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朝文武跪求我登基最新章节无弹窗 宁毅陆允未删节小说在线阅读

满朝文武跪求我登基最新章节无弹窗 宁毅陆允未删节小说在线阅读

满朝文武跪求我登基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宁毅陆允,是作者悬月最新创作,目前正在网络连载。全书主要讲述“东家与宁大家有过节?”在武朝,宁毅是被公认词曲、书画的大家,而且还有着诗圣的名头。

《满朝文武跪求我登基》 第1章 白纸黑字,我也有啊! 免费试读

景翰三十八年,武朝在首富宁毅的协助下,耗时十年,灭了靖国。

苏府的地位如日中天,‘竹记’更是家喻户晓。

扬州。

江都。

银钩赌坊的掌柜,带着巡检司的人气势汹汹的走过街道,吓得胆小的民众纷纷避让。

“这不是银钩赌坊的佟掌柜和巡检司的袁捕头吗。”

“这来势汹汹,不知道谁家要倒霉了?”

“肯定是‘苏记’啊,这你都不知道?”

“佟掌柜这回叫了巡检司帮忙,那个倒插门再厉害,也不敢和官府做对啊!”

“还不是他那个大舅哥苏庆惹的祸,赌输了钱,拿苏记作了抵押!”

“这个苏环儿,也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偌大的家业,被祖母撺掇叔伯,强占得就剩下这个杂货铺了。”

“要不是苏环儿破釜沉舟,招了个上门女婿,恐怖最后一点家业都没了。”

“有什么用,还不是被苏庆输了,说不定还会连累自家妹夫吃上官司。”

“嘘……小声点儿,别叫苏家人给听了去!”

“走,看热闹去。”

不少胆子大的民众,跟在巡检司身后,来到‘苏记’。

袁捕头高声喊道:“苏记的听着,银钩赌坊的掌柜告你欠钱不还,巡检司奉令前来封铺。”

‘苏记’杂货铺,陆允正焦急的注视着眼前只有他才看得见的一块电子屏。

“快点啊,人家都打上门来了!”

电子屏上的进度条显示:99%,就差1%就缓冲成功了。,

陆允是个穿越者,原主与银钩赌坊的人发生冲突时,被人拍了后脑勺,昏迷了几天,再醒来时,便已经被换了“芯”。

如今他顶着个赘婿的头衔,守着杂货铺,妻子苏环儿一大早的回了苏家求救。

眼看巡检司的人就要封铺抓人了,系统却还没有缓冲完毕,陆允只好挺身而出。

“官爷、官爷……”

佟掌柜眼皮微微一跳,脸色明显有些不正常。

这小子怎么还活着?

陆允与佟掌柜对视数秒,不动声色的挪开。

陆允融合了原主的记忆,对所有事情的始末都清清楚楚。

上一次,这个佟掌柜借口要钱是真,要命也是真。

一石二鸟,用心可谓阴险毒辣。

“你就是‘苏记’的掌柜?”袁捕头疑惑的问道。

陆允点点头道:“正是、正是,不知道公差大哥所谓何事?”

佟掌柜冷哼一声,“陆掌柜,你倒是真会装蒜啊,不认识我了吗?”

“哟,这不是佟掌柜吗,幸会幸会啊!”陆允急忙上前打着招呼。

“杀人抵命,欠债还钱,陆掌柜,你大舅哥欠的钱该还了吧?”佟掌柜道。

陆允微微一愣,“欠钱?欠什么钱?谁欠的钱?”

佟掌柜眼睛一瞪,“你大舅哥苏庆,欠了银钩赌坊的钱……”

陆允道:“那你找我大舅哥去啊,关我什么事?”

“你!”佟掌柜被怼的得说不出话来,掏出掏出一张借据。

“白纸黑字,还摁有手印,还不起就拿铺子抵债,你想耍赖?”佟掌柜得意的说道。

陆允一脸不屑,“白纸黑字,我也有。”

说完转身走到铺子柜台前,拿出纸笔一阵捣鼓,然后满意的走了出来。

众人满脸疑惑,不知道陆允在搞什么名堂。

再回来时,陆允手中也拿着一张借据,借据内容与与佟掌柜手中的借据大致相同。

不过签字画押的人却换成佟掌柜,而且数目也翻了一翻。

最令人惊奇的是,上面写着,一旦佟掌柜无力偿还,便将银钩赌坊做抵押。

佟掌柜怒道:“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陆允根本就不屑一顾,“公差大哥,您来得正好,小民也要状告佟掌柜,欠钱不还。”

“姓陆的,你好大胆,敢伪造借据!”佟掌柜大声喝道。

袁捕头也是脸色阴沉,他亲眼看见陆允自己动手写了这张借据,伪造做假,这可是大罪。

陆允微微一笑,“白纸黑字,佟掌柜难道也想抵赖?”

佟掌柜傻眼了,完全没料到陆允会玩这么一手,“你怎么证明这张借据是真的?”

陆允呵呵一笑,“那你又怎么证明你手中的借据是真的?”

“我?”佟掌柜顿时哑口无言。

那个时代可没有指纹比对的技术,就算有专门验证的机构,那也得需要时间不是。

只要老子的金手指到账,还怕你这些烂番茄臭鸟蛋。

佟掌柜一时也没了主意,只好将求援的眼神落在了袁捕头身上。

袁捕头眼神一凛,“陆掌柜,伪造借据,可是要吃官司的!”

陆允点点头,滋啦一声,将借据撕成粉碎。

“开个玩笑,各位不要当真,但小民想说的是……”陆允看着佟掌柜,“当事人都不在场,小民也有权力怀疑,佟掌柜手里的借据,是假的!”

袁捕头沉吟片刻,点点头,“陆掌柜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可把苏庆唤来便知真假。”

佟掌柜顿时有些傻眼,“苏庆输光了钱,当时就跑了呀,我上哪儿找去。”

陆允当即一摊手,“官差大哥,您也看见了,可不是小民不还钱,实在是佟掌柜的说辞,小民不敢苟同啊!”

袁捕头面色难看,世人都传,苏家赘婿不善言辞,也不尽然啊!

“这案子……”

袁捕头左右为难,他来之前收了佟掌柜的好处,可如今光凭一张纸确实也说明不了什么。

陆允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猫腻,不动声色的塞了一锭银子到袁捕头手里。

袁捕头突然正色到:“的确是证据不足,巡检司也无能为力了。”

“就这么……算了?”佟掌柜有些反应不过来,老子可是花了钱的。

袁捕头点点头,“我会禀报县尉大人,发出海捕文书,但目前只能这样了。”

陆允脸色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心想原主也是个死脑筋,这点小事也值得打打杀杀?

袁捕头带着巡检司的人转身离去,佟掌柜傻呆呆的站在杂货铺门外,一脸的不甘心。

“这就完了?”

看热闹的一脸懵逼,这银钩赌坊的人来势汹汹,就被人家一张纸给糊弄走了。

“这倒插门的……牛逼啊!”

“原来,白纸黑字也不见得就是真啊!”

“涨知识了……”

佟掌柜站在铺子前,脸色铁青,郁闷到了极点。

陆允嘴角微微勾起,眼神冰冷,“我出一百两,告诉我,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