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妻有点甜小说全集 宁暖厉庭琛微信内阅读

替嫁娇妻有点甜小说全集 宁暖厉庭琛微信内阅读

《替嫁娇妻有点甜》主人公叫宁暖厉庭琛,是作者春见打造的现代言情小说,已上架快看。宁暖被双胞胎妹妹和男友背叛,亲生父母还要将她嫁给一个毁容的残废!传闻那人阴鸷狠辣,是个怪物!宁暖嫁过去后日日心惊胆战。可那人却温柔缱绻,将她宠上了天!当她沉沦其中,情意正浓,却突然发现那人对她的好竟只是因为认错了人!宁暖心灰意冷,决定离婚!多年后,宁暖留学归来,那高冷无情的厉少却化身狗皮膏药,天天缠在宁暖身后。厉庭琛:老婆,我们什么时候复婚?宁暖:我们不熟!厉庭琛:结过婚还不熟?宁暖:……厉庭琛:既然这样,再结一次就好了!身边朋友都说他没节操没下限,厉庭琛不以为然,节操和下限是什么?能追到老婆吗?

《替嫁娇妻有点甜》 第3章 免费试读

来了来了!

陈香嘴角忍不住得意地扬起,宁雪柔这个***死定了,少爷一定不会放过她,说不定还会把她赶出去。

她伸手一把拽住宁暖,拖着宁暖往前走,心里已经开始期待等会厉庭琛会怎么惩罚宁暖。

“少爷,就是她,她今早跟我说昨晚惹你生气,非要给你做早餐道歉,我没办法,只能答应她了。”

宁暖本就头晕,被陈香这么一拽,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陈香一放手,她就腿一软跌在了地上,直直朝厉庭琛栽去,摔在了厉庭琛腿上……

“宁暖!”

头顶传来厉庭琛咬牙切齿的声音,宁暖想撑着身体站起来,却觉得浑身都软绵绵的,提不起劲,眼皮也越来越沉。

厉庭琛伸手想把她推开,碰到她脸上皮肤的时候,却发现她身上温度高的吓人。

他弯下身子直接将人打横抱起,冲管家喊了一声,“去叫家庭医生过来!”

怀里的人很轻,轻到厉庭琛怀疑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跑,她身上特有的馨香传来,若有若无,跟那晚那个女人有些相似。

没等厉庭琛细想,旁边陈香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的思绪,“少爷!这个女人一定是装的!你不要被她迷惑了!她肯定是想逃脱惩罚!”

说完,陈香上前一把抓住宁暖的手,想把她拽出厉庭琛的怀里。

厉庭琛抬眸,目光冰冷地盯着陈香,声音冷厉,“滚!”

陈香被厉庭琛浑身散发出迫人的气势吓了一跳,下意识松开手后退了两步,直到管家推着厉庭琛进了房间才反应过来。

她眼里闪过无尽的嫉妒和恨意,都怪宁暖那个***,如果不是她,少爷也不会凶自己,她一定要让这个***在厉宅待不下去!

房间内,将宁暖放在床上之后,厉庭琛才感觉到自己刚才有些反应过度了。

这个女人敢拖着不洁之身嫁进来,受什么苦都是她活该!

想到这儿,厉庭琛眼底一片冰冷,转着轮椅打算离开,刚转身手臂就被拽住了,女人有些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别……别走……”

厉庭琛回头,此刻宁暖面对着他,眉头紧皱,额角的细发被汗打湿,红唇微张,吐出的热气洒在他耳边,他的身体不自觉随之绷紧。

“放手!”他想把宁暖的手拽下来,却被她死死抱住手臂,还用脸在他手心蹭了蹭。

“不要走……”

宁暖无意识地嘤咛着,声音低的像小猫,厉庭琛皱了皱眉,鬼使神差地没再推开她。

宁暖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冗长的梦,梦里,她回到了小时候,和外婆在乡下生活的时候,她靠在外婆怀里,听外婆给她讲故事。

再次醒来,宁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手上打着吊针,她缓缓坐起身。

之前她被陈香拽了一下,摔在厉庭琛身上,后来就意识迷糊了,昏昏沉沉中,她记得有人把自己抱了起来,难道是厉庭琛?

不过很快,宁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就昨晚厉庭琛恨不得掐死自己的那个模样,肯定不会管她,应该是厉宅的佣人吧。

正在思索间,旁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看见是宁国强,手机上已经有好几个他打来的未接电话,宁暖心里一惊,难道是外婆出了什么事!?

她连忙接起,刚接通就传来宁国强恼怒的声音,“你之前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接电话!别忘了你外婆的命还在我手里!”

从他的语气中,宁暖猜到应该不是外婆的事,神情冷了下来。

从他和方慧逼她替宁雪柔嫁过来的时候,她就下定决心不会再被他们影响情绪。

“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宁国强像是被宁暖的话给噎了一下,不满地说:“你这是什么语气!我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你是我女儿!”

宁暖冷笑了一声,“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等等!”宁国强没想到宁暖竟然软硬不吃,语气也冷硬了几分,“明天叫厉庭琛和你一起回来吃个饭!”

呵!她就知道宁国强无利不起早,不可能无缘无故找她。

“厉庭琛对这门婚事压根就不满意,叫他和我去宁家吃饭就是痴心妄想,我劝你早点死了这个心。”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明天厉庭琛要是不和你一起回来,我就拔了你外婆的氧气罩!”

说完,宁国强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宁暖气得发抖,差点把手机摔出去,没想到宁国强竟然会这么无耻!

与此同时,书房里。

厉庭琛坐在办公桌后,将桌上的文件签好字后递给肖航,沉声道:“我让你找的那个女人,有消息没有?”

肖航不敢直视厉庭琛的眼睛,心虚地低下了头,“已经查到那个长命锁是榕城一家老式珠宝店二十多年前的定制款,但是那家珠宝行几年前发生火灾,以前的客户资料都丢了。”

见厉庭琛周身气压逐渐降低,肖航连忙补充,“我问了店长二十多年前做长命锁的员工,大部分都已经退休了,排除之后,还剩下三个可能经手过长命锁的,已经拍了长命锁的照片去问了,最多一星期就能出结果。”

厉庭琛捏了捏眉心,淡淡开口:“继续找。”

肖航离开后,陈香端着一碗鸡汤敲开书房门,嗓音甜腻,“少爷,工作一上午累了吧,我给你炖了鸡汤。”

见厉庭琛没有阻止,她走进书房,将鸡汤递到厉庭琛面前,“趁热喝,冷了喝容易受凉。”

厉庭琛尝了一口鸡汤,一如从前宛如喝白开水,看来早上不是错觉,只有宁雪柔做的菜他能尝到味道。

见他喝一口就放下了,陈香有些失落,语气中带了一丝委屈,“少爷,是汤不好喝吗?”

厉庭琛没有回答,幽深的双眸平静地望着她,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上轻轻敲击着,淡漠地开口:“你来厉宅工作多久了?”

陈香愣了一下,随后说:“少爷,有两年了。”

“两年,还没弄清楚主人和佣人之间的关系?”

厉庭琛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她,陈香却觉得如芒在背,上位者的威压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少爷,我……”

“宁暖是我妻子,轮不到你一个佣人来管教,念在你是吴管家侄女的份上,这次我不追究,再有下次,你自己收拾东西走人。”

打发走陈香,没过多久,书房门被敲响,厉庭琛淡漠地开口:“进。”

宁暖推开门,感受到男人犀利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硬着头皮上前。

厉庭琛目光淡漠地看着她走近,声音低沉喑哑,“找我什么事?”

“厉先生……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回趟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