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恶女不好惹18章在线阅读 江半夏宋寒水全文阅读

八零恶女不好惹18章在线阅读 江半夏宋寒水全文阅读

八零恶女不好惹主人公叫江半夏宋寒水,是佚名最新为大家著作,已上架快看。全文讲述了她是帝国最优秀医疗兵,不仅能医人,更擅偷心……江半夏被传送到八十年代,奶奶奇葩,伯母恶毒,生存环境恶劣,自己还长得丑!幸亏她有随身携带医疗系统。虐渣屠狗治病救人变美变瘦,顺便俘获冷面男知青芳心一枚!却意外发现他竟然就是自己要追杀的对象……

《八零恶女不好惹》 第5章 免费试读

高小兰恨恨磨磨牙,扬声回答:“妈,我现在就去!”

说完,她瞪了大丫一眼:“走,给我烧火去!”

大丫老大不情愿:“烧火弄得一身灰,以前不都是三丫烧火吗?”

怎么突然就变成她的活了!

高小兰想要煮点白米饭,朱氏却一把将量米筒抢过去:“吃什么白米,我们煮点红薯就行,家里的白米都是给金宝吃的!”

高小兰很郁闷。

这分家之后的生活跟预想的不一样啊!

不仅干的活多了,伙食标准都下降了,这叫什么事啊?

与高小兰这边不同,江半夏一家倒是高兴的很。

柳馥梅煮了一大锅白米饭,摊了鸡蛋饼,一家人吃的比过年还要丰盛。

江半夏吃着这样没有被深度加工的食物,幸福的几乎晕眩。

这一顿,要是去帝国明珠餐厅,得去她半个月工资呢!

虽然还能吃一大盘,但食物有限,她艰难的放下筷子,盯着三丫手里的鸡蛋饼吞了下口水。

声音太大,三丫抬起澄澈非常的眸子,看了她一眼,然后将手里的鸡蛋饼撕成两半。

大的一半递给她:“姐,你吃!”

江银宝看了江半夏一眼,眼神带着点不屑:“你不会连三丫的东西都抢吧?”

江半夏又是感动又是尴尬,摆手:“三丫,我够了,你自己吃,你还要长身体呢!”

说着,她将饼子又还了回去。

江银宝盯了她一眼,将自己剩下的半个饼扔到她:“我吃饱了!”

说着,他擦了一把嘴,抬脚就要往外走。

手臂却被柳馥梅拽住:“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灶上还有,都给我坐在这等着!”

很快,她又端了一叠饼子放在桌上:“吃吧,都放开肚皮吃个饱!”

五岁的三丫不懂事,吸着手指:“爸,妈,分家真好,以后咱们是不是天天可以吃鸡蛋饼了?”

柳馥梅眼眶红了,摸摸她的头:“爸妈尽量!”

江建国脸上闪过沉郁之色,自己的腿要是瘸了,以后一家这么多人能不能吃上饭还不知道,更别说天天吃鸡蛋饼了!

江银宝将之前的那块饼子一口气塞进嘴里,变声期的少年嗓音古怪:“爸,妈,你们不用担心,以后姐和两个妹妹就归我养!”

他虽然是捡来的,但江建国夫妇从来都一视同仁,他也知道感恩,把江半夏一家当成是真正的亲人。

江半夏喵了一眼柳馥梅的肚子,那里面明明是个大胖小子,那什么破仙姑居然说是个女儿。

等到瓜熟蒂落的时候,一定要让朱氏悔青肠子。

当晚,江半夏趁着洗澡的功夫,闭眼让思想进了一趟随身携带的医药系统。

说是系统,其实是一个大型仓库,一共分为五层,每一层都有细分。

一楼都是基础的药物,针对的是一般性疾病。

二三四楼是内科、外科、儿科要用到的一些特效药。

五楼则是几个手术室,每个里面配有帝国最顶尖的医疗器械。

江半夏在一楼转了一圈,发现上次拿给宋寒水那个药,这竟然没有得到补充。

这不应该啊!

按照她的权限和资历,一旦药物出现损耗,系统会在十分钟之内补充完毕,确保药品充足,眼下都过去这么久,为什么还没有补全?

她心念一转,上了二楼。结果居然刷不开基因锁,偌大的电子液晶屏上有一行大字:很遗憾,您暂时还未获得权限!

之后三楼到五楼都是如此。

太古怪了,这可是她的嵌入式系统,应该是对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开放的,怎么会进不去?

她正百思不得其解,门外响起了柳馥梅的声音:“二丫,怎么洗个澡这么久?”

江半夏赶紧从一楼拿了一点药,退了出来,回道:“我马上就好了!”

洗完澡后,她给江建军端了一碗药过去。

自然要掩饰一二,所以她说:“爸,这是我找宋知青要来的药,他是城里人,懂得多,你喝下去试试,肯定管用!”

江建军不太相信,但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还是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

喝完药,江半夏又给江建军推拿了一番。

其实他的腿不严重,只是这年代的医疗条件实在太差,所以赤脚医生才会说会变成瘸子。

万籁俱寂之时,江半夏吃了一颗减肥药后,调试了一下自己的信号,可跟组织还是联系不上,到底送自己过来是要执行什么任务呢?

她记得休眠之前曾听同事说,时空技术部成功研发了时光机,正在投入测试,不过有些不稳定。是因为这样,才导致信号丢失吗?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先把眼下的日子过好再说!

就当是来旅游的,这样的青山绿水,在后世可是花钱都看不到的。

第二天天还没亮,高小兰就拎着一桶衣服到了江半夏家。

她昨天半夜里被蚊子叮醒好多次,痒的不行,此刻心内暗想:这河边水湿蚊子多,老二一家情况肯定更惨。

却不曾想见到早起的江建军一家,个个都皮肤光滑,连睡在院子中间竹床上平时最招蚊子的三丫,身上也一个包也没有。

这也太气人了!

莫非他们一家倒霉催的就连蚊子也嫌晦气?

她哪里知道,这是江半夏昨晚让家里人都抹了驱蚊的药水。

高小兰将一大桶衣服扔下,脸上挂着笑容:“弟妹,这是妈和爸的衣服,你虽然分家出去了,但是该做的还是要做的,好好洗干净,送到妈那去吧!”

江半夏一听就要炸,这明显是高小兰将自己的活扔给柳馥梅干。

她还没来得及反对,柳馥梅已经应下来:“好,我等会就洗!”

高小兰见她还跟从前一样好欺负,心内更是得意,哼着小曲儿走了。

江半夏眼珠子转了转,心里有了主意。

她拎起那个大桶:“妈,你大着肚子不方便,我去洗衣服,你来做早饭!”

这高小兰真是臭不要脸,桶里除了朱氏和江老头的衣服,还有她家一家子的,就连她的大红裤衩子也扔给柳馥梅来洗。

江半夏爆发出洪荒之力,拿着大棒槌呼啦啦的一通猛锤,然后拎着一桶“洗好”的衣服,到了朱氏院子里。

她扬高嗓门:“大伯娘,你的红***衩子我给你洗干净了!”

此时天色已亮,左邻右舍都已经起床了,听到这话都探头探脑的,嘴里啧啧。

这让侄女洗裤衩也是罕见。

高小兰脸色微红,她将桶接过去,把衣服拎出来往晒衣服竹竿上一搭,顿时变了脸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