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才子佳人全集在线阅读 卓飞张跑小说免费看

大唐才子佳人全集在线阅读 卓飞张跑小说免费看

精选热书《大唐才子佳人》是来自渐开最新写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卓飞张跑,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卓飞偶得神器本想穿越到大唐做一个眠醉于花丛的风流才子,无奈却被命运之神给一脚踹到了这个令无数华夏男儿黯然魂断的时代里。南宋末年,蒙古铁骑肆虐神州,天子已降,帝都临安已陷,万里山河一片狼烟。且看卓飞如何剑指天下,左怀右抱,**蒙古族女汉纸;如何闷骚的走向夺元之路……

《大唐才子佳人》 第十五章 卧龙凤雏 免费试读

咦?这台词我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呢?这分明就是热播剧《武林外传》里面那个酸秀才的台词嘛。

遁声望去,只见亮灯的那间房,房门打开,一个头扎纶巾,身穿长衫的年轻书生迈步走了出来。

“哇!真是秀才!”卓飞脑海中的形象和眼前这个书生几乎吻合了,一时震惊过度,便不由得脱口而出。

“秀才”走到卓飞面前,先是拱手抱拳,接着斯斯文文的说道:“非也,非也,兄台此言差矣。小生虽一心想要考取功名,报效朝廷,治国安邦,扬我大宋天威。然天不遂人愿,只叹生不逢时。待吾学成大道,正欲出山之际,却值鞑虏步步进逼,一时间天下战火纷飞,朝廷应对不暇,已多年未曾开科取士了,而如今更是帝都陷落,天子出降。呜呼哀哉,想吾空有一身王佐之才,然却报国无门。坐看我朝万里江山尽成了那胡人马场,却无力挽之,直教人徒呼奈何也……呜呜呜”

“秀才”兄的长篇大论的感慨一番后便开始低声抽泣,值此夜深人静之时听上去甚是凄切。

卓飞师徒四人一狗,十只眼睛,大眼瞪着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状况事出突然,各人有心安慰于他,然而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半响,卓飞总算憋出一句应景的话,只听他问道:“敢问这位先生尊姓大名?”

“秀才”听见有人问话,便止住了哭泣,平复一下心情,恭敬的回道:“回贵客所问,不敢妄称尊,小生姓吴名均享,“吴”是口上天下的吴,“均”取的是平衡之意,正所谓平衡者王道也,“享”便是乐享太平的享,“均享”二字合意,便是指均天下万民之所需,共享太平盛世之意。”

师徒四人脸上都冒出一串黑线,这穷酸书生报个名字居然也能有这么多废话。卓飞更是在暗自腹诽:难怪你姓吴,还口上天下,我看你是口比天高命比纸薄吧。再看你那破名字,叫 “军饷”没问题,不过加上你的姓就大大的有问题了,居然叫“无军饷”,好在你不是个将军,否则我估计还没等到你上任,下面的士兵一听见你名字,就炸营倒戈了吧。

“不知几位兄台尊姓大名?深夜驾临鄙之寒舍有何贵干呢?”穷酸书生顿了顿,目光扫了扫四人,最后停在卓飞身上又说道:“小生观这位兄台服饰好生奇怪,竟是吾前所未见,瞧这衣衫风格似乎颇有些胡韵,嗯,再观另外三位兄台,手执兵刃,衣甲虽破,却仍能辩的出,应该是我大宋官兵吧?哦,小生明白了,定是三位兄台捉到了这鞑虏的细作,正欲押解至那梅州城去,对否?”

王挫听他居然说自己神仙师傅是鞑虏细作,不由得大怒,正准备教训下这个穷酸书生,然而没等他发作,却见穷酸书生又开始摇头晃脑的分析道:“不对,不对,若是押解细作,为何不置镣铐,不上枷锁,就不怕中途逃逸了么?莫非…莫非…呔!尔等身为大宋子民,保家卫国不利也就算了,居然敢引敌国奸细进入我天朝腹地!实属可恶,实属可耻,我…我…我……”

卓飞目瞪口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穷酸书生真是个人才,思维跳跃之快,真是无人可及,不过也难怪他这么想,自己这身打扮的确很惹人怀疑。

卓飞正待开口分辨,二徒弟张跑却实在按捺不住了,抢在师傅前面大喝到:“呸,臭小子,你不要胡言乱语啊,谁是细作,这是我等三人的恩师,是天…刚刚出世的得道高人,我等此番护送师傅入梅州城就是为了解救天下苍生去的,你若再胡乱言语,休怪我不客气了。”

