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萧萧君长墨小说章节目录 风萧萧君长墨免费阅读第17章

风萧萧君长墨小说章节目录 风萧萧君长墨免费阅读第17章

风萧萧君长墨是著名作者五弦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五弦的代表做。风萧萧作为超现代的天才古医学的领军人物,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待她穿越而来,便被迫替嫁出嫁给最最恐怖的九王。他们达成共识,在相处的时间慢慢的推移,两个人开始心有灵犀。时间推移,当他的脸被治好之后,他们的合作已然结束,但是他们的关系该何去何从呢?

《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 第17章 一展风采 免费试读

“好啊你,还装作看不到。居然阴我,算你狠!看我待会怎么让你们都大吃一惊。”

“呵呵……既然四王爷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推迟了!我只是平时为人比较低调而已,所以我几乎不大喜欢去显摆自己的文采。而九王爷是我的相公,我的事情,当然是要对他坦白了,所以他才会知道的。”

“那九王妃会什么呢?”

她会什么?那可多了去了。

“其实我懂的东西也不是很多,什么琴棋书画、吟诗作赋,当然也是家常便饭了。如果你们想要来跟我一较高下的话,我也乐意奉陪啊!”

君长歇挑眉看着风萧萧,他就不相信,传言中说,鼎鼎大名的废物风萧萧,还有什么小把戏!

“哦?九弟媳,当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我在父皇的面前是这么说的,当然是真的了!不然不就是欺君大罪,那可是要砍掉脑袋的,我怎么会拿来开玩笑呢?”

众人一听风萧萧居然这么说,这京城流传了这么多年的话题,难道是假的吗?看风萧萧胸有成竹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难不成,她真的是才女?这样的话,岂不是让她这个做皇后的,自己打脸了吗?

“长歇,你常年在外,你就陪九王妃作诗一首。不过你可要注意了,千万不要太认真了,毕竟那可是九王妃。”

“母后,儿臣知道。”

风萧萧就知道,这些人一点知道自己会这些,一定会想要看个究竟。就算是打算继续藏着掖着,他们也不会不停的来试探自己。

“不用,既然是作诗一首,自然是不能对对方手下留情。这要是故意输了,万一输得难看了,那就不好了。就算是输,也要输的光明磊落,不会后悔才好!”

“啪啪啪!”

“九王妃说的不错,既然要比试,自然是要全力以赴。你们也无需留一手,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是互相切磋而已,输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皇帝似乎越来越欣赏风萧萧了,而君长墨之所以要把风萧萧推出去,其目的就是要看看风萧萧到底还隐藏了一些什么秘密。

风萧萧走到看台上,侍女们已经准备好笔墨纸砚,就在等着风萧萧和君长歇两个人上去。

“九弟媳请吧。”

“多谢。”

风萧萧一副理所当然的走在前面,完全不在意别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那些人都有一种要看风萧萧怎么出丑的心情,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风萧萧还能够在这里整出什么幺蛾子。

“四王爷,我们以什么为题?”

“九弟媳认为呢?”

她认为?

哼,这位四王爷似乎对自己的文采非常的有自信,既然这样的话。自己就很有必要好好的展现出自己现代学到的中国古文化几千年的的净化了。

“既然四王爷如此谦让,那我就不好在推辞了。风萧萧环顾四周,看着御花园的生机盎然,百花盛开之茂,便心下决定。那我们以世间百花亦或是树木为题,如何?”

“好啊,这样的题目,很应景。那九弟媳请……”

风萧萧早就已经想好了一首诗词,恰好他们正在湖畔边,荷叶已经冒出尖尖的嫩叶。水面上,到处都是荷叶的踪迹。

风萧萧想着那首诗,提笔在之上写着。

她的字娟秀体正,虽说不是什么大家之势,但是对于一名女子来说,足以。

“毕竟湖畔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一首诗就这么信手拈来,这样一首描写湖畔荷花的诗,让众人都对风萧萧大为吃惊!

“这是我先来的一首诗,不知道四王爷是否有所指教呢?”

“看来九弟媳还真泛泛之辈,看来本王这以后听人的话,还是要小心一些了!九弟媳文采出众,但是与本王这一首诗顶多也只是平分秋色吧。”

君长歇的诗,是描写这环绕在湖畔的柳树。他的诗将柳树之姿,妖娆而又清爽,大体观来,这首诗却又很秀外慧中。这位四王爷看来还真的是狠角色!

