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最强战婿魏川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最强战婿》由一生小说为大家带来,主要人物有魏川苏以沫,是作者佚名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众人都很羡慕,只有魏川,看着一地的宝贝,神色平静,甚至有些不屑。这就是那老家伙派人准备的礼物?也太扣了点,他的女人,值得更多的更好的礼物。

《最强战婿》精选:

一连串的礼品清单,听得众人目瞪口呆。

看着地上那整箱的钻石玉镯现金和极品翡翠,所有人都仿佛处于梦幻当中。

只有苏以沫还算清醒,弱弱的问了一句:“你好,请问你们是不是送错地方了?”

“没送错,董事长亲自让我送到这儿来的。”

说完,刘思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良久,众人才缓过神来。

“青川集团来下彩礼,姐和姐夫可真是好福气啊。”

“这么大的手笔,这些东西加起来,少说也有上千万了。”

“难怪连省府军区的专家都来了,原来是吴家在帮衬。”

……

原本苏蓁蓁还在惊愕当中,可听到亲戚们的话后,这才意识到,姐姐早已经结婚,这些彩礼,那不就是给自己的吗?

只是,她和苏家公子仅有一面之缘,难道就对自己一见钟情了?

苏蓁蓁在奔驰4S店工作,半月前苏家公子去买了辆跑车,就是她接待的。

众人都很羡慕,只有魏川,看着一地的宝贝,神色平静,甚至有些不屑。

这就是那老家伙派人准备的礼物?也太扣了点,他的女人,值得更多的更好的礼物。

苏蓁蓁眼尖,捕捉到了魏川眼里的不屑,讥讽道:“你那是什么眼神儿?”

魏川如实回答:“我只是觉得这些彩礼太少了而已。”

“看你那窝囊样,当初姐姐嫁给你,一毛钱彩礼都没有,现在看别人送了我这么多彩礼,就说那种酸话,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魏川戏谑的笑了笑,也没打算拆穿,毕竟他现在就算实话实说,也没人信,反而会被嘲讽。

把彩礼都收拾好后,一众亲戚拍完马屁,也都离开了,至于张志杰,接连掉了面子,实在没心思继续待下去,也找借口走了。

苏父醒来后,得知这件事,笑得合不拢嘴。

“好事,好事啊,我们一家被老夫人冷落这么多年,要是蓁蓁嫁入吴家,我看谁还敢瞧不起我们。”

苏母也笑着说:“没错,咱们女儿出息了,给咱们长面子了。”

“嘻嘻……”苏蓁蓁笑了笑,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对苏以沫道,“姐,你不是说家族这边想和吴家搭上关系嘛,说不定我能帮你。”

苏父疑惑道:“搭什么关系?”

苏以沫叹了口气:“过年前,吴家家主吴华想回老家朝祖,已经发出公告,华新市祖上三代如果是吴家过继出来的,可以申请一起参加本次朝祖仪式。”

“一旦参加了本次仪式,就相当于上了吴家的大船,以后不管是在合作关系和社会地位上,都会有一定的好处。”

“原来如此。”苏父淡淡道,“吴华是乡下来的,从一个打工仔一步步爬到如今的地位,确实有资格回老家举办朝祖仪式,这倒是个机会。”

“我们苏家祖上不就是吴家过继给苏家的么,所以,奶奶想把握住这次机会。还说如果谁能完成这个任务,就可以成为清风集团的总经理。”

苏以沫神色黯然:“只不过,这件事相当于让苏超内定了,因为他和青川集团的人事经理认识。”

闻言,苏父面色沉重,心中五味杂陈。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没事,如今吴家公子看上蓁蓁,让她帮忙说说话,应该能行。”

“嗯,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苏蓁蓁微笑道。

一旁的苏母开心道:“如果这事儿成了,今年回老家过年,我们家一定要扬眉吐气一回。”

“往年回家连个车都没有,租个车回去还被大家讥讽,我觉得,应该先把那两百万彩礼拿去买个车。”

苏蓁蓁赶紧道:“不行,妈,这些钱,恐怕得先还钱,你忘了,为了给爸治病,这些年借了不少外债。”

“那咱们把那些珠宝翡翠什么的拿去卖了换钱,你们说怎么样?”

“不行!”父女三人异口同声,随后苏以沫道,“妈,这是吴家送给蓁蓁的彩礼,说白了是一个脸面,如果我们拿去卖了,就是在打吴家的脸。”

在几人商讨事情的时候,魏川悄悄离开了病房,他觉得,有必要为这个家做点什么。

……

半小时后,青川集团大厦门口。

魏川负手而立,抬眼看着“青川集团”四个大字,他心里百感交集。

青川集团总部在京都,是魏川的父亲所创立,旗下公司遍布全球。

可当初家族老太爷听信谗言,将集团夺走,还赶走了魏川一家。

“爸妈,你们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查出真相,还你们一个公道。”

忽然,一辆宝马五系停在旁边的停车场,然后一个身材微胖的青年从车上下来。

这个人,是苏以沫的堂哥,苏超。

当初魏川入赘后,就没少被他欺负。

“阿超你可算来了,董事长今天一直在公司,我已经打好招呼了,就等你过来。”

刚下车,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就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

“老范,多谢你了,这件事要是成了,我再多送你一套房子。”苏超笑眯眯的说道。

“诶,你我之间说这些就太见外了,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走吧,咱上去。”

叫老范的中年人哈哈大笑,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笑容有多虚伪。

说着,两人便准备上楼,可一扭头,苏超眼角的余光似乎发现了什么,他有些不确定,又转身仔细看了几眼。

几秒后,他顿时大惊失色:“魏,魏川?!”

魏川紧紧盯着苏超,缓缓走过去,苏超双腿一软,差点没瘫在地上。

“好久不见。”魏川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苏超就跟见了鬼似的:“你,你怎么还活着?”

苏家人都以为魏川已经死了,这冷不丁的出现,确实挺瘆人的。

“怎么?”魏川冷冷一笑,“难道你希望我死了?”

苏超缓过神来,打量着魏川,发现他一身廉价衣服,不由松了口气。

“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来这青川集团,莫不是刚出来,想找个工作混口饭吃?”

老范斜睨了魏川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阿超,难道这就是五年前鼎鼎有名的苏家赘婿兼强奸犯?”

“没错,老范,这个废物可是有案底的,你做为人事经理,应该不会让这么个玩意儿在青川集团工作吧?”苏超冷眼看着魏川。

老范嘿嘿一笑,整理了一下衣角,摆出一副上位者的姿态,指着魏川的鼻子。

呵斥道:“本集团有个规定,犯人与狗,不得入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