“跑儿住口!”卓飞出声喝住了二徒弟,微微一笑,冲正迷糊的穷酸书生一拱手和气的说道:“吴兄,我徒儿乃军旅之人,性子冲动易怒,还请您万莫见怪。”顿了顿又说:“至于在下身份,吴兄确实是想岔了,正如他所说,吾长年隐于群山老林之中修行,未曾踏足过凡尘,本是不知这人间岁月几何,然不想今日与他们三人在山中偶遇,方得知我汉家百姓正蒙劫难,倍受那些胡人荼毒。吾得闻后,心中甚感愤懑,便准备去那梅州城看看,望能以吾之所学,为天下百姓略尽绵力。今日造访贵府,仅是想求宿一晚,不想我徒方才叩门之时,却无意碰倒了这两扇门,吴兄你看这……”

穷酸书生听了卓飞的话,眨巴眨巴眼睛,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要说我自幼也学了些相人之术,吾观兄台,唇红齿白,目朗鼻直,虽看似落泊潦倒,但眉宇之间正气凛然,怎么也不似那鞑虏的细作,心中本就纳罕,却未成想到兄台原是个世外高人。小生孤陋寡闻竟至误会了贵客,实是惭愧…惭愧。”说完顿了顿,突然又对着卓飞一辑到地,诚恳地说道:“兄台虽长年隐于深山,然拳拳报国之心却甚是可赞可叹,此国难之际,吾辈但有所长者,皆应献身官家,拯救黎民于水火才是正途,若再去行那隐世避难之举,倒实是令人不齿。不敢相瞒于兄台,前几月小生正准备前往帝都,自荐于大宋官家,以吾此身王佐之才倾力辅之,退尽那鞑虏,还我天朝一个朗朗乾坤。然可惜此处消息闭塞,终是慢了一步,未等成行,却传来帝都陷落之讯……此…此惊天噩耗实是令小生六神无主,不知何去何从,只好苟活于宅,暂作观望是也……。哎……小生无用,让兄台见笑了,呜呜呜呜。”

吴书生说着说着就又哭了起来,卓飞一见,忍不住腹诽道:唉,人家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看这话不够全面,应该说女人和书生都是水做的才对嘛!

可这话又说回来了,哥哥我还真的没想到你这穷酸小书生居然也会相人之术,啧啧,翻过两页儿《易经》就敢化煞批命,我说你既然有这能耐,那若不去摆摊算命岂不是屈才了么!

不过这小子夸哥唇红齿白,目朗鼻直,正气凛然云云……唔,这些词儿倒是用的很恰当、很中肯,嗯……哥喜欢。

左右看了看众徒儿,只见李结和张跑两个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为王挫翻译解说着书生这一大通儿文绉绉的话,而王挫也低着脑袋虚心地求教,倒是好一幕兄友弟恭的场景儿。

团结是霸业之基,徒儿们相处和睦令卓飞老怀大慰,不想打扰他们,于是便回过头来,正准备去安慰一下眼前这个抽泣不止的穷酸书生,可还没等他开口,王挫却突然大嚷了起来,道:“喂,小书生,你一个大男人咋老是喜欢哭哭啼啼的呢?哥哥我八岁后就不知道哭是个啥滋味了,我说你光会不停地抱怨又有个啥用哦?

还有,我师傅他老人家说了,这人就要敢于逆天而上,逆天啥意思你懂不?那就是说凡事都要跟老天爷对着干,老天爷若是不让你活的自在,那你就绝对不能让他过的舒坦了,嘿嘿,这你敢是不敢?方才你小子还说什么要退尽鞑虏,那怎么不见你提刀挎枪去杀两个鞑虏兵给我们看看呢?也亏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王佐之才,我呸!难道两军阵前你跑去哭一哭就能把那些鞑虏给哭跑了么?

哼哼,要我说咱这大宋朝就是被你们这些穷酸文人给搞坏了,除了一张嘴巴会说,其他屁用都没有,你自己说说,我的话对还是不对?”

