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代神豪全文阅读 陈浩顾锦秋小说微信内阅读

重生之绝代神豪全文阅读 陈浩顾锦秋小说微信内阅读

人气小说《重生之绝代神豪》是来自封尘往昔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陈浩顾锦秋,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陈浩伸手,要想摸下顾锦秋的脸,顾锦秋怀着陈晓晓,倒退了越雷池。陈浩有一些词穷,打开了手上的小箱子,从里边数出五万块钱,拿给顾锦秋。“锦秋,.我刚开始挣钱,手上沒有要多少钱,这五万块钱,你先拿着,给岳父母一部分,感谢她们照料晴晴,剩余的,给晴晴找一个幼稚园。”

《重生之绝代神豪》 第3章 第3章 免费试读

陈浩迎着日头,走进了康阳街。

这条街,说是卖古玩的,可实际上,卖的是杂货,什么都有,路边摆摊,屋里开店。

“老板,你这铜钱,怎么卖的?”

一声问价声,吸引了陈浩的注意,他看向蹲在路边,穿着练功服的老头。

老头掂量起几摞锈在一起的铜钱,这是生坑出土的东西,前后两个铜钱上的字看不清了,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得回家一个一个撬开,要是有好东西,那就算捡漏。

摊主看了老头一眼:“十五块钱一摞,你得拿回家自己开去。”

老头端详了半天,点了点头,正要付钱,却被陈浩从身后一把拦住。

“等会老板,我出二十!”

老头瞪了他一眼:“小伙子,凡事分个先来后到,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你也不怕二十块钱打了水漂?”

陈浩笑了笑。

“我认不认识,不重要,杨老爷子认识就行了。”

“杨老爷子想要的东西,我多出五块钱,肯定不会赔!”

杨世明被陈浩气得吹胡子瞪眼。

他看向摊主:“这事得分个先来后到吧,我都要付钱了,被他半路截个胡?”

摊主笑了笑。

“人家现在出二十了,你要是出二十,我还卖给你,你要是出十五,那你就放下,再看看别的。”

杨世明盯着手里的铜钱,说什么也不肯放手,实话实说,他手里这摞铜钱,的确有点说道。

虽然前后的铜钱磨损有些严重,但是他还是能看出这铜钱下面,带着四个点。

而铜钱背面,依稀还能看到一个歪七扭八的字符,那是满文。

这一摞,应该是康熙通宝无疑,那四个点,正是康熙通宝的熙字。

唯一带点赌性的,就是铜钱背后的字。

这背后的字不同,对于康熙通宝而言,价值也不同,背后的满文和汉字,代表着铸造的地点。

各地铸造数量不同,存世量不同,价格自然也不同。

但十五块钱,买这么一摞康熙通宝,怎么也没有赔钱的可能。

却偏偏半路不知道从哪杀出来个愣头青!

“给你二十块钱!”

杨世明赌气的扔出二十块钱给摊主。

摊主正要收下,却看着陈浩掏出二十五块钱,递给了自己。

“我出二十五块钱,就要杨老爷子手里的那一摞。”

杨世明被气得直咧嘴。

“我说你他娘是不是诚心给我添堵来了?”

“你认识我吗?”

“你打那听说的我?”

“我说你懂不懂规矩!”

“我出一百块钱,你卖不卖!”

杨世明掏出一百块钱,扔到摊主的摊位上。

陈浩扣扣搜搜,把兜里所有的钱,都放到了一旁。

“我出一百二十五,杨老爷子,您要是出的比我高,这东西您就拿走,要是出不到,这东西,就归我了。”

陈浩笑着看着杨世明,活了两世,他对杨世明的心理,拿捏的太过到位,别看杨世明年纪大了,可是年纪越大,越把规矩看得越重,也就越爱中激将法。

杨世明赌气的把一百块钱揣进兜里,转身就走。

他今早锻炼完身体,寻思到康阳街溜达一圈,哪知道遇到陈浩这个玩意!

诚心来膈应他的!

陈浩付了钱,拿上那一摞铜钱。

他今天就是奔着杨世明来的,要是他一个不留神,等会杨世明死了,那他这身上仅剩的一百二十五块钱,算是白瞎了!

“杨老爷子,杨老爷子。”

陈浩追上了杨世明,杨世明眉头紧锁。

“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那铜钱我不是让给你了吗,你拿着走人就是了!”

“怎么还没完没了?”

“我告诉你,我儿子可是警察局的,你要是再跟着我,我让你进去吃两天牢饭信不信?”

