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天才全能妃小说免费看 无倾炽焰无弹窗在线阅读

溺宠天才全能妃小说免费看 无倾炽焰无弹窗在线阅读

溺宠天才全能妃中主要人物有无倾炽焰,由雾萦尘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利用这个机会,无倾终于逃出了山洞。天停了,她随便选方向,闷头就跑。月夜里,银色面罩反射着寒冷,半个小时后,蓝色的空气消失,体内再也没有任何不适。他的双眼张开,那一手清清楚楚,是一只被撕下的污损香囊。

《溺宠天才全能妃》 第1章 魂穿异世 免费试读

“嘭!”

无倾感觉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跪倒在地,耳朵顿时嗡嗡作响。

我去,那群兔崽子搞什么飞机?

痛!右臂摧骨撕裂般的痛,铁定骨折了。无倾呸出一口血,一肚子火。

都说过墓里机关重重,没她命令,不要乱碰!当耳旁风吗?想她组织第一的佣兵头领,下趟墓结果被手下坑的打个绷带回去,还不被那伙人笑掉大牙!

“不要!娘!”

“夫人!”

突然,一阵尖锐的嘶吼声猛地撞进耳膜,脑仁再次发麻。

靠,叫什么叫!死人了还是见鬼了?

她正想开口教训,忽然神经突地一跳,有冷意顺着背脊爬了上来。

这两个声音,好像没听过啊。

而且,好浓重的血腥味!

不太对。

无倾奋力一抬眼皮,眼前一亮。原来之前漆黑一片,是因为她没睁眼。

可看到周围的景象,无倾发懵了。

她怎么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厅堂中,还是个被血洗过的,横七竖八一地尸体残骸,极为渗人。

真见鬼了?

她不是在那无名帝墓中吗?此番她的任务,就是帝墓棺椁里的瓷盒。她才刚顺利入手,就被什么撞倒。

视线一扫,这浑身是血的身体好小,她的完美比例呢?

无倾拧了拧眉头。对了,瓷盒到手后似乎还发生了什么……

盒盖自己打开了,里头有只瓷偶猫和镯子,接着,那猫突然就活了……还笑着扑向了她……

无倾还没理清,脑海突然被另一段记忆侵入,搅得她头痛欲裂,快要爆炸。

相府嫡女江慕汐?她?

不是吧,接趟任务,竟然穿越了?

还未细想,突然有滚烫的液体溅到了无倾脸上,这腥味她太熟悉不过了,是血。

无倾抬眼,在一片茫茫血色中,一名妇人竟大张双臂护在她身前,胸膛上开着个可怖的窟窿,然而却微笑的看着她,含泪的眼中包含着浓烈的不舍,慈爱,担忧和悲伤。

“娘……”口中下意识呢喃而出。

无倾一颤,一阵猛烈电流击进了灵魂深处,心脏处狠狠的揪拧起来。无倾是第一次见她,却感觉亲进了骨血,眼前闪过相府一家温馨的点点滴滴。

原主残余的意志在挣扎恸哭,眼角不受控的涌出泪,朦胧中,只见一只手粗暴的揪住了娘亲的头发,大力一甩。

“轰!”

娘亲被狠狠抛出,砸断了一根柱子,骨骼尽碎,如一卷血布缓缓滑下。

“啊!恨,好恨!”

原主的意志带着强烈的仇恨和不甘,和无倾的意识冲撞,不愿离去。相府中人支离破碎的画面一幕幕涌出。

无倾被冲撞的几近疯魔!亦被突如其来的惨烈和原主情绪感染,眼底染上一层寒霜。

好,此等血仇,我无倾定帮你报!

许是得到她承诺,那缕意志开始消散。彻底离去时,听到了一声,“爹……”

爹?

无倾一震。

那两声嘶喊,原是妹妹和父亲的声音。

身旁的妹妹,在强烈刺激中昏了过去。

而父亲……

那个千疮百孔,被数根铁链透体穿过,悬在厅堂正中奄奄一息悲戚愤怒的男人,就是那个慈眉善目,常逗的他们开怀大笑的父亲吗?

饶是原主已走,她心底亦燃起莫大愤怒,想起身,却伤重不支。

就在这时,穿透肩胛的铁链泛出幽光抽动,铁链摩擦着骨肉的刺耳声音,如指甲般滑过无倾心口,阵阵战栗。

“说,人在哪?”

父亲咬牙压抑痛楚,平静道:“不懂。”

“你最好懂。不然……”

突然,那只杀了娘的手伸来,一把捏住她的下颚,将她凌空提起。一把刀移到她心口,送进一分。

无倾感觉骨头快被捏碎,想挣脱却使不上力。

靠,她有多少年没被人如此威胁过了?

“放开她!”父亲一声怒吼,晃的铁链作响。

“江相大人,何必动怒啊。早劝您了,痛快交代,虽也活不了,但能死个痛快啊!您瞧这现在,啧啧,太惨了!”忽然,门口处的人向两旁散开,一双脚踩着血水漫步而入,笑声朗朗。

好令人作呕的恶心腔调。

无倾没看清来人,却在此时,感到右腕间烙铁般灼热,烫得无法忍受。

鲜血淋淋的右臂上,血水正流进腕间发光的镯子里。

那是,陵墓瓷盒里的镯子!

就在她以为骨肉要被融化时,吸饱的镯子发出耀眼墨绿光芒后消失,只在腕间皮肤上留下一圈美丽的纹图。

灼烫感消散,一圈光茫荡出,将身前人直接震飞。

无倾落地,感官变得异常敏锐,视野变暗,却有凭空显现的文字数值在发亮。

光亮勾出所有人的轮廓,并显示父亲……

斗气异常,剩余百分之十。

经脉寸断,腹腔破损,血流不止。

警告:生命值低于警戒线。

无倾发懵,这又是什么?

动静和耀光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哈哈,原来是你!上,抓住这个余孽!”那人狂笑下令。

就在所有人冲来时,父亲突然大笑喊道:“我江家之血,傲然天地!我江家孩儿,无所畏惧,绝不妥协!”

话落,厅中空气强烈震荡,一道蓝光笼罩住她们。

“好个江荣!竟以自爆之力强开传送之阵,阻止他!”

父亲爆裂成碎片的一幕刻进眼底时,无倾感到所有声音都远去了。

蓝光消失,带走了相府仅剩的两个女儿。那一瞬间,似乎还有猫的影子一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