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川李玉梅小说 陆小川李玉梅完整版免费阅读

陆小川李玉梅小说 陆小川李玉梅完整版免费阅读

陆小川李玉梅是著名作者一杆大烟枪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刚才她明明已经看见对方心动啊!

《桃运小山医》 第1章 问过我没有 免费试读

清源村,陆家。

老旧简陋的灰瓦房披红挂彩,喜气洋洋。

平房顶上的大音箱里,欢快的乐曲一刻不停。

院子里熙熙攘攘,摆满了锅碗瓢盆,桌椅板凳。

“玉梅啊,可算是嫁出去啦。”

“可不是咋地。要不是她非得带着那个瘫子,就凭玉梅那模样,十里八乡还不是紧着她挑?”

“小点声,玉梅听见该不高兴了。”

“啧啧,谁不知道,自打玉梅的老公没了,她和小川过得跟两口子似的。”

“小川也是个歹命的,上山采药摔成了植物人,要不然玉梅还能便宜了外人?”

“哈哈哈。”

“那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一群中年妇女凑在院子里洗菜切肉,嘻嘻哈哈扯着闲话。

正屋里。

一束阳光透过昏暗的窗户,照亮了李玉梅美丽无瑕的侧脸。

她十几岁的时候,就是远近闻名的美人胚子。

白,白得出众,白得万里挑一。

水灵,大眼睛弯弯的像两轮新月,笑起来有种说不出的妩媚,能把男人的魂儿给勾飞了。

乡里人都议论,李家的闺女以后要当大明星哩!

还没到二十岁,说亲的都快把李家的门槛给踩烂了。

可是李玉梅既没有嫁给乡长的侄子,也没有选择镇上纸箱厂老板的儿子,而是执意嫁给了情投意合的高中同学陆小山。

陆家兄弟两个,父母早丧,家境条件已经不能说是一般,而是村里垫底的存在。

新婚没多久,陆小山为了支撑起这个家,为了让尚在读初中弟弟有书念,毅然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六年了。

陆小山杳无音信。

一封书信,一句话都没有传回来。

有人说,他在工地上被人算计,从高楼上推了下去,别人靠这个讹了包工头一大笔钱。

也有人说,陆小山下矿井的时候,遇到塌方被永远地埋在了里面。

……

总之,陆小山在清源村村民的心中,大概是已经死了。

李玉梅对这些风言风语置若罔闻。

她一如往常的种地、采药,照顾小叔子陆小川。

等着自己的丈夫回来。

“小川呐,嫂子实在撑不住了。”

李玉梅伸出一只白皙莹润的玉手,摩挲着陆小川苍白憔悴的面庞。

“放心,我不管嫁到哪儿去,都带着你。”

“嫂子现在有钱了,等我带你去大城市的医院,一定把你给治好。”

李玉梅从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为了十万块钱把自己给卖了!

可是除了许瘸子,谁又肯答应她的条件呢?

“新郎来啦!”

“玉梅,你干啥呢?快快,准备准备。”

王婶火急火燎冲进来,一看李玉梅的样子,脚下顿住了脚步,忍不住一阵心酸。

“玉梅,小川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

王婶搀扶住她的肩头往外走,“人家新郎官已经到家门口了,别耽误了时辰。”

李玉梅恋恋不舍地回头望了一眼,神情哀婉无比。

大门口。

破旧的木门被一干亲戚邻居堵得严严实实。

“老许,你个丑东西娶了玉梅这么漂亮的媳妇儿,给五块钱就打发了?”

“就是!”

“告诉你,不把我们侍奉好了,甭想进这个门!”

妇女们一边打开自己抢到的红包清点,一边扯着嗓子喊道。

“老嫂子,我今天来接亲,你咋要抢在前头呢?”

外面传来一个油腔滑调的破锣嗓音,戏谑道:“我老许还是黄花大小伙子呢。”

“哈哈哈。”

门里门外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许良富穿着笔挺的西装,意气风发地站在门前。

他的肩膀一边高一边矮,一条腿歪歪斜斜地撑住身体,脸色兴奋得通红。

身边的长辈推了他一把,许良富这才记起自己是今天的新郎官。

一大把红包顺着门缝塞了进去,许家来接亲的男丁们大喊着:“一二三!”

轰!

破败的门楼上扑簌簌洒下飞扬的尘土,被硬生生撞开。

妇女们避之不及,被闹得灰头土脸也不忘抓紧了手里的红包。

许良富得意洋洋,即便被斥骂几句也浑不在意。

“我老婆呢?玉梅在哪儿?”

他大喇喇站在院子里,趾高气扬地打量着陆家老宅。

“呦,老许,这两年养猪挣了几个钱,瞧把你给能耐的?”

“就是,忘了自己打光棍的时候啦?”

“老许,你看看你那双贼眼,玉梅都给你吓跑了。”

陆家没有个顶事的出来主持,亲友邻居们说话也没什么拘束,开始埋汰不可一世的许良富。

“跑?”

“往哪儿跑?”

许良富底气十足道:“我花了十万块钱彩礼,娶个黄花大闺女也够了。”

“玉梅~!”

他扯着嗓子吼起来。

王婶虎着一张脸斥道:“叫什么叫什么!”

李玉梅头盖红纱,在她的搀扶下一步步从屋中走了出来。

许良富一拐一拐地冲了过去,眼睛里湛湛发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玉梅~跟我走吧。”

许良富高兴地说不出话来,嘿嘿嘿一个劲儿傻笑。

红纱下,李玉梅眼眶通红,大颗的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

“嫂子,他们都说我哥哥死了。”

“嫂子,我长大了,以后我照顾你。”

“我一定会挣很多很多钱,再不让你受苦了。”

昔日的情景一幕幕的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陆小川略显稚嫩的脸上,神情无比坚定。

可惜李玉梅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走着吧,吹鼓手!”

欢庆的敲锣打鼓声中,许良富急不可耐,搓着手就要上去把新娘子抱起来。

陆家老宅的正堂里。

整整三年一动不动的陆小川仿佛在冥冥中受到了指引,蓦然睁开了双眼。

“我……”

“我不是在山上采药,要给嫂子治伤寒吗?”

陆小川努力地想抬起手来,却发现如此简单的动作都无比费力。

“我记起来了,有一道紫光撞在我身上,然后我就跌下山崖了。”

“我到底躺了多久。”

陆小川惊讶地发现,本该肌肉严重萎缩的自己,竟然身躯还保持有一定的活动能力。

一股暖洋洋的热流,从他的丹田迸发,沿着四肢百骸滋润着他的身体。

“玉梅!别不好意思啦,过了今天你就是我的人啦!”

欢快的唢呐声中,许良富得意的声音格外刺耳。

“嫂子!”

陆小川悚然而惊,他什么都顾不上,咬着牙关支撑起上半身,拼命挪动着探出身体。

噗通。

陆小川摔在地上,脸色狰狞地手脚并用往外爬去。

短短不到十米的距离,仿佛天堑一般横在他的面前。

终于。

吱呀一声,陆小川推开了正屋的大门,明媚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想娶我嫂子,问过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