杨世明盯着陈浩。

陈浩摆了摆手:“杨老爷子,您误会了,我买下这东西,就是打算送给您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送给您了。”

陈浩把手里的一摞铜钱送到杨世明面前。

杨世明眉头紧锁,不知道陈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真要想巴结他,刚才为什么要急赤白脸的跟他抢铜钱,可他要是不想巴结自己,为什么又把这铜钱,送给自己了?

杨世明根本不知道,才见了第一面,他就被陈浩给摆了一道。

杨世明身为安阳市的顶级收藏家,身边阿谀奉承的人多了,平常老爷子说东没人敢说西,老爷子说吃鸭,那桌上就绝对不会出现鸡。

陈浩的确是想要结交杨世明,但他兜里就一百二十五块钱,花完就没了,他当然不能让这钱白花!

他跟杨世明对着干,就是为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再把铜钱送给杨世明,打消杨世明心里的怨气。

只有这样,才能让杨世明记住他,记住他说的话。

杨世明看了看手里的铜钱,想了想,掏出一百五十块钱,递给陈浩。

“你这个人,我不想认识,也别说我占了你便宜,给你一百五十块钱,你离我远点!”

“以后出门,别不要脸跟人说认识我,我丢不起那个人。”

杨世明转身就要走,却被陈浩一把拽住。

“杨老爷子,您先等等!”

“我有一句话要跟您说,您听完再走,也不迟。”

杨世明停住脚步,转过身来。

陈浩笑呵呵的看着他:“实不相瞒,我出门之前,给您卜了一卦,有句话,性命攸关,必须得跟您说。”

“您今天,无论遇到多好的物件,多么值钱,都请您一定要离墙远点。”

“千万要离墙远点!”

陈浩再次强调了一遍。

杨世明愣了一下,可下一秒,却眉头紧锁,气得一把将铜钱摔到地上!

“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我今天得被墙砸死?”

“什么踏马的东西!”

“你这个人,满嘴跑火车,还在这咒我死?我告诉你,我要是被墙砸死了,我跟你姓!”

杨世明赌气的转身就走,连地上的铜钱也不捡了。

他这么大的年纪,什么人没见过!

这种第一次见面,就咒他要死的,还踏马真是第一次见!

陈浩碰了一鼻子灰,叹了口气。

好话说尽,杨世明要是还被墙砸死了,那就是命了。

三天三十万的事情,他也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

离开陈浩的杨世明,在康阳街上继续闲逛着,可怎么逛,他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尤其是看着路边的几堵高墙,更是莫名的想起陈浩说的话。

这个王八蛋的东西,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真是晦气。

杨世明又在心里骂了几句,走到一个路边摊旁,扫了一圈,盯着一个小铜炉,眼前一亮,他抬手漫不经心的拿起铜炉,心中不由得啧啧两声。

这做工,还真是精细!

虽然是仿的明朝宣德炉,但也不是近代仿品,起码得是清朝的物件,不知道怎么就流到这来了。

“老板,这东西怎么卖的?”

杨世明看向摊主。

摊主笑了笑:“您可真识货,这是宣德炉,整个安阳市,就我这一个,不贵,十八万,图个吉利,发发发。”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道理,杨世明太清楚不过,他放下小铜炉。

“三百块钱,能卖就卖,不卖我就走了。”

杨世明作势要起身,果然摊主坐不住了。

“别别别,一千块钱,您给个本钱,这宣德炉是我收来的,您看这品相,这可是正经明朝宣德炉,这下面还有款呢,就算是卖铜,他也不止三百块钱啊!”

杨世明不理会他,就三百块钱,他绝对能拿下这炉子。

只是他看着摊主身后的这栋墙,犹豫了一下,脑袋里莫名的,又想起了陈浩的那句话。

这个王八蛋的东西,咒他被墙砸死!

“行行行,就三百块钱!”

摊主见杨世明要跑了,赶紧答应下来,这玩意是他花五十块钱从乡下收的,卖三百块钱,算是大赚了。

杨世明正要掏钱,一只手突然拽了他一把,让他挪动了半步。

杨世明转过身,发现拽他的竟然是陈浩,眉头紧锁,怒火中烧,他三番五次不愿意搭理这个咒他死的混账东西,这小子竟然还蹬鼻子上脸?

一嘴骂人的话正要出口,康阳街上,猛然一阵晃动!

轰的一声!

各个摊位上的瓷器,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地上,摔得粉碎。

杨世明只感觉身旁一股劲风吹过,在他身旁,一堵高墙,轰然倒塌,将他刚刚站的位置,埋成了一片废墟。

地……地震了?

杨世明在地上还没站稳,看着周遭乱做一团的康阳街古玩市场,冷汗刷的一下从身后冒了出来。

他要是站在那堵墙下,岂不是真的被墙砸死了……

还真让陈浩给算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