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川李玉梅小说全文 陆小川李玉梅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陆小川李玉梅小说全文 陆小川李玉梅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陆小川李玉梅是作者一杆大烟枪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咱们接着往下看刚才她明明已经看见对方心动啊!

《桃运小山医》 第2章 赔你十万块 免费试读

声嘶力竭的呐喊,震动屋瓦!

陆小川的眼球像针扎一样的疼,泪水不受控制地肆意流淌,视线里红彤彤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小川!”

李玉梅一把推开了愣神的许良富,奋不顾身冲了过去。

“小川,你醒过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

李玉梅抱着陆小川单薄孱弱的身躯,痛哭不止。

三年里,她一个人既要防着村里流氓闲汉的骚扰,又要支撑起这个摇摇欲坠的家,谈何容易?

所有的委屈,化作一把辛酸泪,滔滔不止的流淌而出。

唢呐声、锣鼓声渐渐歇止。

陆家老宅里变得落针可闻。

清源村的老少爷们,加上许家的迎亲队伍一脸错愕地站在原地。

瘫在床上三年的陆小川醒了?

他刚刚在喊什么?

嫂子要出嫁,问过他答应没有?

许良富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气得脸色铁青,嘴唇都在发抖。

“李玉梅,你跟我走!”

他气急败坏扯着嗓子喊道:“亲事已经定下,彩礼你也收了,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想反悔门都没有。”

许家的迎亲队伍也虎视眈眈的靠上前来。

陆小川虽然看不见,但是对许良富的破锣嗓音还是很熟悉的。

觊觎他嫂子的流氓闲汉有很多。许良富曾经因为在进城的路上拦着李玉梅说些荤话,被他一砖头把脑门开了瓢。

“许瘸子,你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的熊样?”

陆小川从嫂子丰软舒适的怀抱中昂起脑袋。

他鼓足力气喝骂道:“我嫂子要是七仙女,你连个癞蛤蟆都算不上。”

院子里响起低低的嗤笑声。

李玉梅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一枝花,虽然年近三十了,照样是艳压群芳的存在。

岁月丝毫没有在她绝美的容颜上留下痕迹,反而像一颗熟透的甘美果实,愈发透出迷人的风韵。

许良富气得跳脚:“陆小川,你上次打我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他一挥手臂:“大家伙看好了,不是我许良富无理取闹,是她李玉梅要讹了我十万块钱彩礼!想悔婚啦!”

“咱们能不能答应?”

“不答应!”

迎亲队伍齐声应诺。

“那该怎么办?”

许良富本就是乡里泼皮一流的人物,鼓动挑事很有一手。

“抢!”

“抢了李玉梅!”

“把李玉梅抢回去!”

迎亲队伍鼓噪起来,一个个像是饿狼一样盯在身段惹火的李玉梅身上。

‘就算趁乱上去摸一把也是好的。’

不少人吞咽着口水,不约而同在心里想道。

“住手!”

陆小川听见院子里的动静,一下子着了急。

许良富大骂道:“臭小子,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你能爬起来,老子就能让你再躺回去!”

李玉梅急切地护在陆小川的身前:“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许良富一脸狠色:“老子花了钱,就要娶你回去当老婆!这个废物爱死哪儿去死哪儿去!”

实际上,他当时那么痛快的答应了李玉梅条件,心里已经谋算着,娶了李玉梅过门就想方设法让这个拖累无声无息地咽了气。

谁愿意平白养着一个非亲非故的瘫子呢?

更何况,按李玉梅所说,光是每年的护理费就得不少钱。

他辛辛苦苦赚点钱容易嘛!

许良富蛮横地招呼迎亲队伍:“动手,给我抢人!”

“你们这是干啥,有话好好说不行。”

“哎呀,大喜的日子,咋就弄成这样。”

“别抢人啊。”

清源村的男丁大都在外打工,剩下的老弱妇孺见了这种阵仗,哪敢靠前,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这时候,李玉梅听到耳边传来低低的声音:“嫂子,你跟我哥办离婚手续了没?”

