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墨染傅景深主角的小说 苏墨染傅景深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苏墨染傅景深主角的小说 苏墨染傅景深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独家完整版小说《罪妻难追:傅总又被拉黑了》是夜白不才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墨染傅景深,内容主要讲述:第14章凌晨三点,傅景深黑沉着脸坐在别院大厅。“苏墨染再怎么说,也是傅家少奶奶,怎么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不觉得她自己能够把自己弄成发烧40度?”穿着休闲衣服的谢衡,满脸嫌弃地盯着傅景深。一个小时前,…

《罪妻难追:傅总又被拉黑了》 第14章 免费试读

第14章

凌晨三点,傅景深黑沉着脸坐在别院大厅。

“苏墨染再怎么说,也是傅家少奶奶,怎么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不觉得她自己能够把自己弄成发烧40度?”

穿着休闲衣服的谢衡,满脸嫌弃地盯着傅景深。

一个小时前,他好不容易歇下来准备睡觉,谁知道接到傅景深的电话。

傅景深这家伙竟然在电话里冷嗖嗖地开口,“西山别院,苏墨染晕了。”

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晕倒,这一看,他真的是无语至极。

他与苏墨染也算认识,之前见过几次,在他印象中,苏墨染一直都是个满眼装满傅景深的女孩,而且比较容易害羞,斯斯文文的,与传言中的那个苏家骄横跋扈的大小姐完全不同。

原本以为自己的好兄弟冷冰冰的,愿意结婚,是忘记过去,准备重新开始。

“不是,我说景深,你和苏墨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苏家突然出事,总不能和你有关吧?”

见傅景深不说话,谢衡又继续开口问道。

傅景深蹙眉,他冷眸投向谢衡,淡漠应道,“你似乎对苏墨染很关心?”

莫名的,谢衡觉得背脊一凉。

“额,我保证我对有夫之妇没有兴趣!”谢衡一本正经地打趣道,“看来你对苏墨染挺上心的嘛,你不会爱上她了吧?”

“闭嘴吧你!”傅景深嫌恶斥道,他的神情复杂,仿若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爱上苏墨染?呵,我恨不得她去死!”

话音才落,谢衡直接瞪了一眼傅景深,随即后知后觉开口,“你之前一直在调查苏家,所以温婉当真是苏泽的女儿?”

一句温婉,彻底触及到了傅景深的逆鳞,他冷哼一声,眼里满是怒意,“是,苏泽根本就不配为人父,苏家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苏墨染得赎罪。”

傅景深是什么样的性子,谢衡自然是清楚。

他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景深,苏墨染她是无辜的。”

傅景深脸色难看,他讥笑出声,“无辜?如果她无辜的话,那么小婉呢?他就一点也不无辜吗?”

被怼得都不想说话了,谢衡暗自叹口气。

不管傅景深做什么决定,只希望将来不要后悔就行。

“好了,不说她了。倒是你自己,你之前不是和我说头痛症好了很多吗?还说和苏墨染在一起,能够睡安稳觉。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既然有效果,你为什么不继续尝试?”

闻言,傅景深只是瞥了眼谢衡,随即站起身,“她不过是个替身,只是因为能够从她身上看到小婉的影子。”

谢衡简直无言以对。

其实相比之下,与那个早就消失的小婉相比,他更倾向于苏墨染,至少在他看来,苏墨染才是那个可以给傅景深带来不一样变化的女孩。

只可惜,傅景深不这么认为。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等过半个小时,记得给苏墨染吃药。还有她的手可别碰水。”谢衡站起身,微微皱着眉开口。

见傅景深点头,谢衡拿上带来的医药箱和车钥匙,径自离开大厅。

傅景深在大厅站了一会儿,瞥了眼傅景深离开前搁在茶几上的药。

————————————

二楼卧室,苏墨染是被硬生生痛醒的。

她猛然睁开眼,欲要抬起手,却发现格外费力。

手被包扎起来了,白色的绷带有红色的血丝露出来。

苏墨染的鼻头微微发酸。

这双手画了很多爆火的漫画,可自从与傅景行结婚之后,她便退圈了。

如今,这双手怕是连画笔都拿不稳了。

只是,她怎么在卧室?

不对,她得赶紧离开,不然要是傅景深知道她待在他的房间的话,肯定会以为她存了别的不好的心思从而发怒。

咔哒。

门开了。

傅景深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了屋内。

苏墨染才将将从床上起身,因为退烧后全身发软,她一下子整个人往地上半倒去。

傅景深丝毫未动,只是眉头微皱,随即冷嘲热讽,“怎么?又想耍什么花样?”

头痛,无力。苏墨染知道自己不应该与傅景深辩解,可被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一直咄咄不休的诋毁,她的心口真得很疼。

那是一种钻心的疼。

苏墨染手搀扶着床沿站起身,她眼睛湿润,强忍着满心的委屈。

“我没有……”

“够了!”不等苏墨染开口说完,傅景深已经厉声打断,他满脸不耐烦地将苏墨染上下打量了一遍,徐徐开口,“苏墨染,你要时时刻刻记住自己答应过我什么,给我老实一点,如果再逃一次,那么我便让你父亲在牢里多受一次罪。”

除了点头答应之外,她根本找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如今,她活着的目标只是为了她的父亲而已。

“只要你表现好的话,我可以给你去探视的机会。”

不知道为什么,当触及苏墨染的目光时,傅景深有一丝怔愣,心底顿觉烦躁至极。

他不该被苏墨染牵动情绪,他不过是将她当成治病的工具而已。

傅景深一直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

“傅少需要我做什么?”苏墨染听到傅景深说只要她表现好,就可以去探视父亲,一时就连暗淡的眼眸都瞬间堆积了光芒。

傅景深却觉得苏墨染喊的傅少有些刺耳。

“呵,你一个女人,怎么伺候男人,难道还要我教你不成?”说罢,傅景深目光往衣帽间方向看去,“去把我的睡衣找出来。”

苏墨染愣住,她顿时不明白傅景深的意思。

难道他打算住在这里吗?

小说《罪妻难追:傅总又被拉黑了》 第14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