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殿全文目录 陈彦陈梦小说全本资源阅读

死神殿全文目录 陈彦陈梦小说全本资源阅读

《死神殿》主人公叫陈彦陈梦,由清欢渡所著的都市小说,目前正在快看连载。全书主要讲述六年前,他蒙冤入狱,机缘巧合被带往战场。两年前,八国来犯,他只手坑杀四十万敌军!再归来,已是全球战神,死神殿主!陈彦:“昔日的仇敌,你们准备好受死了吗!”

《死神殿》 第5章 免费试读

六年前,陈彦是秦城的天之骄子,而他的女朋友李明月则是李氏千金。

两人在一起被誉为金童玉女,郎才女貌,虽然还没有跟结婚,但在李父眼里,二人早已定下终身,并且对陈彦非常亲和。

而回来的路上陈彦就已得知,自己一走六年,李明月非但没有另寻他爱,还曾放出毒誓,他若不出现便永生不嫁。

得此挚爱,夫复何求?

不过陈彦很清楚,这其中与李父的支持是离不开的,要不然按照李母的性子,早就把李明月嫁给一个富家公子了。

“明月,你放心,我回来了,我会让你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

医院病房门前。

一个身材高挑,模样秀丽的女子正在椅子上坐着,翻看着手机,突然看到了一则新闻,标题为:我国战神陈彦陈帅走出禁闭岛,应普天同庆!

女子正是李明月,而这篇新闻真正吸引他的,只有两个字。

陈彦!

新闻没有照片,但只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当即让她的眼泪便流了出来。

她知道这个陈帅不是她心中的那个陈彦,但这让她想到了自己的陈彦。

“算起来,你今天也到了出狱的日子,可我不能去接你,对不起……”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看手机,你爸还在里面躺着呢!”

就在这时,一个贵妇模样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一把夺过李明月的手机,当看到新闻后,再结合李明月的哭泣,瞬间便炸了锅。

“六年了,你还在想那个强尖犯?他要真的在乎你,当初就不会干出那种龌龊事!连自己的亲姐姐都下得去手,禽兽不如!”

妇女正是李明月的母亲,冯花红。

只看一眼名字她就知道女儿在想什么,“你说说你,我不让你去接他出狱为了什么?还不是不想让你再跟那个禽兽来往?你还哭上了。”

“还有,他刚要出狱,你爹就倒下了,这说明什么?他不光是个禽兽,还是个丧门星!你说这样的人,对咱们家有什么用处?”

冯花红不停的嘟囔着李明月:“我跟你说,现在张家可厉害了,连陈帅都参加了他家的婚礼,你说说张富哪里不好,哪里比不上那个狗屁陈彦!”

“妈,你能不能不要说了!”

李明月激动道:“我是陈彦的未婚妻,我是不可能嫁给张富的!”

“我相信陈彦当初是被冤枉的,总之我不喜欢张富,爸也不喜欢,你以后别再提他了。”

“你——!”

“明月,伯母也是好心,你别生伯母的气,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伯父的病情,其他的咱们可以日后再谈嘛。”

此时一个男子出现,充当和事老安抚母女俩。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张家的大公子,张贵的大哥,张富!

“张少,真是不好意思,你放心,只要等明月她爸病好了,我就张罗你们的婚事……”

面对母亲的自作主张,李明月已经心焦力促,无力反驳。

张富也不露喜色道:“你放心伯母,以后你们家的事就是我陈家的事,要是咱们在一起,拍卖场的经营权也会有你们李家一份。即便是陈彦那个废物回来,他又能改变什么呢?”

突然,李明月抬起了头,红着眼看着张富,狠狠说道:“不管他能不能改变什么,不管他是不是废物,他永远是我心中的人,我李明月这辈子,非他不嫁!”

这句话是说给张富听的,也是说给冯花红听的。

这是她压抑了许久的一句话,也是她心中认定的一句话。

听到这话,张富脸色阴沉。

这些年,他为了得到李明月,可谓是下尽血本,鲜花钻石,红包现金,人家一概不收,而且只要对方有什么事情,他都是第一个跑过来帮忙处理。

可李明月就是不领情,为了李明月,张富连张氏集团都没空去打理了。

他的耐心已经开始消磨殆尽,如果迫不得已,那只能下药了!

旁边的冯花红苦口婆心的劝道:“月月啊,你看我现在也老了,你爸现在又这个样子,能不能活还两回事啊,你能不能让我少操点心,让我能享享清福啊!”

“你看看咱们现在过得啥日子啊,除了能够勉强糊口,还有什么能剩下!”

李明月默不作声。

张富接道:“明月,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跟不跟我,你要是跟我保你荣华富贵,保你跟你爹名下的集团无恙,要不然,我收购了你们李家的集团让你一家饿死街头!”

张富此刻原形毕露。

而李明月也毫不示弱,“即便我饿死街头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我要等他回来,亲口问清楚!要不然我死也不瞑目!”

二人起了争执,冯花红慌忙对张富说道:“张少,你别生气,明月肯定是喜欢你的,她现在是因为他爸生病而有些心烦意乱,你让她好好想一想,过段时间明月就会答应你的。”

反过来冯花红呵斥着明月,“你个死丫头,我告诉你,后天你就去嫁给张少,要不然我就跟你断绝母女关系!”

此话一出,李明月的眼泪不禁落下,自从陈彦走之后,她几乎没有笑过了,母亲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给她介绍富家子弟,她真的已经厌倦了这样子活着了。

“明月。”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病房门前的三人都愣住了。

李明月瞬间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材健硕的身影,清爽短发,刚毅面孔,脸上挂着暖人的微笑。

“陈……陈彦?”

“是我。”

陈彦走上前,满心愧疚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六年了,这个声音再次传到李明月的耳朵里面,以至于她还以为是在做梦,直到陈彦拉住她的手,那种真实的触感才让她如梦惊醒!

“真……真的是你?”

“别哭,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再也不会走了。”

“嗯!”

李明月喜极而泣,重重地点头。

陈彦则心疼地笑着。

而这抹微笑,在张富看来,是那么的讽刺,那么的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