王挫骂的来劲儿,激动地对着书生的肩膀就是一巴掌,直把人家拍得好一个趔趄,差点没趴到地上去。

“你给我闭嘴!”卓飞不待书生开口,便狠狠地瞪了一眼不懂事的王挫,要不是因为当着外人的面儿,他还真有一脚飞过去把这夯货直接给踹死的冲动。

又赶快回头对穷酸书生抱拳赔礼说道:“吴兄,小徒鲁莽,实在……”

卓飞话没说完,却见穷酸书生挥挥手制止自己继续说下去,然后这书生就一边揉着自己肩膀,一边呲牙咧嘴抽着凉气说道:“斯…这位兄台好大的力气,小生身体孱弱,实在有些抵受不住啊。”顿了顿又说道:“兄台的话语虽有些粗俗,却又隐含着一些至理……。”

“你说谁粗俗!”王挫眼睛一瞪,抬手又要作势下拍。

“不得无礼!”卓飞赶快出言制止了自己这个冲动的徒弟,心道:这么单薄的一个书生,回头再被你拍出一条人命来可怎生是好。

穷酸书生看见王挫那蒲扇大的巴掌又高高抬起,也是吓得浑身一哆嗦,估计是被刚才那一掌给打怕了,不过还好总算被眼前这个奇装异服的隐士制止了,于是他心下稍安,接着说道:“小生对这位兄台并无鄙视之意,只是说您言语修辞不甚雅致而已,万莫着恼,呵呵。”

书生苦笑一下又接着说到:“不过这位兄台言语有几点谬误之处,实是不可不说,还望见谅。”说完瞅了瞅王挫,瞧见他脸色没有什么异样,才敢继续说道:“其一,并非小生本性喜哭,只是叹天地不公,叹百姓磨难,叹我煌煌天朝竟被蛮夷之族逼迫至此,实在是吾发自肺腑之哀叹,满腔苦涩无处宣泄,不得不一哭,以排之;其二,要退尽鞑虏却也不是非得提枪上阵的。子不闻秦张仪有三寸不烂之舌这个典故,其以一己谋略雄辩,演连横之术破合纵之策,奠秦国霸业之基,终一统天下,四海一家,竟不世之功。此可见治国安邦当各显其才,岂可仅凭提刀挎枪之能而论哉!;其三,谁言书生无用,我朝衰落也是因天道循环之故,神宗朝变法失败,致使国力亏损甚剧,而各级官制混乱,厢兵量多却不善战等等诸多原因,终至于此,岂可单言书生之过哉?我等文人虽难逃治国不力之责,却也不可一概而论之。吾敢言,若非这几朝官家亲小人而远贤臣,多受鼓惑,国事岂会破败至此。可怜吾空怀治国安邦之心,却只能空守茅舍而不得其所,虽有卧龙凤雏之才,却依然救世无门,唯叹天意弄人,终恐垂垂老矣而不得遇明主矣,呜呼哀哉……呜呜呜呜。”

卓飞无语:唉,又哭了,还没办法管,谁叫人家哭都哭得那么理直气壮的。你没听他刚才说么,这不是他想哭,那叫不能不哭,不让他哭,那就不能排泄,若是不能排泄,那非得憋出点病来不可。嘿,还真有才,你慢慢排泄吧,咱不管了,咱等着,看你啥时候能排泄完了去。

转念又一想:不过这书生说起大道理来,倒是条理分明,那一二三点,说的头头是道,虽说酸了些,但看问题倒也很准确,考虑到他的时代局限性,能有这些独特地想法和认识,就应该算很了不起了吧。

“吴兄胸怀治国安邦大才,且有意拯救天下百姓,虽不逢时,但此心却实是难能可贵,直为我辈楷模。吴兄万万不可太过哀切伤了自己身子才是。”卓飞还是忍不住好心安慰他一下。

二徒儿张跑却没卓飞这么有同情心,他听的已经很不耐烦了,觉得眼前这穷酸书生甚是狂妄。于是他便和身边的师兄李结挤眉弄眼的小声戏谑道:“嘿,还真好意思说自己是卧龙凤雏,师兄你看看他那模样,觉得他到底像卧龙,还是像凤雏呢?嘿嘿嘿”

李结听二师弟故意曲解书生的意思也觉得甚是好笑。人家是指自己的学问和才华与卧龙凤雏相同,他却偏偏转移到长相上去,要知道这卧龙和凤雏的长相,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张跑这家伙故意跑题,还真是有够损的。李结虽说涵养比两个师弟都好,但心中也觉得眼前这个书生有些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何况他连茅庐都没出过,这人简直就是坐井观天嘛。

