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养成日常》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薛怀瑞吴笑烟小说阅读

《帝王养成日常》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薛怀瑞吴笑烟小说阅读

主角叫薛怀瑞吴笑烟的小说叫做《帝王养成日常》,它的作者是左路有喵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丹若努力抵挡,却终归是人小臂短,被一门栓打在了额头上,顿时眼前一黑,软倒在地前,只依稀听见一声薛怀瑞的嘶喊。丹若失去了意识,那两人也就停下了手。长子媳妇这时候冲了出去,一把夺过小叔手里的门栓,又要继续…

《帝王养成日常》 第015章 免费试读

丹若努力抵挡,却终归是人小臂短,被一门栓打在了额头上,顿时眼前一黑,软倒在地前,只依稀听见一声薛怀瑞的嘶喊。

丹若失去了意识,那两人也就停下了手。长子媳妇这时候冲了出去,一把夺过小叔手里的门栓,又要继续去打,可是她刚举起门栓。正屋门就开了走出来了个长脸婆子:“还不拦住她!”

两个男人顿时也顾不上叔嫂之别了,夺走了门栓。

“娘!爹!这小贱婢竟然伤了……”

“打死了她,你让谁去替?”里长阴沉着脸,这时候才和孙氏从房里出来。

“村子里那么多……”

“那是要给钱的!”孙氏狠狠白了大媳妇一眼,“都捆起来,明日送给仙师带走,左右他们也活不过一月,何必现在给了她一个痛快呢?”

长福媳妇一听也是,尤其现在公婆发了话,她也辩解不得,只能老实应是。

“娘,那刘四怎么办?”

“闷死之后,脚下绑着石头扔进水塘里去。”里长六叔随意的挥挥袖子。

丹若是在一阵摇摇晃晃中醒过来的,刚睁眼的时候眼前都是斑驳的色块,头晕外加一阵阵的恶心,两只耳朵更是只能听见阵阵的嗡鸣。这状况持续了一会儿才见好,丹若一睁眼,先是瞧见了薛怀瑞的哭脸,顿时心就放下了。

她想坐起来,发现手被捆在了背后,最后只能把自己转了个身–这是在一辆马车里,而且,这里边不止有她和薛怀瑞,还有其他六七个孩子。这些孩子年岁都不大,衣衫也都不太好,有两个明显是乞丐。

有的缩在角落抹眼泪,有的一脸麻木。马车里味道很难闻,都是屎尿的骚臭味。

“二狗,能给我把手解开吗?”

“嗯。”薛怀瑞凑过去,折腾了半天弄得额头全都是汗水也没解开,忽然有人拽了他一下。

“笨蛋,我来!”原来是其中一个小乞丐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

马车上本来就摇晃着,薛怀瑞又是头大腿短的小孩子体型,这一推,就把蹲在地上的薛怀瑞拽得一个屁墩坐在地上了。

小乞丐伸出去的爪子僵了一下,嘴里念叨着:“坏了,别哭,别哭。”

结果薛怀瑞虽然确实**被墩得有点疼,但也只是小眉头皱皱,很快就自己拍拍**爬了起来。小乞丐看他这样眼珠一转,给丹若解开了绳子。

丹若坐起来先是把薛怀瑞拉过来,摸了摸他身上,确定他无恙才开始摸自己。

“你这模样,没人要的。”小乞丐皱了皱鼻子,坐到了丹若边上。

“?”丹若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爹娘虽然教过她男女之别,但几乎是与世隔绝的三年,身边的男人除了已经老迈的爹,就是幼稚的薛怀瑞。她也就是从薛怀瑞身上,知道男和女的不同,就是撒尿的地方而已。至于那地方为什么不同,又有什么用,她就不清楚了。

她刚刚检查身上,是为了查找缝在她里衣中的世子妃的遗书。

“你真是女的?”

虽然是要扮作兄弟的,可是到现在也知道扮不下去。丹若摸到遗书还在,也就放了心,对着小乞丐随意嗯了一声。又把薛怀瑞拉到自己怀里,问:“我们要被带到什么地方去?”

“我们啊……要被带去祭神。”

“祭神?太上老君,还是菩萨?”

“太上老君?菩萨?”小乞丐慢悠悠的拉长了说话的调子,忽然,他张牙舞爪一脸凶恶的扑向了丹若,“是黑齿天尊!”

“……”丹若和薛怀瑞一脸淡定怪异的看着他,显然不但没有被吓着,反而觉得他的这种举动傻帽到要命。

“你们俩真没趣。”小乞丐觉得无聊,靠坐回了地上。

“黑齿天尊是谁啊?”丹若正等着他朝下讲呢,看他不说话了,不由得追问。

“黑齿天尊是神仙。”车里另外一个小孩子说,显然车里其他人也在听他们说话。

“那我们要被带去祭神,是指给黑齿天尊烧香吗?”丹若又问。

“不知道。”小乞丐又摇头,可这时候,无论是啜泣着的,还是两眼茫然的,对于丹若的提问,都只能摇头。不过有的孩子高兴起来了,如果只是去烧香,那烧完了他们还能回家的吧?

