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脸它总在变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周笙笙陆嘉川免费章节,带来《我的脸它总在变》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结果唱了半天,来往的人走到摊子前面都自觉加快脚步撒丫子开跑,唯一停下来的是只流浪的金毛,后来被他们带回家,取了个金发帅哥的名字:罗密欧。

《我的脸它总在变》精选:

脸一变,身份和工作也得跟着变,这就是为什么周笙笙从来没有任何一份工作能做到三个月的缘故。

也因为学历不够,身份多变,她找的工作都属于社会底层……端过盘子洗过碗,站过柜台扫过地,最离谱的一次是跟郑寻一起街头卖艺。

郑寻那时候迷上了摇滚,从酒吧顺了把吉他外加一只音响出来,跟她一起站在天桥上摆了个地摊。结果唱了半天,来往的人走到摊子前面都自觉加快脚步撒丫子开跑,唯一停下来的是只流浪的金毛,后来被他们带回家,取了个金发帅哥的名字:罗密欧。

周笙笙胡思乱想着,最后停在市中心一家咖啡馆门口,仔细看了看玻璃上的招聘广告,又对着自己的倒影扒拉了一下刘海,觉得这次的形象还真挺端正,应该能进这种小资的地方。

她深吸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一切出乎意料的顺利。店长是个二十的青年,店内还有三个店员,一男两女,都是年轻人。周笙笙长了一张讨喜的娃娃脸,有些紧张地攥着背包带子,这模样反倒叫店长笑出了声。

“你别紧张啊,虽然我爸妈给我起名叫大熊,但我目前没有吃人的打算。”他有些胖,模样倒很清秀。

周笙笙也笑了。

“有过什么工作经验吗?”

“我在快餐店打过工,汉堡王肯德基德克士都去过。”

“你年纪轻轻的,形象气质也很好,怎么都在快餐店打工?”店长问她。

周笙笙犹豫了片刻,低声说:“我爸妈都不在了,家里没人供我读书,所以读到高中就辍学了。学历太低,也找不到别的工作。”

店长一听,同情心泛滥,当即拍板:“来,来我这儿!我这儿不需要什么学霸高学历,你明天就来上班!”

他回头吩咐店员:“丸子,去,拿一套咱们的店服给……”顿了顿,他转头问,“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周笙笙。”

“对,对对,拿一套店服给笙笙,从今往后她就是我们的人了!”店长很豪爽,听说胖子都是好人,看情形还真是这样。他嘱咐周笙笙,“你今儿就先在这看看,看看丸子怎么招呼客人点单,东东怎么在后面煮咖啡,小金是那个,柜台后面做甜品的。”

叫丸子的女生扎着丸子头,站在柜台后面抗议:“店长你又来了!你能不能好好招聘一次,拿出店长该有的气质风范来!每次都是说不到三两句,名字都还没问清楚,立马就拍板叫好!”

东东是个高个子男生,从后厨的窗口探了个头出来:“就是。每次都是三言两语就说好,店长那眼光太差劲了,在他眼里这世上就没有不好的人……”

话说到一半时,他的视线对上了穿着白色大衣,扎着马尾的乖宝宝周笙笙,立马变了个调调:“店长您就当我在放屁,这个挺好,真挺好,身娇体软……”

他的脑门儿被小金用咖啡垫啪的一下拍个正着。

周笙笙:“……”

店长板起脸气势汹汹地说:“到底谁是店长?你们谁要是有意见,店长换人做,工资你们来发!怎么样?”

只可惜这种凶神恶煞的模样到了胖子脸上就变得可爱起来,没了杀伤力。

丸子做了个鬼脸,一溜烟去里间拿了套店服出来,塞进周笙笙怀里,然后小声凑过来说一句:“我不是针对你,就是店长他太天真,老是被人骗,得多提醒提醒他才拎得清。”

周笙笙捧着那套衣服,慢慢地弯起了唇角。

这可怎么办啊?她还没正式上班呢,就爱上了这里的氛围。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漂亮不是万能的,但不漂亮是万万不能的。

