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追妻火葬场》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姜予念江叙沈星辰小说阅读

《前夫追妻火葬场》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姜予念江叙沈星辰小说阅读

主角是姜予念江叙沈星辰的小说叫《前夫追妻火葬场》,它的作者是秋水揽星河所编写的现代虐恋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0章将江子言抱走的那个男人很快上了车,车子飞驰而去。没人想到之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这么明目张胆地抢孩子!姜予念想回去找人怕是来不及,她迅速跟上,抢了前面的乘客上了出租车。她没管外面的骂骂咧咧,…

《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0章 免费试读

第10章

将江子言抱走的那个男人很快上了车,车子飞驰而去。

没人想到之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这么明目张胆地抢孩子!

姜予念想回去找人怕是来不及,她迅速跟上,抢了前面的乘客上了出租车。

她没管外面的骂骂咧咧,跟司机说:“师傅,跟上前面那辆黑色帕萨特,快!”

吩咐完司机后,姜予念想拿手机出来联系江叙,他儿子被绑架,他这个当父亲的必须得知道。

而且姜予念知道,江叙手眼通天,有办法比警察更快地救出他儿子。

结果姜予念一摸口袋,深绿色的手术服口袋里并没有手机。

她这才想起来先前准备给江子言做腰间穿刺之前,换下了自己的常服,那会儿手机正在白大褂里面放着。

“师傅,你手机接我用一下我打个电话。”姜予念向司机求助。

可能因为她穿着手术服,并不像坏人,所以师傅将手机开机递给了姜予念。

还问了一句:“这什么事儿啊得跟着前面那辆车?不然报警吧?”

“找他爹比报警快。”姜予念迅速打开拨号盘,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在上面按下江叙的私人号码。

等待接通的时候,姜予念目光凝视着前方那辆黑色桑塔纳。

这要只是单纯地求财,给了钱放了人,这事儿就算结束了。

姜予念担心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江子言伤口感染,或者再弄出什么新伤来。

他抵抗力本来就差,先前做了个手术差点要了他的命,这次要是再出什么意外,恐怕华佗在世都救不了他。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通,姜予念来不及说那些废话,开门见山:“江叙,我是姜予念,你儿子被绑架了,车牌是宣A44556,现在车子正往淮南路开去,要是不想你儿子死,就快点让救护车和警察过来!”

她快速地说完这些,等待对面开口。

但是,电话被挂断了。

“喂,江叙?”姜予念当时都怔住了。

江叙为什么挂断她的电话?他不要他儿子的命了?

姜予念继续打电话过去,可机械的女声提醒她,她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江叙将这个号码拉黑了?

副驾上的姜予念当时就哼笑了一声。

她心急火燎地不顾安慰地跟踪绑匪以确定他们最后的落脚点,打电话通知江叙。

结果人家不相信,挂断电话不说,还把号码拉黑。

她这是为了什么?

为了让江叙更加讨厌自己吗?

姜予念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回去,在手术室等着江叙将江子言送来做腰间穿刺会更好。

“大夫,这还跟吗?”

……

江氏大厦。

沈星辰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迅速地将手机放回原处。

在江叙进来的时候,就见到沈星辰眼眶泛红地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

见江叙回来,沈星辰连忙走过去,紧张地问道:“阿叙,怎么样,有没有查到那些人的信息?”

江叙眉头微拧,面色沉冷,“我已经让庄迟去查了,有消息立刻会通知我。”

“那怎么办啊,他们要对子言不利,可子言现在身体太脆弱了,不堪一击的呀……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对子言下这么狠的手,好像见不得他的存在一样!”

沈星辰这话有意无意地将要对江子言不利的人指向要江子言消失的人。

谁最希望江子言消失?

至少表面上来说,是江叙现任妻子姜予念。

“短信的事情我会去查,你来我这边,有没有安排人留在医院照顾子言?”

“有啊,我让护士他们帮忙看着……”

沈星辰话音落,庄迟便敲门进来。

“江总,医院那边来的电话,说是子言不见了,太太本来要给子言做腰间穿刺,听说子言不见了之后,她也一同不见了。”

听到这话,沈星辰犹如世界要坍塌了一样。

要不是江叙扶着,怕是要跌落在地。

“子言……子言怎么会不见了?”沈星辰一下子就像没了主意一般,“都怪我,要不是我过来找你跟你说我被人用子言威胁,我就会一直在医院守着子言的。”

江叙本来就在让庄迟查给沈星辰发威胁短信的人,谁能想到江子言现在失踪了。

连姜予念一块儿不见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查?站在这儿就知道他们去哪儿了?”江叙斥道。

“是,我马上就去!”

江叙立刻拿了手机出来给姜予念打电话,但是接电话的人并不是姜予念,而是陈妄。

“姜予念呢?”江叙问,“她手机怎么在你那儿?”

“我看了监控,姜予念知道江子言不见了之后就去找了,在院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走的。”陈妄将已知的信息告诉了江叙,“我看应该姜予念看到江子言被抱走了,所以跟上去的。”

“她跟上去了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江叙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两秒,略有些诧异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怀疑她?”

江叙没回答。

但是正如他说的那样,要是姜予念是看到有人把江子言抱走了,她是跟踪绑匪的。

那为什么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有?

她姜予念是觉得她能徒手解决绑匪?还是能以一当十,赤手空拳地将江子言救回来?

还是说,她和绑匪是一块儿的,就是为了绑架江子言,让这个“私生子”彻底消失,洗去她婚姻上的污点!

陈妄并不是个暴脾气,但在听了江叙的这番话后,惊觉自己好像从未认识过江叙一样。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把一个爱你到骨子里的女人,想得那么不堪。江叙,我看错你了。”

说完,陈妄挂了电话。

因为没有开免提,所以沈星辰并不知道对方跟江叙说了什么,让他此时此刻的表情变得如此难看。

“阿叙……”沈星辰扯了扯江叙的衣袖。

江叙从陈妄的那番话中回过神来,脸上沉得吓人的表情,很快敛了起来。

“你放心,我不会让子言出事。”江叙沉下声音跟沈星辰说。

江叙安抚完沈星辰之后,从办公室出来,对正在忙碌的庄迟说:“定位姜予念。”

庄迟当即怔了一下,旋即想起来五年前江叙让他去定制的一枚钻戒。

而在那枚戒指里面,安装了全球定位系统。

后来庄迟发现老板将这枚戒指当做婚戒给了姜予念的时候,他当时还颇为意外。

小说《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0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