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秦雨墨哪里可以看 徐海秦雨墨免费阅读第一十四章

徐海秦雨墨哪里可以看 徐海秦雨墨免费阅读第一十四章

徐海秦雨墨是作者悟听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内容主要讲述帝都四大武道世家—徐家,诞下一对双胞胎,两人皆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武道天才,徐海比徐洋早出生几秒,被确立为徐家继承人。可就在徐海风光无限时,被查出患有败血症,生命危在旦夕,急需骨髓移植。徐家很快就找到匹配的骨髓,并且移植成功,但移髓换血对于武者是大忌,徐海一身武道修为尽失,沦为一个普通人。家族族老们转立弟弟徐洋为继承人,为了防止徐海心有不甘,徐家断了他的修炼资源,并将其放逐到锦州,当上门女婿。入赘之时,秦家唯有秦老爷子一个人知道徐海的身份,可秦老爷子没过多久便过世。秦家在无人知道徐海身份,只当做一个乡下来的废物窝囊废。而徐海的妻子秦雨墨,就是当初为他捐献骨髓的女孩。

《神级废婿》 第一十四章 威慑苗玉凤 免费试读

对于苗玉凤的清醒,徐海很是无奈,可能是由于很长时间没有施针,再加上实力没有恢复,拿捏的水准不如以前,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吧。

“你,你来干什么!居然想杀我,是不是秦羽墨那个婊.子让你这么做的!还真是狼狈为奸的一对狗男女!……”

苗玉凤在看到徐海后,顿时按照自己的想法构思所有事情,说话别提有多难听了。

“满嘴喷粪的老东西,枉我费这么大力气救你,真是不知好歹。”

徐海恨不得将这老东西的嘴巴给撕破,但一想到秦羽墨的目标,也只能忍了下去。

苗玉凤感受到徐海那生冷的目光时,整个人感觉就像身处于地狱之中,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半张开的嘴瞬间就闭上了,满眼尽是恐惧。

“徐海?你怎么在这儿?”

寻着声音赶过来的秦立,在看到徐海后,顿时眉头紧皱,根本想不到他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7楼,他根本没有权限进来,难道他是偷着进来的?

“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徐海说完冷哼一声便直接离开了,根本不给对方询问的机会。

“秦老太太,您醒了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是有多么担忧,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事已至此,秦立也只能再次扮演起小角色,对苗玉凤无微不至的关怀着。

“没,没事,只是刚才做了一个噩梦。”苗玉凤感受到徐海临走前的目光,便把事情搪塞了过去,紧接着非常紧张的说道:“一鸣呢?他怎么样了?”

“秦老太太放心,有赵医生在,一鸣已无大碍,您刚刚恢复,还是早些休息吧,就不打扰了。”秦立说完便带着一帮主人离开。

7楼的封闭专属休息室内,以秦立为首的一群人面露严肃的坐在那里。

“现在被徐海那个小瘪三知道苗玉凤已经醒了,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一旁胖嘟嘟的男人,紧皱眉头的说道。

“怎么办?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件事情就此作罢,不然咱们也讨不了好处。”秦立顿了顿,再次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小瘪三,三番五次打扰我的好事,他留不得。”

“大哥,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保证完成任务。”秦立右手边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面带笑容阴沉的说道。

…………

此时的徐海刚走到医院首层,便看到苏紫嫣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也并没有多想,大步流星便走了过去。

“紫嫣,谢谢你的帮忙,奶奶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呢。”徐海整理了一下发型,非常帅气的笑容,温柔的说道。

“不,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苏紫嫣脸瞬间红了起来,小心脏扑通扑通一直跳了个不停,之前好不容易挥散的场景,再次浮现出来。

看着面前可人的小美女,徐海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果然养眼的美女可以包治百病啊。

然而旁边医院里的雄性生物,一个个眼神就像是要冒火一样,死死的盯着徐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杀父之仇呢。

“我去!这个痞子又调戏咱医院的苏大美女了,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MD!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人碎尸万段。”

“千万别冲动,咱们可是服务行业,要是丢了饭碗那就得不偿失了。”

“快看,快看,刘少来了,那人这下有好果子吃了,刘少可是苏紫嫣的追求者之一!”

这个时候,徐海并没有想太多,眼神一直在苏紫嫣的身上扫来扫去,之前由于注意力其中的不对,所以并没有仔细观察苏紫嫣的身体状况,通过刚才的查看,却发现了异端。

“紫嫣,你是不是每次生理期时,都会疼痛难忍,最短持续一分钟,而近段时间逐渐增加,任何药物都没有办法化解,去医院检查也查不出什么毛病来?”

徐海的话让苏紫嫣浑身一颤,因为他说的并没有错,他明明什么都没做,最多也就是之前抱过自己,为什么会对自己的病情如此了如指掌?连时间上都说的分毫不差,就好像是他亲身经历一样。

“我也只不过是略懂一点,你把手伸过来,我帮你按摩一下,等晚上的时候,持续时间与疼痛强弱会减弱一点,如果你想真正的治好,直接来请我安保公司找我便可以了。”

苏紫嫣想都没想,立即将手伸了过去,因为她再也不想承受那种痛苦了,只要有任何的希望,也绝不放弃。

感受到手被那厚实的大手紧紧包裹时,一股暖流便从手掌处慢慢传入身体各个地方,那种感觉就像是睡在棉花上一样,别提有多舒服了。

“嗯……”

由于太过舒服,苏紫嫣朱唇微张,眼睛紧闭。

就算一旁想要前来骚扰的刘少,一时间也被这场景给深深的迷住了,早已将自己前来的目的忘记了。

“好了,由于我太过劳累,所以只能先帮你减轻一下疼痛。”徐海略显抱歉的说道。

“没关系,本来我也没有太大的希望,毕竟缠在身上也不止一天两天了。”苏紫嫣虽然知道效果如何,但就刚才的感受上来讲,那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

“你小子谁呀!知不知道他是我的女人,居然敢在我的面前放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刘少瞬间从幻想中惊醒了过来,指着徐海的鼻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道。

面对这种小杂鱼,徐海才懒得管,自己没什么本事,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啥都敢想!

“刘少和你说话呢,别TMD装聋作哑!赶紧给刘少道歉,免得在享受一顿皮肉之苦后,还要再做一次。”站在刘绍旁边的狗腿子极力表现自己。

吊儿郎当的走到徐海面前,歪着脖子就像是有什么病一样,用自以为非常嚣张且帅气的模样护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