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宝爹地太会宠》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白宛瑜厉庭薄小说全文

《双宝爹地太会宠》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白宛瑜厉庭薄小说全文

甜宠新书《双宝爹地太会宠》由郁小秋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宛瑜厉庭薄,书中主要讲述了:这女人,难不成是知道当年她告密,让厉老太太偷偷带走她儿子一事,现在跑来兴师问罪了?不,不可能。想着,白诗然忽的勾起唇角得意笑了笑,“那你回来干什么?就为了那个疯子?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奕寒现在是我的男…

《双宝爹地太会宠》 第7章 知道秘密了吗 免费试读

这女人,难不成是知道当年她告密,让厉老太太偷偷带走她儿子一事,现在跑来兴师问罪了?不,不可能。

想着,白诗然忽的勾起唇角得意笑了笑,“那你回来干什么?就为了那个疯子?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奕寒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

秦奕寒伸手亲昵地揉了揉她脸蛋,白宛瑜却冷冷一笑,“那又怎样,还不是我用过的东西,如今我根本不稀罕,姐姐你捡了也好,别浪费,废物还能二次利用呢,何况是男朋友呢,是吧?”

“你!”白诗然气得脸色铁青,秦奕寒额头也隐隐冒出青筋。

这时,楼上却突然传来一阵疯疯癫癫的喊叫声,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又笑又叫着跑下楼。

正是白宛瑜养母,叶曼。

叶曼呵呵笑着跑到白宛瑜身旁,笑道,“一起放风筝咯,放风筝呀!”

白宛瑜看着叶曼这模样,眼眶瞬间一湿,眼神瞧清她身上隐隐若现的瘀伤时,眼眸一紧,转身狠狠瞪着白诗然,气得胸口一阵一阵起伏道,

“妈妈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你打她了?!”

白诗然抬头深呼吸了一口,撇过脸不屑地怒斥道,“谁打她?神经病,你没看见她这个疯样吗?谁知道她整天磕磕绊绊在哪里弄伤的。”

“自己弄伤?!”真当白宛瑜傻,好糊弄?!她唇角嗔着恨意,一字一句道,“这种淤青形状分明是手重力揉捏的!她好歹也是从小养你长大的母亲,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她!”

“我怎么对她了?”白诗然缓过来却丝毫不甘示弱,“倒是你,好几年前不就被爸爸赶出家门了吗,现在还敢回来对着我大呼小叫?”

“你说她身上的伤是我打的,你有证据吗?白宛瑜,你没有证据就在这里胡说,你这是诬陷!是诽谤!”

白诗然理直气壮地反驳,自从父亲在外面有了人,就把这个疯婆子交给自己照顾,她整天面对叶曼这个疯女人,已经足够让心烦了,现在又突然跑出来个白宛瑜,二话不说就数落了她一通,真当她是好惹的?

“诗然,放风筝,我要放风筝!”

叶曼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周遭弥漫着的火药味,她嘻嘻地笑着,一把抓起白诗然的双手,蹦蹦跳跳地朝门外跑去。

“真是个疯子!谁要陪你去放风筝!”白诗然狠狠地甩了甩手,满目不悦。

猝不及防之下,叶曼脚下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砰!”

沉重的闷响声随之传来。

叶曼额头与桌角剧烈碰撞了一下,伤口红肿不堪。

“妈!”

白宛瑜眉头猛地一蹙,一股急怒从心底拔然而起,三步并作两步小跑上前,她所有心思都放在检查叶曼的伤势上:“妈,你怎么样?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风筝,我要放风筝。”

叶曼心心念念的却只有风筝,连一个正眼都不曾给过白宛瑜。

她原本是多么慈祥的一个母亲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心疼,难过,愧疚,愤怒,几种完全不同的情绪在白宛瑜心底交错蔓延。

在确认叶曼的确没有什么问题后,白宛瑜蓦地抬眸,怒瞪白诗然:“你们到底都对她做了什么!?”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白诗然一个不屑的白眼。

“你要是觉得我们虐待她了,那你干脆报警把我们都抓起来好了!她把我从小养大又怎样?她不也是把你从小养大的吗?这么多年你管过她吗?现在跑到这里来指责我没有好好照顾她,你好意思吗?”

“白宛瑜,你别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要是真的关心她,你怎么不把她接走自己照顾!?说到底,你还不如我呢!”

白诗然字字句句,直戳白宛瑜的痛处。

是啊!她还不如白诗然呢。

这五年来,她没有尽到一丝孝道,归根结底,叶曼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也有责任。

白宛瑜一时倒是真的说不出话了,她在心底暗暗发誓,既然如此,她就好好照顾养母好了,以弥补这五年来的亏欠,顺便好好查一查,这五年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叶曼站直身体,强忍着内心的酸楚,挤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妈,我是宛瑜,你不是想放风筝吗?我带你去放风筝好不好?”

白宛瑜对叶曼说话时的语气甚至比对待白真真还要温柔几分。

说完,她手挽着叶曼就要离开。

可刚走两步,白诗然却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呢,脸色一变就小跑着追了上来,张开双臂死死拦在她们面前:“不行,你不能带她走!”

她可不能就这么让叶曼离开!

谁知道她的病会不会有好转的一天?

万一叶曼哪天清醒过来了,把那些秘密说了出来……不,绝不可以,她的眼底闪过阴毒!

她一把将叶曼强拉到自己身边,没好气道:“要走你走!你早就不是我们白家的人了,你今天要是敢把她带走,信不信我可以告你拐带人口!?”

“白诗然你够了!我要带妈去医院好好做个检查,你让开!”

白宛瑜越是这么说,白诗然就越是不能放叶曼离开。

看了眼不远处的秦奕寒,白宛瑜面色铁青地沉呵一句:“你还傻坐在那里干什么!?看热闹呢吗?还不快把妈带回房间里去!”

秦奕寒早就被白诗然收拾的服服帖帖,一听,片刻都不敢耽误,生怕惹得白诗然不悦。

要真是那样的话,那他的凤凰梦就彻底泡汤了!

“诗然,你别生气,我这就带她回房间。”秦奕寒连连应承着,麻利地小跑过来就要带叶曼离开。

看到这一幕,白宛瑜眸色一沉,想到自己从前居然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了四年,她就忍不住作呕!

白宛瑜想要把叶曼拉到自己身边。

以一敌二,她根本不是白诗然和秦奕寒两个人的对手。

眼睁睁看着叶曼被秦奕寒强行带走,她面色阴沉铁青:“白诗然,你要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不肯让我把妈带走!?”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白诗然胜利者般得意地笑着:“这是我家,请你立刻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小说《双宝爹地太会宠》 第7章 知道秘密了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