但是李结做为大师兄,却要给师弟们做个好榜样,倒也不好和他一起取笑那书生,因此闻言后嘿嘿一乐,便不再言语。

不过王挫发现自己两个师兄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居然那么开心。而这边书生一哭起来,却是没完没了的好不烦人,于是他把脑袋也凑了过去,小声问道:“你们俩个小子偷偷笑什么呢?说来听听啊。”

李结张跑见王挫跑过凑热闹,不叫师兄,居然还敢叫他们小子,真没教养,便都收口不再言语。

王挫只见刚才还说的热乎的这俩人,一看自己过来便不说话了。更可气的是,这俩人还双双翻了一个白眼,接着鼻子又哼哼了两声,却是没人肯说给他听,一点都不知道尊重他这个从前的领导,真是不懂礼数也不够义气。

王挫不知道自己无意之间已经在言语上得罪了两个师兄,只知道自己一张热脸贴了两个师兄的冷屁股,实在是好生没趣,于是撇撇嘴晒道:“不说就拉倒呗,你俩肯定没说啥好话,谁稀罕听似的。”顿了顿,忍不住又可怜巴巴的看着李结问了句:“他刚说的卧龙凤雏是个啥意思,卧龙我懂,啥叫个凤雏哦?”

李结见三师弟王挫向自己虚心求教,这态度也马马虎虎过得去,心中其实也知道他刚才言语无礼并不是有心之举。又想起师傅他老人家赋予自己这个做大师兄的责任,心道:算了,咱大人有大度,谁让咱是大师兄呢,也不好老跟他一般见识,回头再惹得师傅他老人家不高兴,岂不是得不偿失么。念及至此,于是李结开口答道:“这凤雏的本意就是刚出生的小凤凰,卧龙凤雏其实是指三国时期的……”

李结才解释了一句,就被王挫不礼貌的打断了,只听他突然大声叫嚷道:“啥!就他这模样还自称小凤凰?咱师傅他老人家才是天上下凡的凤凰!再说了,就算是师傅他老人家当年还是凤雏的时候,也比这个手无缚鸡之力、总是哭哭啼啼的家伙不知道强上多少倍吧?他也配叫凤雏,我看他还是叫鸡雏或者鸡娃子更确切点!”

王挫大不咧咧地鄙视着吴书生,直令卓飞好不尴尬,同时也好不费解,寻思道:不对啊,自己好像从没说过自己是什么凤凰转世啊?为啥他们一致认定自己是凤凰而不是真龙呢?至于王挫这吃货说的话那就更是成问题了,你说啥叫个“咱师傅他老人家当年还是凤雏的时候”呢?这话听起来真是好不别扭,简直就莫名其妙嘛!

唔,看来日后对于王挫这种没礼貌、没文化的徒弟,哥实在是有必要好好地教育教育,就这小子现在的这种无知表现,已经直接影响到了自己王八之气的挥发,若不尽早地开始纠正,那这小子将来还不知道会怎么给自己惹事儿,或者丢人现眼呢!

综上所述,因此…….。

“我踹死你这个不长记性的吃货!”卓飞抬起右脚,对着三徒儿王挫的屁股就踹了过去。说实话,对付像王挫这种的粗人,看样子光用爱的教育那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还要加上打的教育才会有有些效果啊。

不过这也不是真打,因为卓飞在抬脚前就已经骂出口了,虚踢一下,就是想吓唬吓唬这小子,顺便做个样子给那书生看而已。王挫完全有足够的时间躲开,然后这小子再说上两句师傅息怒之类的话,自己训斥他两句,给足主人家面子之后自然也就算了。

卓飞的盘算是很好的,但就是没想到王挫这孩子实在是太过于老实了一些。这小子见到师傅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登时便吓傻了,眼瞅着那仙脚慢慢地踹了过来,却也不敢躲避,只得乖乖地站在原地,结结实实受了师傅的这一脚。

嘭!……

卓飞一脚正中靶心,也是有点诧异,瞪了一眼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幽怨地望着他的王挫,心下里难免也有些讪讪,不过这当师傅的威严却不能丢,既然踢中了,那也就踢了吧,谁让他乱说话来着……

于是卓飞便不再去理会王挫,又转头对书生抱拳拱手赔礼道:“吴兄,都是我管教无方,这劣徒实在是太不懂事了,还请您大人大量,莫要和他一般见识,回头我定会好好责罚于他,您看这样可好?”