可是丹若看了一眼小乞丐,发现他低低的切了一声,将头扭到了一边,显然对于他们的这种无知很是不屑。

“你知道吗?到底怎么回事?”丹若坐到小乞丐身边,低声问他。

小乞丐看了看她,一副“既然你都这么求大爷了,那大爷我就告诉你吧”的表情。

“我们不是去烧香的,我们是去给人烧的。”

丹若顿时吓了一跳:“为什么?那不是神仙吗?”她害怕,不解,但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没有叫嚷出来。

小乞丐抓了抓头发,显然有点苦恼,半天才回答:“因为那不是神仙呗,是假神仙。”

“假神仙?神仙还有假的吗?”作为一个小姑娘,一些问题丹若还无法理解。

“我说假的,就是假的。”作为一个比丹若大不了多少的少年郎,小乞丐也实在是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丹若咬咬嘴唇,无论小乞丐说的是真是假,这些人把自己捆走,总归不是好人。还有刘叔,也不知道如何了。他们还得去乾州,更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跟着走。丹若暂时将薛怀瑞放下,站起来摸索着车壁–就算跑不出去,但是有个缝隙能看看外边到底怎么回事也好啊。

丹若不知,这时候已经是第二日黄昏了,她在这边正在想方设法搞清楚自己此刻的状况,那边刘四也是死里逃生。

刘家村边上有一处深潭,潭水不大,但是旱时不枯,算是刘家村祖祖辈辈在此地繁衍生息的最大仰仗。丹若被送走后,里长的三儿子刘长寿和四儿子刘长喜便将刘四捆扎结实,脚下拴着大石,抬到潭水边扔了进去。

“快回去,这刘四下山带了不少好皮货,还有银子,回得迟了,怕是娘都要留给大哥了。”扔完了人,老四刘长喜转身就朝回跑。

老三刘长寿一听顿时响应,两人比着速度,一前一后跑走了。

他们走后不久,就听哗啦一声,竟然是刘四从水里爬了出来,他浑身是水,发髻松垂,一脸的狰狞,看起来真个好比索命的水鬼!

刘长福躺在床上正在捂着肚子口申口今,他娘孙氏守在床边,虽然还是那张好似旁人都欠了她银子的丧门脸,但此刻眼睛里满是关心,正一边给刘长福擦汗,一边一个劲儿的叨念着:“长福,不疼不疼,娘在这儿。”

那刘长福哭得满脸是泪狼狈不堪,也不断呼喊着:“娘啊,娘啊,我疼,我疼。”

大儿媳竟然都凑不上边,只能在旁边递个手巾,茶水什么的。

“天师的神水和药泥来了。”里长一脸肃穆的端着个药锅子进来,锅里边的却不是深色的药汁,只是一锅的清水,只有仔细看,才能在水里看到一些漂浮物。

里长二儿子刘长禄,同样神色恭敬的在他后边跟进来,端着一个碗,碗里满满的黑泥。

“可是用柳树条点火烧的神符?泥是天师带来的神土?”

“你就别絮叨了,总归是不会错的。”里长瞪了老妻一眼。

孙氏反瞪回去,可还是一脸端正的将锅药锅接了过来,搀扶着刘长福起来喝下。又解开他上衣,丹若那匕首捅得虽重,可毕竟不深,**的时候又干脆,就算一直没做任何处理,但现在也自己止住了血。

看着刘长福肚子上的伤口,老婆子朝旁边啐了一口唾沫:“好歹毒的小贱种!”又一斜眼看向老大媳妇,“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神教只要活蹦乱跳的童男女,送去个缺胳膊少腿或半死不活的,惹得天师发怒,我们全家都少不了吃挂落!”语毕脱下自己一只鞋来,扔在了老大媳妇脸上,“你这贱皮子在这发愣作甚,还不快去做饭!”

老大媳妇不敢多言,缩着膀子逃了出去。她一走,孙氏便狠狠心,将刘长福的伤口弄裂,用一把勺子小心的将药泥填进了伤口中,又将剩余的仔细抹在了老大的伤口上。恰好刘长寿刘长喜回来了,老四刘长喜最爱占便宜,况且他那手上皮肉外翻的大口子也是真疼,不由得将手伸过来对刘婆子说:“娘,也给我跟三哥来点呗。”

孙氏白了他一眼:“你这小伤口算得什么?”话虽这么说,她还是没继续抹上老大的伤口,而是将剩下的分给了老三和老四。

“行了,明日你们便将自家的丫头和小子接回来吧,今年是不需什么了。”

“哎。”四个儿子齐声应声。

“娘,刘四的东西……”

“呸!就惦记着那点东西,你爹都给你们分出来了,自去取吧。”

三个人分了东西,便各自回家去了。此时夜已经深了,农家人都睡得早,四周漆黑不见一点光亮,只是他们兄弟三人路早就走熟了的,所以倒是也不怕夜黑崴脚。

小说《帝王养成日常》 第015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