“啊……没,没呢。”

李玉梅紧张到了极点,哪料到耳边传来一股温热的吐息,吓了一跳后慌忙答道。

她虽然决定嫁给打心眼里厌恶的许瘸子,但是因为抵触离婚这件事,两人并没有办手续。

许良富催了几次,见她无动于衷,只能先把人娶回家再说。

陆小川长舒了口气,终于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如果嫂子连手续都办了,他只能豁出性命跟许瘸子拼了,也不让嫂子受辱。

“清源村的老少爷们。”

陆小川闭着眼睛大声吼道:“麻烦大家帮我一个忙,现在就报警!”

“我哥跟我嫂子还是合法夫妻,哪能嫁人?许瘸子敢抢人就是绑架,一准儿的吃牢饭!”

“就算是从犯,也得蹲大狱,谁都跑不了!”

已经靠到他们身边的许良富陡然停住了脚步。

连前来迎亲的汉子们,也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

前些年乡里某个村,仗着人多势众抗拒执法,整个村被抓了几十号人!判刑的就有十个八个!

他们这才知道,法不责众那一套似乎现在不好使了。

陆小川虽然看不见,但是听着周围的动静,就心里有了底。

知道怕就好。

许良富气急败坏,喷着唾沫星子骂道:“放屁!是李玉梅跟我说定了的,彩礼我都给了,还在你家里放着,不信咱们现在就搜!”

陆小川冷笑一声:“你的彩礼,大的过法吗?我哥哥和嫂子的结婚证也在家里放着,要不然拿出来给你看看?”

“我……”

许良富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不管,收了我的钱,就是板上钉钉!你们还想骗婚是怎么着?”

他泼赖的性子起来,撸起袖子厉声道:“李玉梅,你今天要是不跟我走,以后你们俩别想有好日子过!”

“老子就是拼上命不要,也糟践得让你们日子过不下去!”

清源村的老弱妇孺面露惊恐之色,既同情又可怜的看向陆小川。

遇上这样的浑人,还能咋办啊?

陆小川面对他的色厉内荏非但没害怕,心里还安定了不少。

“许瘸子,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走。”

他气定神闲道:“第一,我嫂子收你的彩礼,原样不动还给你。”

“就这样?你把老子当猴耍呢?!”

许良富跳着脚骂道。

“别着急,我还没说完。”

陆小川竖起一根晃了晃:“我再加十万,算是给你的补偿。有了二十万,你再娶个媳妇儿不难吧?”

他看不到许良富的反应,接着道:“第二条路,你尽管抢了我嫂子去。现在派出所出警可快,我觉得你回不到家,就得带上银手镯吃公家饭去。”

“你出来的时候,得六十多了吧?也不用娶媳妇了,反正也没那能力。”

陆小川的打趣,引得院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低声嗤笑起来。

许良富神情不停变化,忽然怒骂道:“你小子唬我?你们家穷得底儿掉,哪来的十万块给我?”

陆小川拍了拍下腹部:“我虽然没钱,但是这俩腰子,一个卖五万,不算贵吧?”

他回忆着道听途说来的知识:“还有眼角膜啥的,卖十万还不轻轻松松?”

李玉梅一下子握紧了他的手:“小川,别胡说。”

陆小川抓着嫂子的手晃了晃,镇定自若道:“一个月,顶多一个月,赔你的十万块我双手奉上。要不然我的心肝肺,随你摘了去。”

许良富心里犹豫不定。

他虽然眼巴巴想娶李玉梅回去,然而陆小川这个瘫子竟然醒了!

许良富打量着他憔悴的模样,还有拖拉在地上的双腿,难道真的养他一辈子?

而且清源村的百姓不少都把手机攥在手里,大有一言不合就报警的架势。

“陆小川,你说话算数!”

“要是见不到你的十万块钱,老子豁出去也要把李玉梅抢回去!”

许良富声色俱厉地吼道。

陆小川咬着牙,把这个仇记在了心底。

“嫂子,取钱去,把彩礼还给他。再拿纸笔来,我给他打欠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