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刁医陈乐苏雪娇大结局全本免费阅读

逍遥小刁医陈乐苏雪娇大结局全本免费阅读

经典美文《逍遥小刁医》由著名作者番茄火火最新创作的乡村生活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陈乐苏雪娇,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得罪女上司,被贬穷山沟做起小村医,意外获得神医传承。绝美寡妇深夜上门,“姐,我真熬不动了……”

《逍遥小刁医》 第2章 乡野奇遇 免费试读

苏雪娇发出嗯声,抱紧陈乐肩脖,她双腿夹在陈乐腰间往上用力爬动。

她想贴着陈乐的背往上靠高点,帮他省点力。

可能双腿用力过大,让陈乐手滑了下,苏雪娇差点掉下来。

病不忌医,伤者不介。

陈乐没有多想,赶紧双掌滑动,顺着苏雪娇的腿往自己背上而去,瞬间托起她的股部往上抬了下。

苏雪娇又轻昵般“嗯”了声,似痛非痛的样子。

“雪娇姐,是我把你弄疼了吗?”,陈乐问。

苏雪娇闻言,声音颤了下,“不是很疼,稍微轻点就好了。”

陈乐点了点头。

苏雪娇体重和身高很符合,陈乐背着她走了很久也不怎么疲惫。

有她指路,陈乐不用看手机导航,抄小树林里的几段羊肠小道,减少了很多路程。

二十分钟左右,他们就到了龙泉村卫生站。

卫生站的情况,让陈乐顿时有种想辞职的冲动。

一个有围墙的小院落,破败的水泥地破损处,长出很多杂草。院里那一层楼的红砖房,外墙有些地方挂着青苔。

正房门旁,摆了块“龙泉村卫生站”的白底黑字竖牌,残损破旧。

“姐,这就是龙泉村卫生站了呀?”,陈乐忍不住发问。

苏雪娇还在他背上,她缓缓说:“没错,是这里。两年没医生了,期间陆续来过医生,不过都是看了两眼就走了,根本不愿意留在这里。”

陈乐黯然神伤,这日子怕是没法过了。

“哎,看来这里要花点功夫打理。姐,我先送你到家养伤。”

苏雪娇指了指离卫生站十来米远的那栋砖房,那就是她家。

到了她家门口,陈乐正准备把苏雪娇放下来。

苏雪娇稳稳的没动,指了指放在门旁的小木桌。

“小乐,钥匙在桌板下方的缝隙里。”

陈乐大感意外,难道这就是所说的美女心大?钥匙居然就这样放着。

他没多想,伸手摸了摸,就拿出一把钥匙来。

开门进去,屋内的光景让陈乐惊讶。

整洁,干净,清爽。

“姐,我放你下来。”,陈乐说。

苏雪娇说:“小乐,你可以把姐放床上吗,姐想先休息几分钟。”

卧室里面,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陈乐背对着床,缓缓弯腿下蹲,想把苏雪娇放床上。

他没把握好身体姿势,苏雪娇重心不稳,把他一并扳倒在了床上。

陈乐感受着微微贴在他背上的柔软处,让他隐隐觉得背上酥麻。

他脑门发热,心神也飘了,赶紧深吸了口气,把持住自己,爬起身来。

苏雪娇红着脸说:“小乐弟弟,不好意思啊,把你绊倒了。”

陈乐说:“姐,没事。你家里平时备有跌打损伤的药没?”

躺到床上的苏雪娇,摇了摇头。

“那,村子里有人开药店吗?”,陈乐问道。

苏雪娇想了想说:“有的,出门去往右直走五分钟的村东头,就有个土医师家在卖药。”

有药店就好,陈乐来的时候,不知道卫生站是这番光景,他没带什么药。

而苏雪娇的大腿得尽快止痛消肿,膝盖伤口也要清洗、贴药膏。

“姐,天快黑了,我先去给你买点药来,再去卫生站看看。”陈乐说完,就准备出门。

苏雪娇连忙说:“小乐弟弟,谢谢你这么贴心照顾,要不今晚你就先住在我家吧!”

陈乐心想,卫生站闲置这么久,清扫需要时间,在她家借住一夜也好。

“感谢雪娇姐,可这样感觉有些麻烦你啊!”

“不麻烦的,弟弟别客气。”,苏雪娇说。

村东头确实有家药店,老板是个四十五岁左右男人,得知陈乐要买跌打损伤药,他随便问了句那里受伤了。

陈乐说:“腿伤!”

老板就取出九个小纸包,打开好几个小药品,这瓶倒几片,那瓶拿几颗。

没多久,九小包颜色混杂的药丸药片就包好了。

“拿回去一天三次,一次一包,先吃三天再看看。”,中年男人叼着烟。

这么简单随便?

“正红花油,白药膏贴有吗?”,陈乐问。

老板皱了皱眉,“有。”

陈乐就拿了正红花油和药贴,外带几张创可贴,没要老板配的药。

他不禁苦笑,这乡村土医生的路子真野。激素药片竟然那么大把大把的配给人,也不问患者男女性别、年龄大小,就不怕整出问题么。

陈乐想着这些,到了苏雪娇家外面。

只听得屋里传来打砸声,还有男人在怒骂。

他心里一紧,“苏雪娇的老公回来了?”

夫妻之间有问题不能好好说么,打骂就不对了呀,如今社会,娶个媳妇多不容易,况且还是那么漂亮的媳妇。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时候去找苏雪娇怕是不好。

但他是去医人,又不是偷人,没准还能化解下危机。

他犹豫了下,敲响了门。

屋里的打砸声和怒骂声戛然而止。

“小乐,救我!”,苏雪娇绝望道。

一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欠债不还,还敢喊人救你。谁敢进来,老子一并揍。”

陈乐一听,血气上涌,猛地敲门。

“哪个不怕死的,敢打扰你爷爷们办事。”,一个疤脸男怒气冲冲开门。

看见陈乐,他道:“不想死就赶紧滚!小屁娃!”

陈乐怒道:“赶紧停手,我已报警了。”

疤脸男冷笑着突然变脸,一把将陈乐拽进去,“敢报警,你特么不想活了。”

屋内还有两个男青年,他们不由分说,对着陈乐就动手。

陈乐面无惧色,抄起凳子就和对方打了起来。

忽然刀疤男抄起墙角的土罐子,猛地砸在陈乐头上。

罐碎一地。

陈乐头破血流,意识模糊地倒在地上,血沾到一些罐子碎片。

就在陈乐要闭上眼睛那一刻,他恍惚看见罐子残片里飞出几道红光。

红光汇聚,倏地钻进他眉心,旋即他就没了意识。

意识迷糊之中,一道苍老的声音他的脑子里响起。

“天助我也,我龙门医宗不会绝后了,小子算你走运,我就把《龙门玄经》悉数传授于你。”

一时间,医术、风水相术、上古武术各种奇奇怪怪的文字符号,快速浮现在了陈乐的脑海。

没多久,陈乐忽然感觉脚下虚空,整个就要掉进万丈深渊。

他看不清周围有什么,本能地伸手乱抓。

忽然之间,他不知抓住了什么,只感觉软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