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璟雯温思墨温尧泽小说名字 云璟雯温思墨温尧泽全文免费阅读

云璟雯温思墨温尧泽小说名字 云璟雯温思墨温尧泽全文免费阅读

云璟雯温思墨温尧泽是作者苏水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苏水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咱们接着往下看提供她死后他才发现爱她云璟雯温思墨温尧泽小说全文阅读。她死后他才发现爱她小说讲述了美人如玉,黑头发若瀑,皮肤细嫩,媚惑深入骨髓,温思墨基本上想将她吞进肚子里…….云璟雯挣脱,却被他情深的眸光溶化,他的容貌好像拥有深遂经验的三十多岁的男生,可云璟雯了解,他还不上二十岁,那般的目光一直令人心痛。

《她死后他才发现爱她》 第3章 重生 免费试读

缥缈中,走来一个无心的人。

云璟雯脚不疼了,脚底绵软。她低头,踩着一片花海,原来是引魂花。

引魂花不是红色的吗?为什么这里的却是一片白色?

花海尽头,果真是奈何桥。

桥上小轩中,端坐一美女,白色的云裳,耳边一朵引魂花。

“又见面了,如今你却成了无心之人。”她看着云璟雯,眼中悲悯。

“请问姑娘是?”云璟雯问。

“孟婆。”

“孟婆不是一位老婆婆?”云璟雯诧异,孟婆居然如此美貌。

“世间事,莫不是从人的耳,眼,鼻,嘴收集特征,传入心中,看人看事要用心。你只用耳,就认为我是一位年老的婆婆?所以姑娘,你才会变成无心之人。”

“姑娘教训的是,只是云璟雯心有不甘。”

孟婆从眼前端起一白色玉碗,“喝了吧,喝了它,那些无法放下的事,那些爱与恨,那些黯然,那些不甘统统都会忘记。”

“忘情水。可是我不能喝。那么多人为我而死。我不能忘记。姑娘能否帮我?”云璟雯退后。

“如果要回去报仇,不可以。凡事皆有缘由。”她拒绝。

“不,不报仇,我要回去守护我爱的人。”云璟雯想起外公,舅舅,立夏,俏春,还有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温思墨。

孟婆抬头看她,叹气,“你可知守护爱人,自己会被伤的遍体鳞伤,这你也愿意?”

“愿意。”

“那要交换。姑娘不想忘记这一世,可以。可你和那人,历经两世,却并未相认。缘分只有三世,最后一世,我助你不必重新投胎。可是你们要彼此认出,并相爱。否则,你便要回到这奈何桥上,替我做忘情水,永不轮回。姑娘可否答应?”

“我答应。我和那人过了两世?姑娘说的可是温尧泽?”云璟雯诧异。

“天机不可泄露,你要自己找到你的爱人。不过你这么快就答应了?可知忘情水如何制作?”

“云璟雯不知,可总比被人剜心负情要好。”

“忘情水,需要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了,六盅病中泪,七尺别离泪,这第八味药,便是你的一掬伤心泪。每日要为我供这伤心泪,可是愿意?”

“云璟雯愿意。”

“好,留下你的一束发,喝了这杯重生汤,你会忘记我,忘记这里的一切,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但会记得你的前世。去吧。”

云璟雯又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圆圆的小胖脸,“小姐,你做什么梦了?哭成那样,还有眼泪呢,做梦还能哭出眼泪来,真是太神奇了!”

“立夏?你是立夏?你怎么在这?”云璟雯紧紧抱住了立夏,她知道立夏早就死了,在她被云玉陷害的时候,她为了护住她,被杖毙而亡。

“小姐,我从小就在这?你怎么了?糊涂了?”

云璟雯放开她,环顾四周,这里熟悉地让她心颤。这是她墨山的家,少女时的闺房。多少次,午夜梦回,她重新回到这里,在这大山里,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

“为什么,我死了后回到了这里?是不是因为我太想念这里了?”