穷酸书生吴均享此时已止住了抽泣,先瞅瞅王挫,又回过头对着卓飞也一抱拳说道:“兄台万勿如此,小生观您这位徒儿实在是个真情真性、心直口快之人,人世间尔虞我诈之辈甚多,此品性实属难得,吾何怪之有?。”略一沉吟又说道:“况且令徒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俗语有云: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可不是么,小生如今无力振翅高飞,只好安守茅舍苦闷欲死,说来这境况还不如鸡啊,唉……”

“师傅你看他自己都这么说……”王挫忽然不知好歹地插口辩解道。

卓飞扭头狠狠的瞪他一眼,抬脚做欲踹状,吓得王挫赶快用两个巴掌捂住自己的嘴,两眼睁得大大的,满面惊恐之色,配上他那五短身材,一副粗鲁模样,让人看了实在忍不住想发噱。

“吴兄不必妄自菲薄,须知天生我才必有用,虽当此国难之际,似乎前路迷蒙,难免心生彷徨却也是人之常情,但天道轮回,总有那拨开云雾见青天之时。吾想以吴兄大才,往后定有为国为民效力的时日,如今一朝处于低谷却也无须介怀,只当养精蓄锐罢了。”卓飞对穷酸书生好言安慰一番,又含蓄的说道:“吴兄,这门倒之过,我等虽是无心之举,却也难逃其责,这修缮费用定是要的,不知所需几何?……嗯……我等行色匆匆,这盘缠嘛倒也不曾带得许多……您看…您看……”

“这门倒,倒不妨事。”穷酸书生顺嘴回了一句。

卓飞心中大石头落地,心道:我费了这么大劲,兜了这么多弯,又打徒弟、又赔礼道歉、又吹捧你、又言语暗示的,就是为了等你这句话,总算你还算是识相,嘿嘿,否则我,“那啥”急了跳墙,说不定就被迫要关门放徒弟出来了。

“啊,这可怎生使得,这门倒了我等却是脱不开干系的。你看我们这么晚了到贵府叨扰,却还撞坏了门,怎可不做丝毫赔偿…不可…万万不可……这多少也要陪上…一文、半文的才是…….哎,不过既然吴兄如此大人有大量,那我再多说反而显得矫情了,这样的话……那我就在此谢过了”卓飞一边很做作的自责着,一边把无须赔偿这一点用言语做实,预防穷酸书生将来后悔反口。

“唉…”书生摇摇头,长叹一声说道:“兄台不必自责,想我只得几间空空如也地茅舍,并无可盗之物,要门又有何用?我也不瞒兄台,说来惭愧,小生先祖曾是本县县令,传至家父时虽然家道已经败落,但家父也是本村的里正。家中虽不富贵,倒也温饱不愁,小生乃家中独子,虽生长于乡间,但自幼便体弱多病做不得那粗重农活,家中几亩薄田全靠家父家母二人打理。况且我家虽在这穷乡僻壤之中,不过也是书香传家,家父更是一心指望我能考取功名,重现祖辈荣光,因此我自幼起,便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苦读圣贤之书而已。然不想5年前家父突然染疾病故,此后家中只能靠家母一力操持,恐是心念家父兼劳累过度之故,去年夏末便一病不起,耗尽药石而无功,熬至今春,终于撒手仙去。唉,可叹我确如令徒所说的百无一用,本欲考取功名,却不见朝廷开科取士,而家中所剩用度本就不多,如此日日坐吃山空,时至今日,祖上传下的田产早已被我这个不孝子拿去抵债了。家中值钱的物事更是早已变卖殆尽,现下这院中也只剩下我那几卷书和一盏油灯能值些银两。嘿…要不是这穷村之中没人读书也无人用的起这油灯的话,怕是就连这两样也早就保不住了吧。”

穷酸书生唏嘘了一番又接着说道:“哎,就连这灯油今日也便要用尽了…….唔,小生说远了,贵客晚间尽管在寒舍歇息,虽无床榻,可是还有些干茅草可作铺垫之用。再观眼下天色已暗,还望诸兄台莫要嫌弃,且将就一晚吧。明日我便去寻个人家看能否将这宅院折些钱财,然后出门寻一条生路去。”

书生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大门,苦笑了一下又说道:“至于这门轴却是被今日上门来追债的债主所踹断,实与各位贵客无关,哎…如今就连这祖屋都要卖了,那还去修它做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