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追妻火葬场》最新章节列表 第13章

《前夫追妻火葬场》最新章节列表 第13章

主角是姜予念江叙的小说叫做《前夫追妻火葬场》,它的作者是秋水揽星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3章听着男人的话,姜予念心头一滞。他这么凶狠的模样好像并不是为了求财,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杀了江子言?不光姜予念听出了他的意图,男人的三个手下也听出了他疯狂的想法。“李成,你到底想干什么?”手下情急之…

《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3章 免费试读

第13章

听着男人的话,姜予念心头一滞。

他这么凶狠的模样好像并不是为了求财,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杀了江子言?

不光姜予念听出了他的意图,男人的三个手下也听出了他疯狂的想法。

“李成,你到底想干什么?”手下情急之下,喊出了男人的名字。

喊出来之后,惊觉该是暴露了姓名。

姜予念听着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只看到江子言额头上冷汗频出,意识不清地躺在地上。

“我要干什么?”李成走到江子言边上,拽着他的衣领,粗暴地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我要让江叙也尝尝失去儿子到底是什么感受!”

李成似乎已经不怕暴露,他一把拽下自己的口罩,露出满脸的悲愤。

在看到李成脸的那一瞬间,姜予念想起来了。

六年前,江叙还是神经外科的医生,医术了得,前途无量。

经他手的手术,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姜予念当年作为学生观看了一场耗时十个小时的神经外科手术,患者是身怀六甲的孕妇。

开颅手术和剖腹手术同时进行。

如果手术成功,那么这将是载入教科书的模范手术。

但是病人和家属隐瞒了她在术前吃了东西的事实,导致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抢救了很久,最终还是一尸两命。

病人家属将医院和主刀医生的江叙告上法院,索赔八百万。

期间,江叙被暂停进手术室,舆论偏向死者家属。

闹得沸沸扬扬时,同病房的病人意外发现那天在病床上和家人视频时,记录下了李成偷偷给死者送了食物的一幕。

李成不接受是自己的错误害死了妻子与儿子,在法院宣布江叙和院方无责之后,李成尾随、骚扰江叙。

后来听说因为打架斗殴致人残疾,坐牢了。

如今出来,变得更加偏激。

李成攥着江子言的衣领,双眼猩红,对那三个同伙说道:“我不要钱,我就要他的命,要江叙痛不欲生!”

姜予念明白了,李成要让江叙尝尝丧子之痛。

但依照江子言现在这个情况,根本不需要李成动手,没有得到救治的江子言很快就会生命垂危!

“你疯了吧李成,我们要的不是这小孩的命,你忘记老板要我们干什么了吗?”

“去他的老板!”李成一把掀开自己的衣服。

他们这才发现,李成身上绑着炸药!

李成的同伙本来还想好好和李成说话,但见他身上绑着炸药,都怕了。

“李成你这个疯子!我们走,才不要和他在这儿同归于尽,就当我们没参与过!”

那三人只当遇到了一个疯子。

他们不想钱没拿到,最后连命都折在这里。

三人跑得很快,他们这个团体,不需要瓦解就散了。

接下来,就是等着送江子言和姜予念上路?

姜予念怔了一下,被绑着手脚的她,很快冷静下来。

她目光平静地看着李成,开口:“李成,既然你对江叙了解那么透彻,你就该知道,我对江叙来说,什么都不是。就算你伤了我,他半点感觉都没有,你不觉得我很无辜吗?”

李成的确为了报复江叙收集了很多资料。

包括江叙与姜予念貌合神离的夫妻关系。

“他爱的人不是我,是这个孩子的妈妈,所以你要让江叙伤心欲绝,你就该杀了他们母子,而不是我。”姜予念浅声道。

仔细一听,那语气中还有一丝丝的愤怒。

李成笑了,“对,你说的很对,应该让这个孩子的母亲也一起过来。你也恨死了他们吧?抢了你老公,还要你给你老公的私生子当主治医生,你是不是恨不得他们都死?”

“是。”

……

“局长,我们刚才抓到从犯,确定了具体的位置,遥控了机器人进去!”

技术人员跟谢非池说道。

彼时,桌面电脑上出现了房间内的情况。

江子言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姜予念手脚被绳子捆着。

而绑匪头目则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炸药的遥控器。

“有炸药。”谢非池眉头紧锁,“不能强攻,不然他们都得死。”

此时的江叙目光紧紧地凝视着屏幕,撑在桌面上的手,青筋尽显。

作为一个久居高位的男人,是从来不允许别人挑战他的权威的。

但现在他被钳制着,几乎是动弹不得。

“狙击手?”江叙问。

“窗帘都拉上了,看不到位置。”谢非池摇头。

所有想到的可能的办法,在这个时候都因为对方拿着两个人质而变得不可行。

很快,电脑里面传来了李成的声音:“姜予念,我知道你无辜。这样吧,只要沈星辰来替了你,我就放你走。”

“她替了我,怎么当江太太?孩子没了可以再生,人死了就永远当不上江太太。”姜予念声音中尽是讥讽的意味。

“所以我要是杀了你,就成全了他们?”

“对啊!”姜予念道,“所以你不如放了我,我呢就回去就继续当我的江太太,永远不和江叙离婚。当然了,江叙永远也不能和沈星辰在一起,他儿子,也永远都只能是私生子。你觉得这个办法如何?”

“哈哈哈,果然最毒妇人心!”

“怎么样,你觉得行吗?”姜予念问。

那男人思忖了两秒,旋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放你走可以,但这个孩子,必须得留下来。”

看到这里,江叙已经想起一切。

那个男人,是六年前手术失败死者的丈夫。

江叙转身对谢非池说:“我要进去。”

“进去?”谢非池拧眉,压低声音,“绑匪身上有炸药,你想没想过进去之后你可能出不来!”

“不然呢?”江叙脱下西装外套,扯下领带,将袖子挽到手臂处,“眼睁睁看着江子言奄奄一息?看着姜予念只身犯险?”

谢非池没见过素来沉稳的江叙想现在这么失控。

所有的部署和计划在他这儿仿佛都是摆设,就要进去救人。

一时间,谢非池不知道江叙到底是为了里头的江子言,还是为了姜予念!

小说《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3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