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乐苏雪娇免费阅读 陈乐苏雪娇最新章节目录

陈乐苏雪娇免费阅读 陈乐苏雪娇最新章节目录

陈乐苏雪娇是著名作者番茄火火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乡村生活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得罪女上司,被贬穷山沟做起小村医,意外获得神医传承。绝美寡妇深夜上门,“姐,我真熬不动了……”

《逍遥小刁医》 第3章 获得异能了? 免费试读

有物在手,陈乐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潜意识里用力抓紧了几分。

“嗯啊……”

一声娇嗔在他耳边响起。

这声音,让陈乐的意识渐明。

他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屁股贴在地板上,而上半身则躺在苏雪娇的怀里。

“小乐弟弟,你终于醒了,可担心死我了。”,苏雪娇眼眶一红,几欲落泪。

“姐,别担心,我没事的。”,陈乐只觉得头稍微有点晕,并无别的不适。

苏雪娇破涕为笑,“那就好那就好!”

陈乐准备翻身爬起来,这才发现他的手竟然抓在苏雪娇的……

更要命的是,他手掌被那柔软撑开来。好家伙,竟然没能抓完。

刚醒过来,只顾着和苏雪娇说话,忘记了自己的手。

陈乐脑子嗡地一热,顿感尴尬。

他想赶紧把手放开,可手却跟不上脑子,反而向里又压了一下。

“嗯……”苏雪娇不禁轻嗯了声,也才反应过来,顿时霞飞双颊。

陈乐也老脸烫到了脖子根,赶紧收回手,撑着地板爬了起来。

他站起不久,只觉得眼睛里面有什么东西遮挡,让他看东西模模糊糊的。

“尼玛,该不会脑子没出问题,把眼神经砸出事了吧。”

他赶紧揉眼,揉了几下,看了看墙上的挂历,不禁惊喜万分。

“咦,蝇头小字都能看清,我轻微的近视变好了?”,陈乐轻声嘀咕着又看向苏雪娇。

啊……

这一看,吓得陈乐虎躯一震,惊讶无匹。

眼前的苏雪娇竟然不着一丝,她的衣物裙子全都变成透明了。

陈乐看着她的身体,忍不住喉咙动了动,咽了口唾沫。

小说里的透视眼异能?

他心惊肉跳,闭眼再睁开,却发现苏雪娇衣物穿得好好的。

“难道是我看花了眼?”,陈乐心想。

他没在细想,赶紧把苏雪娇抱到沙发上。

“雪娇姐,刚才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陈乐满是关切地问。

苏雪娇白皙的脸庞上愁云笼罩,无言几秒,泪珠忽地就从她眼睑里滚落几颗。

接着泪水连成一条水线,挂在她的脸上。

陈乐见状,心想难道那帮***的把苏雪娇给……

他不敢继续往后想了,只好先加以安慰。

“他们要是伤害了你,就去告他们,让他们倾家荡产。”

苏雪娇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没没,那会儿他们把你砸倒在地,见你半天没动静,就摸了你鼻孔说是没气了。以为打死了人,就跑了!”

听她这话,陈乐心安很多,默默伸手摸了下头,不禁心里一颤,伤口似乎愈合了?

难以置信!他又摸了下头皮,伤口真的愈合了。

陈乐虽惊愕但没想太多,他还要给苏雪娇治疗腿伤。

“姐,你没事就好。来,我先把你的腿伤处理了。”

苏雪娇半躺在沙发上,把伤腿伸出来,缓缓把裙子拿开,露出红肿的位置。

抬着她的大腿,陈乐给她轻轻做了几下拉伸,这样基本判断得出有无伤到骨头。

如果要深层次检查腿骨情况,只有去医院拍个片子。

“这样动,腿骨有痛的感觉吗?雪娇姐!”,陈乐咽了口唾沫问道。

“没、骨头不痛。”苏雪娇回答。

“雪娇姐,那你先吃点消炎止痛药,辅以正红花油和药贴试试。骨头没伤着就问题不大,休养下就好了。”

陈乐把红花油递给苏雪娇,“这个你拿去抹了揉揉,每天抹揉两三次就够了。”

苏雪娇接过去,显得还有些难为情。

“小乐弟弟,我有点下不了手,感觉一碰那里就会痛。”

话到此处,苏雪娇犹豫了下,红着脸继续道:“要不,今晚你先帮我揉揉,等疼痛减轻了我再自己弄。”

陈乐稍作思虑,颔首道:“可以!”

言毕,他就把红花油倒在手里,双掌搓匀,摁在苏雪娇大腿上开始轻轻揉了起来。

“啊……”,苏雪娇似乎痛了,忍不住抓紧裙摆,轻微出声:“嗯…疼……”

陈乐只好减小力道,用近乎抚摸的力气给她揉。

这么轻的力气,依然让苏雪娇忍不住低声嗯了出来,她面色绯红,把裙摆抓得更加紧了。

陈乐正值血气方刚,揉着细软的美好,声音入耳,让他用了很大的意志来压制内心的小雄兽。

“小乐弟弟,你想知道那帮人为何找我追债吗?”,苏雪娇忽然打断了陈乐的遐想。

陈乐尬然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我不便过问。”

苏雪娇盯着窗外的夜色看了会儿,就告诉了陈乐一些事情。

陈乐听完,心中不无感慨。

在这乡野山村,一个貌美的寡妇坚守信念,为死去的老公还赌债,那是多么困难的事啊。

他不禁觉得,苏雪娇除了身体和五官外貌的美,还有一种美。

坚强的美。

给苏雪娇揉完了大腿伤,给她膝盖上的伤口用家里的盐水洗了洗,准备再贴药膏。

就在这时,苏雪娇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她侧身用手捂住小腹。

“雪娇姐,你怎么了?”,陈乐见状,赶紧问她。

苏雪娇有气无力地说:“我小腹又开始胀痛了!”

小腹胀痛?大姨妈要来了吧。

苏雪娇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她咬紧牙关忍受着,声音轻微。

“小乐弟弟,我这疼痛需要点时间缓解,不能给你做吃的了。你要是饿了,就将就下面吃吧。”

听她这话,陈乐心里一暖。关心道:“雪娇姐,你痛经很严重吗?”

苏雪娇轻轻摆手,“不是痛经,就是经常会小腹疼痛。”

不是痛经,还这么严重?

陈乐皱了下眉,“雪娇姐,把手给我。我帮你把个脉……”

很多病症,都可以把脉观一二,陈乐本来就是学中医出身,基础还比较扎实。

苏雪娇嗯了声,把手伸了过来。

陈乐才把住她的脉搏,忽然一些文字信息就浮现在他脑海,惊得他瞳孔放大。

病情:少腹急结。

疗法:关元、气海、足三里、上巨虚穴位针灸,方可痊愈。

旋即,苏雪娇身体上的穴位,在他脑中呈现。

陈乐颤抖了下,傻眼了。他都还没诊断,这些信息怎么来的。

他赶紧放开苏雪娇的手腕,又重新试了下。

不用他动脑子回想任何医学知识,很快就自然得到了前面相同的信息。

难道今天把脑子砸出特意功能了?

陈乐忽然想起快昏迷的时候,从罐子碎片飞来,钻进他眉心的红光。

先不管了,陈乐照着做,正好他有一套银针在行李箱里。

“雪娇姐,你这种疼痛让我给做做针灸就能治好,不过……需要你把裙子脱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