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岳青君柳芳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岳青君柳芳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岳青君柳芳是著名作者曙光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下面看精彩试读!因此,女人可以,女人就是天生煽情的演员,尽管男人才是最好的演员,不管是在舞台上,还是在舞台上,她们的表演一般比舞台上的演员高出十倍以上,如禅让这样正规的戏剧。

《墨法剑》 第3章 这个千面妖狐一样的女孩 免费试读

等到他们上了岸后,岸上已经站立着二十个眼露精光,身材健壮的中年汉子,为首竟然是一个鹤发童颜,面目慈祥的老人。

“岳公子,请上车”,他深施一礼,一指那辆朱红轮毂,装饰皆新,唐黄富丽的高大马车,拉车的马长腿竹耳,夭矫精壮,宛若真龙出世,根本不是普通的拉车笨马。

“嗳呀,岳青君好大的脸面,连天山雪翁都来迎接,折煞,折煞,折煞”,他便像一个唱戏的小生的动作和声调,作揖打恭,柳芳白不禁心中好笑,又不好表露出来,只好暗自压抑,而岳青君的脸上丝毫没有刚才嘲讽那姓姚的汉子的神色。

“岳公子实在是客气,为主人奔走,乃是我辈的职责所在,岳公子为我家主人帮这么大的忙,小老儿万幸来迎接公子。”柳芳白心里一翻,“连天山雪翁这样成名已久的人物都甘为仆僚,此人来头可真是不小啊。”

岳青君不再客气,拉着柳芳白的小手从容上车。柳芳白虽然极不情愿被他拉着,但是又不好拒却,只好任他牵挽,她也装作不会武功,慢慢的爬上车,等他们坐好后,锦衣汉子放下车帏,“走”,天山雪翁命令道,车子便慢慢的转动起来。

柳芳白甩开她的手,正襟而坐,瞪大眼睛看着他,满脸愠怒之色,岳青君一笑,装作没有看见,又去拉她滑腻的小手,她挣扎一下,岳青君示意不让她乱动,以防被人识破或听出声音有异,岳青君在她手上写道:

你的手很美,很柔,根本不像是用剑的手,但是有点儿冷,就像你的人一样。”

柳芳白脸上“腾”的红了,乜斜他一眼,嘴角一撇,不再理他,岳青君却目不转瞬的看着她,微微发出坏坏的笑,柳芳白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低垂粉颈,心中大为羞惭,扑簌簌眼泪流了下来。心想我武功高他数倍也是不止,为了与我毫不相干的柳家灭门一案,今日竟被他这样的欺侮捉弄。

被这个自以为是,不好也不坏的家伙,又捏脸又拉手,占尽便宜,还说自己是花钱买来的丫头,“真是,真是……”,“唉”,岳青君见她如此,急忙将手帕递给她,她将手帕啪的打落在车上,叹了一口气,白了岳青君一眼,两眼中微微发红。

岳青君虽然有意开玩笑,但此时却也略感歉仄,“你不要生气。”

他忽然靠近柳芳白,趴在她的耳边很有深意的道。

柳芳白刚要下意识的身子侧倾,远离这个坏蛋的时候,车外似乎自云天之外飘来声音。

“我当然不生气了,你这个死乞白赖的小家伙,见了我还不快滚出来。”一个娇柔,甜媚,迷人,酥人魂魄的声音从车外传来,一双纤纤玉手揭开了车围子,她的动作很自然,但是很自然之中一股无法掩饰的风神似乎让人停止了呼吸,一个二十七八的但是丝毫也不见老的女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她很美,这是给人的第一个感觉,可是这样的感觉你若是见过许多好看的女人的话,那么这种感觉太多了,实在不算是什么,但是她给人的感觉一点儿也不一样,她一点儿都不端庄,可是你不能说那叫轻浮和***。

她的衣着,她的面目,她的一颦一笑,一走一动,让人看了都是那样的愉悦。

她的衣着宽松,一副大咧咧的模样,她走动的时候,占的路比三个人还要多,可是没有人敢和她并行,因为她的美让你自惭形秽,并且在这个山庄里她便是女皇,那些她不想见的人谁也见不到她,见过的都已死在她的剑和美丽之下。

她的美摄人魂魄。

她有着微微翘起的嘴唇,和那美的令人发狂的脸,绝妙的组合在一起,这组合似乎已经傲视天下,似乎谁都不曾见过这样的女人。

你若说她美丽,那她也绝对不符合你心目中的美女形象,因为她是她自己,长的也只像她自己!

她的脸上没有骄傲的神色,但是她的那种美便是一种让人望而生畏望而生怯步的骄傲,她的风神已经不屑于普通女子因为自己的姿容美丽而生出骄傲之态,上天生她本身便是骄傲。

她本身不符合任何一种世俗中对于女性美丽的定义,如果你说她不美,那为了你虚伪的自尊,只好在只有你自己的时候,你该抽你自己三个嘴巴子,忏悔你对自己还有她的违心之论。

如果说所有的女人简单的看来只有一个面目的话,她的形容却不能只用一个词来涵盖,因为我们已知的语汇里没有这样的词。

当今江湖,连心岫可以用娇俏来形容,谢小青可用刁蛮来称谓,谢菁华用冷艳也可以马马虎虎说得过去,金彩霞用凌波出尘也属的论。

这个女人却不同,你如果用一个词儿来说来形容她的时候,等你出口时你就会后悔,因为这个词语只是她刚刚的形象,而不是现在,传说有个叫千面狐的妖精,那大约就是她吧。

她一拉岳青君,作出令天下的男人嫉妒又渴望的亲昵动作,当然这渴望嫉妒人人都会有,只要她不是对你,你就会这样,因为你是男人,这很正常,如果有个人例外,那就是岳青君,因为她在拉他。

“小鬼,想不想我?”唉,真是令人气煞,你为何不发发慈悲问问别人?

“你是辛双成,飞雪流剑,辛双成!”柳芳白还是惊叫了出来,辛双成微微一惊,脸上露出无限骄傲,傲视天下,视世界如无物的神情和笑容,“岳兄弟,哪里拐来的小丫鬟?可还使得吗?”她仅是轻轻一瞥柳芳白。

柳芳白并非是不美丽,似乎比辛双成还要更胜一筹,但是女人见了漂亮的女人,尤其是感到对方的美丽实在是自己的威胁时,她会是什么样子?

嫉妒,也许是想毁掉那张男人视为天仙自己作为女性却认为是恶魔的容颜,但是辛双成没有!

辛双成或许更自信她的风采和神韵,因为她从来就不会想别的女人怎么能胜过她!

“不懂事的丫头,无礼!”岳青君呵斥道,随即笑吟吟似乎撒娇一样凝视辛双成,“姐姐神韵不减,容颜如秋后芙蓉那般令人可怜可爱呢!”

“哎哟,你这小坏蛋,你说我是秋后芙蓉?原来当不起牡丹的称赞呢,纵然是牡丹,还是快要凋残的,秋后芙蓉亦牡丹,不是么,骂姐姐人老珠黄不是?”她脸上这时是顽皮的笑。

“哟,我可没有这样的心思,也没有姐姐这样的饱读诗书。”

“嗳,别这么口不应心的,连我的名字都告诉人家了,还这样的拿腔捏调,‘无礼’?当然是无礼,丫头,你岳哥哥晚上璇闺独对,绣衾双栖的时候是不是很无礼啊!不过呢我看岳哥哥叫你一声姐姐才对哩!”她一点也没有避讳的意思,当着那么多的男人说出这样露骨的话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