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予念江叙沈星辰小说 《前夫追妻火葬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姜予念江叙沈星辰小说 《前夫追妻火葬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叫姜予念江叙沈星辰的书名叫《前夫追妻火葬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秋水揽星河创作的现代虐恋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2章沈星辰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就见江叙似乎要出去的样子。她连忙走过去抓住江叙的手腕,红着眼眶问道:“阿叙,是不是有子言的消息了?”她脸上支离破碎的表情看着就让人觉得是个为孩子担心的母亲。江叙将她…

《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2章 免费试读

第12章

沈星辰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就见江叙似乎要出去的样子。

她连忙走过去抓住江叙的手腕,红着眼眶问道:“阿叙,是不是有子言的消息了?”

她脸上支离破碎的表情看着就让人觉得是个为孩子担心的母亲。

江叙将她的手拿开,“在这边等着,我会把子言带回来。”

“我跟你一起去!”沈星辰眼里有果断,一定要跟着江叙一块儿去。

男人抬手看了眼时间,给了庄迟一个眼神,后者拦着沈星辰,吩咐保镖:“看着沈小姐。”

说完,庄迟跟上江叙。

两个保镖请沈星辰回办公室去,她目光紧紧地跟随着江叙的背影。

心里头有气,凭什么庄迟喊她就是“沈小姐”,喊姜予念就是“太太”。

江叙从来都没将姜予念当成太太过!

只要这次的事情成了,他们两很快就会离婚的。

到时候,江太太这个位置,难道不就是她的了吗?

至于子言……沈星辰想到孩子的时候,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孩子本来就有白血病,配对到合适的骨髓太难了,江子言不一定等得到那个时候。

所以他要是能利用自己最后的价值,让怀胎十月的母亲顺利进入江家,他也不枉来这人间走一趟。

孩子,别怪我。

你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个威胁。

……

去棚户区的路上,谢非池那边发来了相关的地形图,并且跟他说了那边的人口流动问题。

想要在一个几万人居住的中小型贫民区里找一个被绑架的孩子,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谢非池已经派人进去摸排,尽可能地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确定具体的位置。

至于给姜予念的定位,只能定位到她在棚户区,具体哪一栋哪一户,没有办法确定。

车子很快开到了棚户区那边,江叙与谢非池碰头,一道过来的,还有一个出租车师傅。

“江叙,这是带姜予念来这儿的司机,说姜予念进去一个多小时了。”谢非池将司机的身份跟江叙说了一遍。

那司机平时都是跑出租的,没见过什么上流社会的人。

但见江叙剑眉星目,周身戾气渗人。

司机听这警察喊他江叙,就是被绑架那孩子的父亲,他听那个女医生提起过这个名字。

“我本来是想让那个女医生等你们来了再进去的,但是她说那个孩子生了很严重的病,要是不及时解救的话,可能会出大问题,她就自己进去了,拦都拦不住。”

拦都拦不住……

江叙听到这话的时候,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

姜予念,你到底是在作秀,还是真的进去救人?

就在此时,江叙的手机响了起来。

陌生号码。

谢非池的技术人员很快给手机连上了追踪信号,只要通话时间够长,他们就能确定绑匪现在在什么位置。

在谢非池点头之后,江叙才接了电话。

“喂江医生?你儿子江子言在我们手中,我要两千万现金,你把钱放到我指定的位置,我会把儿子还给你。”

江叙有儿子的事情也就这两天在医院传开的,所以想要筹备一个精密的绑架计划,在这么短时间内,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但……姜予念半个月前就知道了。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让你儿子叫两声?”对方肆无忌惮地说道,“哦,对了,你医生老婆也在。说起来我是真的羡慕你,左拥右抱还能将关系处理得那么融洽。就很想请教你,是如何做到让自己正宫太太来救你的私生子的?”

江叙眉头拧着,“你们还抓了姜予念?”

“本来不想抓她,毕竟你两貌合神离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你指不定希望我们帮你除掉她。男人一生中三大幸事,神官发财死老婆。要不要再加五百万,我帮你把老婆解决了?”

姜予念被他们抓了!

此时的江叙不清楚姜予念到底在干什么。

他跟绑匪说:“两千万我需要时间准备,但是我告诉你,江子言免疫力很差,要是钱准备好了,他出什么事,我让你们一个都别想从里面站着走出来。”

“那江医生,你老婆怎么说?”绑匪顿了一下,“五百万要她死,还是一千万要她活?”

对方大概知道江叙这边在信号追踪,所以到了那个临界点,啪嗒一声将电话挂断。

此时的谢非池见江叙的表情非常难看,比亲儿子被绑架了的时候,还要糟糕的表情。

毕竟,连他都没想到,姜予念也被抓了起来。

“但是,你不当医生好多年了,绑匪怎么还喊你江医生啊?”

喊他江院长,江总,又或者是宣大名誉讲师江教授也成,可偏偏喊了一声江医生。

“你以前是不是出过什么医疗事故,家属寻仇?”谢非池问了一句。

……

旧房间内,姜予念被迫听了绑匪和江叙的对话。

一直到最后,都没听到江叙是否会花一千万来救她的命。

意料之中,却到底还是觉得心里苍凉。

她好歹是为了他儿子才来到这里,进了棚户区之后找到了绑匪的位置。

本来有机会偷偷将江子言抱走的,但她身上的手术服引起了注意,又被抓了回来。

“这么冷血的男人,你还只身前来救他儿子,我说你是不是蠢?”男人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凶狠的眼睛。

姜予念余光瞥见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的江子言,她刚才感觉到那个小孩儿在发烧。

“是咯,我的确是个蠢女人,所以我现在后悔了,不打算救江子言,让他自生自灭好了。他有白血病,这个时候感冒了,免疫力很差,我想过不了几个小时,他就会出现呼吸急促,浑身淤青的情况。到时候,你们拿一个死人跟江叙交易好了。”姜予念语气淡淡。

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种……慧极必伤,伤心到了极致之后就不再会有感觉的模样。

房间里另外三个绑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跟姜予念对面的男人,也就是他们的老大说:“老大,要是那小孩儿死了,我们怎么跟江叙要钱啊?别到时候钱没拿到,我们倒是栽在里头了。”

“你们以为,拿了钱江叙就能平安让我们离开宣城?”

姜予念想,这个老大还是聪明的,对江叙了解得很透彻。

“那怎么办啊?”

可没想到他们老大这个时候,表情却变得异常凶狠起来,说道:“我要让他们都死!”

小说《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2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