周笙笙在经历了连续四张中老年妇女的脸后,总算时来运转拥有了这张满溢着胶原蛋白的娃娃脸,这才攀上了人生巅峰。

咖啡馆里的工作很清闲,她和丸子一起负责点单买单这些事。客多的时候要忙一些,客少的时候大家会凑在一起打扑克,搓麻将。

她长得可爱,年纪也是最小的,大家都很照顾她,脏活累活不让她干。店长是个热心肠的人,知道她父母早就过世了,总把店里多出来的甜品糕点打包给她。

最离谱的是打麻将的时候,店长总爱站在一边观战,轮着把大家的牌看个遍,然后凑近桌子,假装指挥战局,冷不丁从包里一摸,捡了张牌往周笙笙面前搁。他眼疾手快,换了她没用的牌,还哈哈大笑着把牌一推:“自摸清一色!”

周笙笙:“……”

一片哀嚎声中,丸子觉得哪里不对,定睛一看桌上:“卧槽,哪里来的第五张三万!”

东东本来还在哭着掏钱,这下也不哭了:“还真是五张!”

小金很淡定,指着店长:“我刚好像看见店长从包里往外摸麻将了。”

“搜身!”“对对对,搜身!”一片鬼哭狼嚎。

店长若无其事往里间走:“我去厨房看看,半下午的怎么就饿了呢,呵呵呵呵……”

周笙笙忽然觉得,如果真能顶着这张脸在这个地方呆上很久很久,工资不够高似乎也没什么关系了,她本来就没什么大理想大抱负,只想安稳过日子。

眼睛的发炎好了一些,但还需要换药,周笙笙午休的时候请了个假,坐车去医院。

店长自告奋勇:“来来来,我开宝马送你!”然后从仓库里拖出一辆锈迹斑斑的自行车。

周笙笙百般推辞,店长非要送她,最后她在医院门口千恩万谢。店长用小粗腿支在地上,潇洒地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刘海:“香车载美人,大恩不言谢。”

她边笑边说:“店长,你这样特像香港电影里演的那样。”

“哪样?”店长一听,眼睛都亮了,“是郭富城还是谢霆锋?还是你觉得我跟金城武比较像?”

周笙笙眨眨眼:“王晶。”

店长,裂了。

排号时听说今天坐诊的还是陆医生,周笙笙心头有点发怵。那个凶巴巴的医生,见一次凶她一次。

而这一次也不例外,她还在走廊上坐着等呢,就听见有个小男孩在办公室里哇哇大哭。她探头探脑凑过去看,只看见陆医生面无表情地站在小男孩面前:“抬头,把这个戴上。”

他手里拿着的是矫正视力的器械。

小男孩的哭声简直振聋发聩:“我不要!我不戴这个!我不要上医院!我要回家!”

陆医生冷眼看着,手持器械与他僵持,不动声色地说:“行啊,你回去,瞎了再来找我,你看我会不会管你。”

小男孩抽抽噎噎的:“什么是瞎了?”

下一秒,医生将器械搁在一旁,冷不丁伸手覆住小男孩的双眼:“这就是瞎。”

一片漆黑,眼前光亮尽失。小男孩被吓得一愣,随即又哭起来:“我不要瞎!我不要瞎!”

“不要瞎就闭嘴,老实待着。”他皱着眉头低声喝道,随即开始替孩子矫正视力。

周笙笙看得一愣一愣的,收回视线时,低声骂了句:“真不是人,对孩子都这么凶,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吓唬人?”

特别是动不动就把瞎这种事挂在嘴边。

她面前那个负责喊号的护士小声对她说:“陆医生就是这样的,医术很好,但是脾气很坏,大家都挺怕他的,不敢接近他。”

果然是人渣,渣到没朋友。

那小男孩出门时还抽抽噎噎的,周笙笙看不下去,从包里摸了块糖递给他:“别哭了,姐姐有糖。来,吃块糖好了。”

小男孩啪的一下,伸手把她手心里的糖拍在地上,哇哇哭着出去找妈妈了。

周笙笙略尴尬,抬头正对上陆医生的目光,他面色平平盯着她,黑眼珠里却好像带着一抹讥讽的笑意。

周笙笙瞪他一眼,用眼神传达着“看什么看,没见过活雷锋吗”,陆医生干脆懒得看她,收回视线去书桌后面坐下了:“下一个。”

护士叫到她的名字:“周笙笙。”

“哎!”她响亮地答了一声道,得意洋洋地往里走。怎么样,不想看见我,结果还是该我了。

哪知道陆医生忽然站起来,目不斜视地与她擦肩而过往外走。

“哎,陆医生!”她没头没脑地叫他,“我排半天才排到呢,你怎么走了啊?”