“四王爷说的不错,看来我想要在出彩一些,只怕这诗要换一首了。”

风萧萧突然想到了一种花,放下自己手中的那张纸,在继续写道。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君长墨看到风萧萧一首首的写着,每一首诗都有自己的意境。一旦领会到那种意境,就会被深深吸引。他才刚从上一首荷花中的诗走出来,这就已经落入到风萧萧新的一首诗中。

“四王爷,如何?我这首诗中,没有提到花名,不知四王爷可否知晓这其中花名?”

“这首诗……的花名?”君长歇开始有些犯难,这首诗提到花的描写,自然是第一句,但是这要是严格说起来,他想猜到花名,也不简单。

暗淡轻黄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轻红色……

自是花中第一流……

不仅仅是四王爷犯了难,在座的各位都在猜想这首诗到底是什么。

大家都犯了难,只见君长墨微微扬起嘴角。他已经猜到这种花是什么花了,风萧萧可真有她的!居然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来接招。而且还让四王爷下不了台,让骄傲纵横的皇后面子上挂不住。这个女人,还真的会挑着点给自己找麻烦。

“这么样?四王爷想到了吗?”

“这……”

“看来四王爷是没有想到啊,真是可惜,这么简单的题目四王爷说不出来。不过我想,肯定是因为四王爷特别的大度,所以才让我的,对吧?”

君长歇实在是想不到这花到底是什么花,她说的这么腼腆,谁会知道呢。

“是本王才疏学浅,不知九弟媳说的到底是什么。”

“四王爷不知道,那在场的还有谁知道吗?”

风萧萧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将自己的眼神撇到君长墨的身上。微微挑眉看着君长墨,似乎正在告诉他,他要准备好,因为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失控了。

“九王妃,你做的这首诗倒是挺有意思的,这首诗究竟是在描写何物呢?”

皇帝似乎对风萧萧说的这首诗非常的感兴趣,这才忍不住问出。

风萧萧微微一笑,在阳光与百花的照耀下,显得仙美非常。似欲比百花更为娇艳。

“父皇,其实你们中已经有人猜到了我说的花是什么花了。”

“你说我们中已经有人猜到了?那是谁呢?”

风萧萧走下看台,来到君长墨的身边,蹲下身子与君长墨,仰视着君长墨说道。“那当然是我的夫君,九王爷了。对吧!”

风萧萧理所当然的牵着他的手,笑而生媚,无与伦比。

“墨儿,是真的吗?”

“回父皇,是的。儿臣确实是已经猜到萧儿说的究竟是什么花。”

“那到底是什么花呢?”

君长墨看着蹲在自己身边的风萧萧,看她笑的清纯无瑕,自己到还真的不生气了。明明风萧萧只是在落井下石,但是自己却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还很开心,自己的身边有了一个这么有趣的女人。

“是桂花。”

皇帝将桂花放在方才那首诗中,还真的是恰好!“九王妃,真的是桂花吗?”

“是的,正是桂花!王爷这么聪明,一猜就能够猜到我说的是什么花。我真幸运,能够与王爷成为夫妻,这真的是我的福分呢!”

“王妃说的话,亦是本王心中所想。本王和其幸运,能够娶到如此冰雪聪明,绝艳无双的王妃呢!”

风萧萧微微皱眉看着君长墨握着自己得手,这个家伙的手劲也太大了吧?自己想要挣脱开这个家伙的束缚,居然都没有办法。

“哈哈!哈哈!好,好啊!这墨儿能够娶到如此才气纵横的王妃,实属好事一件啊!原来这世人说的话,也不可尽信啊!这九王妃的才气倒是让人大开眼界!来人记赏。九王妃深的朕的喜欢,赐黄金千两,绫罗绸缎五十匹。东海珍珠三十串,琉璃翡翠珠十对。”

风萧萧听到这些赏赐,当时自己整个人都傻了。原来这皇帝这么有钱呢,这么多的宝贝,一句话,说给就给出去了。

“萧儿,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谢过父皇。”

“哦……”

风萧萧跪在地上,回头一想,这些东西都是烫手的山芋。突然被皇上如此抬爱,自古得到皇上的抬爱的人,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自己不能接。虽然她很想要,但是现在还不能要。是自己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强求的话,只会带来灾难!

“多谢父皇的赏赐,但是请恕儿媳不能收下这些礼物。”

“为何?”

“父皇,方才说道这西南一方的百姓们,深受蝗虫的灾害。这些钱财对我们来说可能不算是什么。但是对于那些正在受苦的百姓,这些就是救命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儿媳希望,这些可以交到百姓们的手上,这样就可以让他们今年衣食无忧,来年在继续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