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云浅傅寒的小说 第2章 避孕药

主角是云浅傅寒的小说 第2章 避孕药

主角叫云浅傅寒的小说叫做《双面总裁:早安,傅大少》,是作者木暖鱼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将递过来的衣服接住的一瞬间,云浅感觉到女人掩在衣服下面的手,给她塞了两个小小的纸盒。云浅心中疑窦丛生,若是傅寒要给她什么东西,哪里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呢?“这是什么?”她开口询问,但佣人并未回答,而是在…

《双面总裁:早安,傅大少》 第2章 避孕药 免费试读

将递过来的衣服接住的一瞬间,云浅感觉到女人掩在衣服下面的手,给她塞了两个小小的纸盒。

云浅心中疑窦丛生,若是傅寒要给她什么东西,哪里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呢?

“这是什么?”

她开口询问,但佣人并未回答,而是在将衣服递给她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走廊里空荡荡的,云浅将房间的门关好,才将手上的东西拿出来看,粉红色的药盒躺在手心,这是两盒避孕药。

这可真是奇怪,傅寒不是刚刚才喂给她两颗促孕的药么,怎么会让人送来避孕药?

云浅琢磨不透这其中的缘由,但她没有丝毫犹豫,拿起手边的矿泉水就灌下了一颗避孕药。

管他是谁送来的呢,反正她现在不想怀孕,有这避孕药正好,吃就是了。

吃过避孕药的云浅情绪镇定了许多,只要不怀孕,她就能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十多年在国外自生自灭她都挺过来了,她还得去找陆烨呢。

想起陆烨,她的眉眼就渐渐舒展开来,唇边也有温柔的弧度。

她项链的吊坠里有一个小小的心形护身符,里面有张纸条,那是年少的时候陆烨写给她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虽是年少的誓言,但这一句承诺,支撑着她走了好久好久。

……

楼上书房。

男人坐在老板椅中,右手两指夹着一支香烟,敛眸看向书桌前的老者。

“少爷,这件事,您打算怎么处理?”老者是鹿苑岛的管家元伯,也是傅寒的心腹。

“呵,他们想要孩子,我偏不给。”

傅寒深吸一口手上的烟,在空气中吐出一个淡淡的烟圈,凤眸深沉如子夜。

他刚刚喂给云浅吃的药,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促进怀孕的药,而是,避孕药。

“那……云小姐,怎么处理?”

“看好她就行,别让她跑了。”

他着白衬衫,随意地往椅背上一靠,姿态慵懒,可是他身上散发出的却是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王者的气势。

半张脸由银色面具覆面,他的表情看不分明,但在想起她的时候,他的小腹竟生出些许莫名的燥热,大抵是太久没有碰女人了吧?他自嘲地这样想。

外界都传云家这个女儿有认知障碍,心理有问题,是个傻的。若不是如此,傅家三叔也不会放心买她来给他生孩子。

但是看她刚刚那个模样,实在不像是个傻的……看来这女人有点意思。

“去查查这个女人的资料。”傅寒吩咐出声。

“是。”

若这女人是个聪明人,说不定还可以为他所用。傅寒这样想着,唇边勾起一抹淡似不易察觉的弧度,转瞬即逝。

……

被关在房间里的滋味简直是难受极了,与外界一切的联系都被切断了。

窗外是浩瀚的大海,只有小小的一扇窗子打开着,海风的味道涌进来。

每日的三餐都有佣人按时送来,生活用品一应俱全,门口有专人把守,云浅被关在房间里,过着行尸走肉一般的日子。

整整三天,傅寒没有再出现,直到第四天的晚上。

“踏、踏、踏。”

房间门外的地毯上响起脚步声,云浅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

这脚步的声音跟那天一模一样,是傅寒。

她未见过他的真实面目,只知外界传闻中的他丑陋无比。

但不论他相貌如何,对于她来说,都是撒旦一般的存在,让人感到冰冷与绝望。

心脏在胸膛剧烈地跳动着,云浅紧紧盯着进门的方向,看那门把手被人转动,发出“咔他”的声音,然后被打开。

房间里的灯光是温暖而明亮的,走廊里的灯光则昏暗许多,他站在阴影与光明的交界处,半边面上覆着银色的面具,一身黑色的西装带来沉重的压迫感。

云浅只觉得指尖发凉,眼看着他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高大的身躯在她的面前投下阴影,仿佛是待宰的牲畜,看着屠刀一步一步地逼近,无法逃脱。

他将她的手反扣在身后按在床上,如那天一般强硬又冰冷。

她的双手被他束缚,如同被铁钳捉住一般,待他放开之时,手腕的疼痛早已经麻木。

也依旧是苦涩的白色药片,他拿起来强行塞到她的嘴里,容不得丝毫的抗拒。

不过这一次云浅学乖了,她甚至主动将药咽了下去,好让自己少遭些罪。

他似乎很满意她的识趣,两指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对视,“我从来都不喜欢强迫人,但现在我觉得强迫的滋味也不错。”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但听在她耳中却是让她一阵头皮发麻。

即便如此,云浅依然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她的美眸之中寒冰一片,淡漠又倔强。

他们之间的气氛并不紧张,但却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他甚至还凑近她,在她的唇上狠狠地攫取了她的滋味,然后才放开她,扬长而去。

门“砰”地一声关上了,空气里还残存着他的气味,云浅厌恶极了,她迫不及待地下床,将那一扇小小的窗户打开,让海风带走他的味道。

今天她没有再把他喂过来的药吐掉,因为她还有避孕药。

把粉红色的药盒从床垫的夹层里找出来,拿出一颗吃下,云浅坐在大床的边缘休息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走向浴室。

被他折腾一次真的很累,累到她仿佛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

黑色的西装裹挟着屋外略带凉意和凛冽的气息,傅寒去而又返。

“我有东西落在这里了。”他这样说,口吻听不出情绪,但或多或少是对闯入的解释。

云浅只觉得多余和可笑,她被关在这里,犹如被关在金丝笼里的夜莺,他什么时候想要打开笼子,就什么时候打开笼子,又何必解释?

只是……避孕药的盒子还放在桌上。

云浅瞥见那粉红色的药盒,一颗心便猛地就提到了嗓子眼!

想想傅寒事后给她喂催孕药的模样,这避孕药绝对不是他着人送过来的。

小说《双面总裁:早安,傅大少》 第2章 避孕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