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追妻火葬场》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姜予念江叙沈星辰小说

《前夫追妻火葬场》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姜予念江叙沈星辰小说

小说主角是姜予念江叙沈星辰的小说是《前夫追妻火葬场》,本小说的作者是秋水揽星河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虐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4章江叙头也不回地从车上下去,往棚户区里面走去。谢非池连忙跟上,眼神示意周围的人,他们立刻挡住了江叙的去路。“江叙,绑匪身上绑了炸药,你进去可能就是一个死!”谢非池压低声音,“你不为了你自己,也想…

《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4章 免费试读

第14章

江叙头也不回地从车上下去,往棚户区里面走去。

谢非池连忙跟上,眼神示意周围的人,他们立刻挡住了江叙的去路。

“江叙,绑匪身上绑了炸药,你进去可能就是一个死!”谢非池压低声音,“你不为了你自己,也想想你家老太太,她能承受得住那么大的打击?”

都将老太太搬出来了,谢非池想着江叙好歹也得冷静一下从长计议。

但江叙甚至都没看他一眼,眼神冷厉地扫视着前方挡着自己去路的人。

涔薄的嘴唇下就溢出两个字——让开。

其实刚才电脑传输出房间里面的画面,江叙看到绑匪的时候,就认出那个人是谁。

曾经他经手的一台失败的手术,死者的丈夫。

因为那件事,他当时还吃上了官司。

后面法医的检查报告和证人证词证明了他的清白。

但……死者家属依旧认定是他一手促成了手术的失败。

所以今天这件事,必须得他去解决。

浑身冷意的江叙无人敢拦。

主要是里面的情况陷入僵局,被绑架的小孩儿奄奄一息,再没有什么突破,就算最后将人救出来,也不过是救了一具尸体。

谢非池知道拦不住江叙了,走上前,取下自己的配枪交给江叙。

“不用。”江叙没有收,“被发现了只会激怒他。”

谢非池见着江叙的坚持,看出他的势要前往。

“找机会,我们在外面配合,平安出来。”谢非池重重地拍了一下江叙的肩膀。

他目光凝重的看着江叙的背影,转头就吩咐手底下的人严阵以待,狙击手找到狙击点就立刻将绑匪击毙!

……

房间内。

姜予念在说出自己想要沈星辰和江子言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后,也没见李成有放了自己的打算。

眼见江子言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真要是不赶紧送医院,别说什么后续治疗了,根本不需要!

就在姜予念想着自己有没有可能挣脱绳子,和李成来个殊死搏斗看看有没有机会将他打败,带走江子言的时候。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瞬间,李成变得紧张起来。

手里攥着炸药的遥控器,快速走到门边,问道:“谁?”

“江叙。”

男人厚重冷厉的声音透过木门传了进来。

姜予念讶异往门口看去,他这么快就来了?

而李成因为江叙的到来显得紧张又兴奋,甚至跃跃欲试地想要按下手中的遥控器按钮来一个同归于尽。

很快,门外又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就我一个人,让我进去。”

“我谅你也不敢带人,我手里有炸药,你要是敢多带一个人我就按下遥控器我们同归于尽!”李成说得癫狂,啪地一声打开了房门。

见到江叙熟悉的面容,姜予念心里头松了一口气,潜意识里面觉得只要江叙来了,所有的事情都有转圜的余地。

但是……

在她要将眼神与他的眼神对上时,江叙的目光却与她错开,落在躺在地上的江子言身上。

那一瞬间,所有的期待与从容,在江叙错开她的目光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不是为了她来的,是为了江子言来的啊……

姜予念觉得有什么东西像是卡在自己喉咙里面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胆子不小,还真的是一个人来的。”李成在检查了外面一眼之后,迅速让江叙进来,啪地一声把门关上。

走进房间的江叙四下看了眼,窗帘都被拉得严严实实,狙击手如果第一枪没有打好,那么李成极有可能引爆炸药。

他看到江子言面色通红地躺在地上,已经昏迷不醒。

可能已经休克,耽误一秒钟,江子言的性命就得多一分的危险。

“江叙,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李成靠墙站着,“心爱之人就在你面前,但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死。”

李成的话将江叙的思绪唤回。

他看着已经丧心病狂的李成,说:“六年前的手术,我尽力了。”

“你一句尽力了,就能换回我老婆和孩子的命?你知不知道我和我老婆为了怀上孩子,花了多少钱,又做了多少次的试管才成功的?你尽力了,但我却没了老婆孩子!”李成歇斯底里,双眼猩红。

他用捏着遥控器的手指着江叙。

激动的情绪好像下一秒就可能不小心按上遥控器!

江叙不敢再激怒李成。

“那你要我怎么补偿你?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江叙道。

但他知道,李成要的不是钱。

李成笑了,“我不要钱,我要你痛不欲生。今儿你可以带一个人走,但是留下的那一个,我会让你亲眼看着,和我一起被炸得尸骨无存!”

这世上什么最让人痛心,无奈,懊悔?

大概就是必须要放弃一个自己在乎的人,在抉择中一遍一遍地煎熬着。

可是……这个选择对江叙来说,一点都不难。

姜予念觉得自己死定了。

如果江叙必须要带一个人走,那带走的那个人,肯定是江子言。

他肯定得带走他亲儿子,留她这个让他每每看到都气得不行的联姻对象。

“江叙,我要是你,肯定得带自己儿子走啊!毕竟那是你唯一的血脉啊!而且这个女人,你又不爱她,她死了,你也不会心疼。”李成似乎都已经帮江叙选好了。

等着江叙抱起他儿子就走。

但江叙并没有去抱江子言。

他说:“我要带姜予念走。”

简简单单七个字,姜予念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诧异地看着江叙,顿时大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在她以为江叙肯定得带着他儿子走的时候,他选了她?

他怎么可能选择她?

江叙进来好几分钟,也就这个时候,他的眼神才和姜予念的对上。

可虽然是看着她的,但姜予念好像从这个男人的眸子里面,看不到半分感情。

“我当然是带姜予念走,”江叙道,“既然你是从医院将江子言带走的,就该知道江子言得了白血病,可能匹配的骨髓没等到,身体就已经撑不住。迟早都要死,我只能舍弃他。”

听到江叙这番言论,李成差点就信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算盘吗?故意说要带姜予念走,让我以为你最爱的人是姜予念。不巧了,我今天就得把江子言留下!”

姜予念差点也信了,信了江叙说的,要带走的那个人是她。

怎么可能会是她?

她可真会自作多情。

小说《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4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