工作的,而且总裁也非常看好他们这一对,没想到那样俊美的罗先生竟是如此狠心的一个人。

后来,大家才发现,罗先生对每一个女人,都避如蛇蝎,好像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稍微靠近一些,就会和人翻脸,浑身冷飕飕的好像能把人给冻僵而且,罗先生发怒的样子好吓人!有人说,其实,罗先生,是gay而现在,从来都让人感觉着冷酷无情的罗先生竟然愿意帮一个穷村姑捡硬币!还,还拉了那女孩的手!

叶兰恍惚的看着自己被摊开的手上的几枚硬币,宸宇,他,可以喝酒了吗?可为什么竟是这样,冰冷的颓废?

“小姑娘,这些钱……”

叶兰抬头,正对上女孩有些无奈的眼,内心不由阵阵苦涩,是啊,这些钱,够干什么呢?正海医院,可以算是顶尖的贵族医院,最先进的医学设施,最权威的医学专家,最优雅的医院环境,而这一切,也意味着,最昂贵的医药费用!

这些钱,能应付两天就算不错了!

叶兰把那些硬币又揣回兜里,“全交上,我会再想办法。”

女孩马上把那些钱归拢起来,开始点数,不时偷眼打量叶兰,这个女孩,看起来还是个高中生吧,身上竟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气势,让人不自觉的就相信她。

罗宸宇有些烦躁的拽开领带,按下电梯上的九楼标志。

自己刚才是怎么了?看到那个动作笨拙的女孩手忙脚乱的捡拾硬币的样子,竟突然觉得心口酸酸的,自己,竟然还拉了她的手!

“宸宇!”一只手伸过来,撑住了电梯门,是方辉。

“有事?”罗宸宇淡然的瞟了眼有些气急败坏的男子。

“你!又喝酒了?”语气中是恼怒的指责,“竟然一宿泡在酒吧里!”

“我自有分寸。”罗宸宇斜倚在电梯里,闭上了眼睛,摆明了是不想多说。

“你!”方辉气的一把抓住罗宸宇的肩膀,“你明明知道!现在能喝酒吗?怎么就一点也不爱惜自己!枉海蓝……”

看到脸色突然变得惨白的罗宸宇,方辉马上噤了口。

“枉,海蓝,什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几乎有些艰难的吐出海蓝的名字,罗宸宇捂住了胸口。

“没,没有。我只是想说,你这个样子,海蓝要是知道了,也一定会难过的。”

“可是,海蓝,她不会知道的,她怎么会知道呢?”罗宸宇慢慢滑坐下去,用手蒙上住了脸,一点点晶莹的泪水慢慢的从指缝间渗出,又滴落地上。

方辉蹲下身子,怜惜的拥住那颤抖的双肩。

“叮”电梯门响了一下,有人走了进来,看到地上抱着的两个人,短促的“啊”了一声,忙又退了回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