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秦雨墨小说目录 徐海秦雨墨完整免费版阅读

徐海秦雨墨小说目录 徐海秦雨墨完整免费版阅读

徐海秦雨墨是著名作者悟听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帝都四大武道世家—徐家,诞下一对双胞胎,两人皆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武道天才,徐海比徐洋早出生几秒,被确立为徐家继承人。可就在徐海风光无限时,被查出患有败血症,生命危在旦夕,急需骨髓移植。徐家很快就找到匹配的骨髓,并且移植成功,但移髓换血对于武者是大忌,徐海一身武道修为尽失,沦为一个普通人。家族族老们转立弟弟徐洋为继承人,为了防止徐海心有不甘,徐家断了他的修炼资源,并将其放逐到锦州,当上门女婿。入赘之时,秦家唯有秦老爷子一个人知道徐海的身份,可秦老爷子没过多久便过世。秦家在无人知道徐海身份,只当做一个乡下来的废物窝囊废。而徐海的妻子秦雨墨,就是当初为他捐献骨髓的女孩。

《神级废婿》 第一十九章 我错了 免费试读

“你……你别欺人太甚!”

秦羽墨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失去总经理之位的消息,会散的如此之快,这让自己最后的保障也化为虚无,本以为最起码能拖延一段时间,只要能离开这里,一切事情都好办,但现在没戏了。

“欺人太甚?真是谢谢你的夸奖,像这种赞美的语言用在我身上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哈哈……”

蝎子不怒反笑,根本让人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明明是一句讥讽的话语,到他这里却变成了悦耳动听的词语。

事已至此,秦羽墨显得特别的无助,一茬接一茬的事情接二连三的碰到,之前挥散而去的烦恼顿时聚集了过来,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心态崩塌。

“怎么样小美女,我可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只要你答应我,我全当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如若不然,结果我想你也很明白。”

蝎子说完话后,上前一步拍了拍徐海的肩膀,胜利在握,意味深长的说道:“兄弟,今天晚上我可以破例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雄姿,你可要好好的观摩观摩,学习学习经验。”

对于这话,周围的人满脸露出惊恐的模样,就好像他们是当事人一样,蝎子的做法简直就是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折磨这个男人,恐怕就算这件事情过了,也会留下严重的心灵创伤。

同时心中也更加惧怕蝎子,像这种男人最好不要招惹,不然真的想不到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哦?蝎子是吧,本来我还以为是一个同名的人,直到听到你的声音才完全的确定了下来,你能不能把刚才的事情再说一遍,我有点没听清楚?”

面对徐海的这番话,周围的人一时间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这人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吧,这就被吓傻了?”

“恐怕是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胡言乱语?”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要是还能保持如此镇定就厉害了!别在这里充大尾巴狼了。”

…………

“这是我今生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和我顶嘴,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我劝你……”

蝎子话说到一半,当看到徐海的面容时,硬生生的将后半段的话咽了下去,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像是看见的死神一样,面露惊恐,嘴巴一张一合。

“大哥,你这表情也太真了吧,完全可以碾压那些小鲜肉!”

“那是自然,咱们大哥一出马,还有那些小鲜肉什么事儿?连提鞋都不配!”

“我……”

“啪!”

“大哥,你打***什么?我……”

“啪!”

迎接这个小弟的当然又是一巴掌,从那个小弟原地转了好几圈,最后倒在地上,就可以看出蝎子到底使了多大的劲儿,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

虽然只是打了小弟一巴掌,但却把所有人给弄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现在却如此模样,这样的反差,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蝎子哥,你打错人了,是这小子闹事的!”平头哥还以为蝎子树立威信,连忙出身解释,然而迎来他的却是一个黑黑的大鞋底。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的您,还请您不要责怪!”

众人在看到蝎子直接跪了下来,大嘴巴子像是不要钱一样,不断的朝着脸上招呼,这样的场景让众人懵上加懵,一个个脑海中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这tmd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别呀,刚刚不是说让我学习经验的吗?你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徐海说完这句话,直接走到了愣住神的秦羽墨身边,将其搂在怀中,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副大脑的坐姿,居高临下的说道。

此时的蝎子后悔莫及,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样的煞神,人家一个人可以***翻一群人,就自己这点人,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呢。

没错,这个蝎子正是之前徐海在赶往医院,半路上遇到两个火拼混混的团队其中之一。

“我错了,真的错了!要知道是您大驾光临,打死我也不敢如此放肆。”蝎子哭丧着脸,就像是死了双亲一样,就差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哭出来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之前这样侮辱你嫂子,想让我放了你,你嫂子也不答应呀!”

听到这话,蝎子徐海话中的意思,跪在地上,一步步朝着秦羽墨前去,在还有一米多的距离时直接停了下来,一边叫喊,一边抽着大嘴巴子说道:“嫂子,是我的错,我不该冲撞你,我……”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饶是经历过大事件的秦羽墨,也许时间有些转不过来弯儿,根本想不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明明连公司都不敢招惹的蝎子,现在却对徐海如此低三下四。

难道徐海之前一直隐藏着身份,但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每天受尽父亲的辱骂,却还是对自己不离不弃,难道说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就是因为自己给他捐献的骨髓,才让他对自己如此的零容忍吗?

一连串的想法在秦羽墨脑海中不断闪烁,根本没有看到跪在地上的蝎子,脸都已经抽肿了,如果再这样一直打下去,恐怕这脸能不能要都是一回事儿了。

“别打了!”

得到命令,蝎子立即停了下来,这是他等了好长好长时间才等到的,这命令就像是黑暗中的曙光,冰冷刺骨的冬日却享受到温暖的阳光一样,别提有多舒服了。

站起身来的蝎子再看到跪在地上的平头时,气的那叫一个牙痒痒,都是因为这个小子,才让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丑,如果没有他,哪会有这么多事儿!

“蝎子哥,这不关我的事儿,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爷爷,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是我精虫上脑有了那种非分之想,下次我一,一定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