“小姐,你别吓唬人,你哪这么容易死,你只是从树上掉下来摔了一下而已,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立夏说着伸手试着云璟雯的额头。

门突然开了,一个一身绿色的小丫头跑了进来。

“小姐醒了?太好了,今天什么日子,全是大好事!”

“俏春,你也在?你脸上的疤没了?”云璟雯伸手将俏春拎过来,摸着她的脸,看着她。

上一世。她的右脸颊被云沁划了一道大口子,脸被毁容了。

“小姐,我皮肤一向很好,哪有疤痕?”

云璟雯闭上眼睛,难道一切都是梦?这梦也太长了,而且如此真实,现在感到胸口还疼!

云璟雯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真疼。

窗外,深秋的墨山,赤橙黄绿,一片美景。难道,我没死?或者,我又活了?

“小姐,还有一件大好事,你的父亲来了!你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小姐可知你的父亲是谁吗?”俏春一脸喜气。

云璟雯怔住。

“今日是几月几日?”

“八月初十,小姐你怎么了?”俏春看到自己的欣喜没有感染到云璟雯,有些失望。

“八月初十?”云璟雯记起,六年前,正是八月初十,父亲云景天带她离开墨山,从此开始了她绝望的一生。

“现在什么国号?”

“大昌呀,小姐你怎么了?摔了一跤什么都忘了?”

“我外公,舅舅还活着?”

“当然!小姐你别吓我们!”俏春皱眉,凑过脸来看着云璟雯,一脸担忧。

云璟雯突然坐起来,将俏春和立夏紧紧抱在怀里。

“你们都活着,真好!”

她放开一脸愕然的她们,踉跄着跑到铜镜前,镜子里是一张精灵略显稚气的巴掌小脸,弯眉杏眼,脸上细腻***,并没有沧桑岁月留下的痕迹。只是眼睛,如盈盈秋水,深如大海。

这是一个姿色绝美的少女,犹如带着朝露的百合,这不是那个经历了背叛和伤害,被残忍剜心的怨妇。

“我真的还活着。”云璟雯百感交集。

也许是我怨念太深,老天让我再活一次?云璟雯明白,自己回到了少女之时。

“小姐,堂主请小姐立即去百汇厅。”一个丫头匆匆进来禀告。

“小姐,堂主肯定是要你去见你的亲生父亲!”俏春凑上来,“小姐的亲生父亲就是…”

“我知道了。”云璟雯淡淡地说。

“我还没说是谁!”俏春睁大眼睛。

云璟雯明白,外公是要她去见她的亲生父亲云景天,大兴国的大元帅。

她这次,一定不要跟他走,如果不去元帅府,就遇不到温尧泽和温思墨,也就不会有后面的劫难。

“你去回禀堂主,就说我还没醒,”云璟雯吩咐立夏。

“俏春,你跟我走,我去找我师父。立夏,如果堂主过来问,你就当什么也不知道。”

云璟雯迅速收拾包裹,左手食指戴上那枚硕大的叫魅影的戒指。

“小姐,我们为什么要走?你不是一直想见你的父亲吗?他是大兴国的元帅!真的,很威风的!”俏春想不明白,一直想见父亲的小姐,今日为何如此反常。

“不要问了,总之见到他,我们都会没命。所以,至少今日,不能相见。”

云璟雯的师傅姚林是一位隐士,当地人称呼他为医仙,住在墨山后面的青龙山。平时云游四海,很少待在山上。

云璟雯认为,她重生的事情,也许师傅会相信。她有好多事情要问师傅。

云璟雯带着立夏,从后门偷偷出了墨山。

刚进青龙山入口,云璟雯猛然看到前面山石后面有一黑衣人缩在草层里,她立刻拉着俏春蹲下。

那黑衣人斜靠在山石后面,左手执剑,戴着银色鹰脸面具。他受伤了,右胳膊有血滴出来。腹部也有血渗出。

云璟雯看到前面有影影绰绰的人影,走在最前面那人,远远看着,白面,细眼长眉,俊美,面色阴沉。

云璟雯如被雷击,长吸一口气,呆在那里,虽然隔得远,云璟雯仍旧一眼认出,那是温尧泽。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只是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