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世医婿》林霄苏瑾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旷世医婿》林霄苏瑾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主角是林霄苏瑾的小说是《旷世医婿》,本小说的作者是无聊的鱼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6章“少爷,您再忍忍,老爷已经带着医生再赶来的路上。”一旁的佣人手足无措,根本不敢挪动阮径男。阮径男痛苦的嘶吼着道:“老子受不了了,我一定将林霄千刀万剐,否则姓名倒过来写。”这时,一阵引擎的轰鸣声由…

《旷世医婿》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少爷,您再忍忍,老爷已经带着医生再赶来的路上。”一旁的佣人手足无措,根本不敢挪动阮径男。

阮径男痛苦的嘶吼着道:“老子受不了了,我一定将林霄千刀万剐,否则姓名倒过来写。”

这时,一阵引擎的轰鸣声由远及近,两辆迈巴赫疾驰而来,停在了门外。

一名身着唐装的中年男子,领着一名满头银发的老者,以及多名保镖,走进屋内。

“爹,快救救我,我受不了了!”阮径男看见父亲阮腾,如同攥住救命稻草般,跪爬上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道。

“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成何体统!”阮腾恨铁不成钢的呵斥道。

阮腾是阮家家主,阮径男作为他的独子,今后要接手整个阮家的产业,这幅哭哭啼啼连娘们都不如的模样,若是传了出去,实在丢人!

“萧老,犬子让您见笑了,还请您看看犬子的症状,尽快进行治疗。”阮腾也不想看着儿子受苦,催促道。

“放心吧,老朽肯定能治好阮少,若是这症状连老朽都治不好,只怕整个江城也无人能治。”萧老高傲的回应一句,透着强大的自信。

萧老在江城的医学界非常有名,被追捧为神医,只不过他的虚荣心很强,早已脱离了救死扶伤的初衷,如今只为富人看病。

“萧神医,求您快救救我!”阮径男疼的泪水直流,若是治不好,干脆死了算了。

“请阮少放心,老朽肯定会全力治疗。”萧老俯身,目光如炬般看向阮径男眉心处的银针,脸上的表情不断变换。

诊断多时,萧老难以置信的惊叹道:“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施展出天医十三针!”

“萧老,犬子的病情如何?”阮腾见萧老神色变得异常凝重,觉察到不对劲。

“阮少中了失传已久的天医十三针中的阎王索命!”

不管萧老的人品如何,他是有真本事的,自幼学医,也算见多识广。

他曾偶得一本医学古籍,上面记载着天医十三针中的前五针,正好有阎王索命的描述。

银针刺穴的瞬间,便能锁死人的奇经八脉,随着时间推移,因为经脉不畅,全身的机能会出现严重的问题,无比痛苦,直至活生生的痛死。

那本古籍,只是记载了天医十三针中前五针的描述,并没有记载具体的施展方法和解针之法。

萧老本以为天医十三针早就失传了,没曾想今天能遇上,他也是辨认了半天,才敢确定。

阮腾没听说过天医十三针,但从阮径男等人痛苦不堪的症状,以及萧老凝重的神色,已经意识到不好治疗,急忙许诺道:

“萧老麻烦您一定要救救犬子,只要犬子能够平安无事,任何要求阮某都答应!”

“天医十三针是失传已久的针法,玄妙莫测,老朽只有五成的把握。”萧老轻咳一声,打肿脸充胖子,实则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萧老,您是神医,尽管大胆的尝试,先治我的四个保镖。”

阮径男此话无异于拿四个保镖当小白鼠,死了也没关系,他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冒险。

“就按照犬子说的做,先给四个保镖治疗,若你们发生意外,阮家负责善后,每个人赔偿两百万。你们若选择不治,是生是死跟我们阮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该怎么选,自己想清楚。”

阮腾脸色严肃的发话,区区四个保镖,相较于自己儿子的性命,根本不值一提,让他们先尝试进行治疗,那是他们的福气。

四个保镖无比的纠结,但最终还是点头同意。

毕竟若是让萧老试着解针,还有一线生机,就算死了,至少家里能拿到两百万的抚恤金。

若不治,恐怕整个江城都没人能救他们,而且还会得罪阮家,甚至连累家人。

“萧老,四个保镖都同意了,赶紧治疗,若能治好我,必有重谢!”阮经天疼的呲牙咧嘴,着急的催促道。

“好吧,不过提前声明,我虽有五成的把握,但失败的概率也是五成,如果闹出人命,我概不负责!”

萧老心里没底,但遇上失传的针法,又想进行挑战尝试,首先把自己的责任撇的一干二净。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管出什么事,都跟萧老没关系,由我阮家一力承当。萧老,您不要有任何压力,尽管放手治疗。”阮腾承诺道。

风险已经说明了,萧老见不用承担责任,再无顾忌,走到一名保镖旁边,俯身下去。

按照多年积累的医学经验,他伸出大手,沉稳有力的落在保镖的眉心之上。食指与拇指捏住银针的尾端,稍稍发力,尝试着将银针给拔出。

银针刚拔出一小截,那名保镖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眉心发黑,郁结出一团黑气,而后七窍流出黑血,当场气绝身亡。

萧老大吃一惊,没想到阎王索命如此霸道,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阮径男亲眼所见保镖快速惨死,吓得脸色苍白,想起林霄的警告,不要试图取下银针,否则只会死的更惨。

拔针,当场惨死,不拔,将承受痛不欲生的折磨。

阮径男可不愿承受痛苦的折磨,惊慌的催促道:“这次只是意外,萧老你不要有任何负担,继续治疗下一个。”

反正有保镖当垫背,做实验品,如果四个都惨死,萧老束手无策,到时候再找林霄治疗也不迟!

萧老刚进门时,已经把大话放出去了,不想砸了自己的招牌,决定改变方法,走向另外一个保镖。至于第一个保镖惨死,他就当没发生。

站定后,他伸出食指,点在第二个保镖的眉心,稍稍发力,试图将银针给摁下去,以此来感受阎王索命的布针之法。

银针刚按下去,这名保镖也凄厉的惨叫一声,七窍流血,气绝身亡。

剩下两名保镖彻底慌了神,还说有五成把握,结果动了两下手,就弄死两个人,什么狗屁的神医,简直是杀人的刽子手!

阮径男也吓得不轻,暗骂林霄的手段太过歹毒,拔针就死人,不拔生不如死,这叫我如何是好!

小说《旷世医婿》 第6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