“人有三急。”陆医生头也不回地说了这么一句,径直朝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去了。

操,真是拽。

周笙笙黑着脸走进办公室等他,四处打量着办公室的摆设。很简洁,没有什么多余的私人物品,桌上就摆着一台笔记本,一部手机。

手机还亮着光,上面是一条还没写完的短信。周笙笙无意窥探他的隐私,但下意识扫了一眼,上面的字就不由自主跳进了眼眶……

2016年11月11日,很多人总要等到失去光明时才懂得珍惜,没有经历过全然的黑暗,就不会明白它的弥足可贵。我希望踏进这里来的每一个人,都不用经历那样的黑暗,我希望那个孩子能有一双明亮的。

短信到这里戛然而止。

她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这样一条没头没尾,丝毫不像短信的短信。他是在跟谁倾诉吗?奇怪。

冷不丁身后一道风进来。

“看得开心吗?”去而复返的人倏地拿走桌上的手机,漆黑的眼睛冷冰冰地注视着她。

“我……”周笙笙一下子有点手足无措。

“窥探他人隐私,不听医生劝告,不爱惜自己的眼睛。”陆医生一件一件说出她的罪状,最后走到她面前,吓得她扑通一声坐在椅子上。而他居高临下看着她,戴上消毒手套,一手托住她的下巴,一手撑开她的眼皮。

短暂的几秒对视,他像是要看进她的灵魂。

末了松手,他低头望着她,不带语气地说:“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用再抹一周的药,下周回来复查。”

他回过身去,坐在书桌后面写处方单,递给她时,语气平平,“下一次再想用自来水冲洗隐形,或者挑在眼睛发炎的时候戴隐形,我劝你不必这么麻烦。直接来医院找我,我替你操刀取角膜。你爱瞎就瞎,好歹助人为乐,帮别人重见光明。”

讥诮的态度,嘲讽的眼神,他明明长得很好看,却总是这样一副刺猬的模样。

周笙笙接过处方单,临走前也很不客气地说:“谢谢你啊陆医生,我今后会好好爱惜自己的眼睛,不为捐献角膜,就为不要再进医院看到您这凶巴巴的脸。”

走廊上有一整面墙都贴着医生简介,她走过那里时,在其中一副简介前停下了脚步。

那张照片是蓝底的,背景像海水一样透彻。

年轻的男人穿着白大褂,干净整洁的短发,对着镜头微微弯起唇角,笑意很浅。整个人乍一看像是从阳光底下捧出来的一鞠冰雪,暖融融,又冷清清。

照片旁边是医生简介,最上方三个大字:陆嘉川。

若是光看照片,其实他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她的眼前又浮现出那条短信里的内容:很多人总要等到失去光明时才懂得珍惜,没有经历过全然的黑暗,就不会明白它的弥足可贵。我希望踏进这里来的每一个人,都不用经历那样的黑暗,我希望那个孩子能有一双明亮的……

明亮的眼。

就像他一样,拥有一双明亮,温柔的眼。

她说不上来心里是种什么滋味,只觉得那条短信里的文字似乎能击中人心里较为脆弱的地方。到最后她连他那恼人的态度和嘲讽的语气也给抛在脑后,只觉得他虽然待人处事比较恶劣,但心地一定是很好的。

正兀自想着,一旁传来谁的脚步声。下一刻,她听见那个“心地很好”的人不紧不慢地说了句:“周小姐莫非是看上我了,前一秒窥视我的手机,后一秒觊觎我的美貌?”

周笙笙呵呵两声,扭头看着他:“陆医生真自信,其实自信挺好的。只不过你美不美貌我倒是不知道,瞅你照片看半天,只看出一件事。”

“哪件?”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话跟您绝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