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娇妻宠上瘾简若若邰萧默未删节小说免费阅读

野性娇妻宠上瘾简若若邰萧默未删节小说免费阅读

野性娇妻宠上瘾中主要人物有简若若邰萧默,由锦荼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一次邂逅,她成为他的女人。一城权贵的他高冷绝情,对她各种禁忌。“我有洁僻,不要碰我。”“我喜欢清静,没必要,不要同我说话。”“最主要,不要爱上我,我没有心。”结果,对他道再见的却是她,动情的却是他。几载分离,她携儿子归来,全城相亲。他拦下所有追求者,来到她面前:“女人,敢让我儿子叫别人爸爸,你死定了。”她把儿子朝他一推:“儿子叫你爸爸,我叫别人老公。”男子一脸黑线:“马上结婚,我是你老公。”她娇笑,把一张号码牌扔过去:“邰少,求婚请排队。”

《野性娇妻宠上瘾》 第5章 免费试读

陈玉秀把一双崭新的软拖鞋轻放在她的脚边,语气温温的:“简小姐,请换鞋。”

简若若:“……”

她穿着很廉价的假皮凉鞋,因为旧了,边缘很磨损,与她所踩的大理石地面,格格不入。

她脱了鞋,把脚穿进软和的拖鞋里。

正要弯腰去拾自己的拖鞋,陈玉秀已经替她拿起来了。

“秀姐,我自己……”

“你是邰少的客人,怎么能让简小姐你动手。”陈玉秀轻笑着说,把简若若的鞋子放进了鞋柜里,态度很亲温。

一个合格的管家,对主子的一切,是应该有敏锐的眼力劲的。

邰萧默从来没有带哪个女孩子来他平日想清静就来小住几日的别墅,现在不仅带了一个女孩子来,还要让她……

所以,眼前这个漂亮单纯又害羞的女孩子,对于主人来说,有一定的特殊性。

她对简若若自然要服务周到。

“简小姐,我们上二楼。”

陈玉秀在前带路,领着简若若来到二楼。

二楼铺着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像踩着云一样软,一点声响都没有。

陈玉秀推开一扇门,朝简若若伸了伸手:“这里,简小姐。”

屋子里涌动着淡淡的香气,像蜜一样,让人闻着舒服。

简若若走进去,陈玉秀带着她来到衣帽间。

简若若轻叹,面积比自己家的客厅还大。

柜子空空的,只放了一个包裹。

陈玉秀拿起,递给了简若若:“简小姐,这是新送来的泳衣,你换上吧。邰少,在泳池等你。”

简若若:“……”

他让她换衣服,竟然是换泳衣?

简若若接过包裹后,陈玉秀便离开了。

这不是应该的吗?

有什么好哭的呢?简若若拿着包里的衣服。

能做邰萧默的人,可比蛋糕店那两个女人风光千万倍。

简若若,你应该觉得荣光。

简若若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转身,看向大大的镶着欧式金边的华丽穿衣镜,慢慢的褪下了自己裙子的拉链……

风,微微吹来。

简若若裹了裹浴巾,睨了一眼还在池中游泳的邰萧默后,鼓了勇气朝池边走去。

她光着脚,踩在铺着蓝色马赛克的地面上,显得那双脚特别的细小白晳。她站在岸边,两只脚并得很拢,在局促的互相踩。

她没有喊还在潜泳的邰萧默。

男子在池中,自由的游曳,姿势好看极了。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是上天的宠儿。每个男人想拥有的一切,他都得到了。

财富、地位、还有女人。

他应该有很多红颜知已吧。

简若若心思正飘着,忽然听到哗的一声,有水溅到她的腿上。

啊!

她低呼了一声,跳了一下脚。

是邰萧默游到她的脚边,冲出了水面,带出的水花。

他摘下防水镜,嘴角冷冷的弯着,戏谑般的望着简若若跳脚的样子。

像只兔子一样。

她慌慌的看着他。

女孩子虽然裹着浴巾,但是露出了两条笔直的腿。

纤细、白晳,非常美。

邰萧默的眼中,覆了几许邪,他突然伸手拽住了搭在简若若腿边的浴巾,轻轻一扯。并没有被裹紧的浴巾一下子脱离了简若若的身体。

“你……啊!”简若若惊呼。

在她话还没有完全说出来的时候,扑通一声,落了水。

是邰萧默拽着她的脚踠,把她拽了下去。

简若若不会游泳,在水里挣扎。

邰萧默不料她是旱鸭子,伸手把她从水里拎了起来,轻轻的游了几步,简若若的背便靠在了池壁上,邰萧默轻轻的托着她的身体。

简若若:“……”

她一眸子惊谎的望着表情冷沉,却又带着戏谑的男子,像个故意捉弄人间的恶魔。

“你何来勇气,提出那样的要求?”

简若若:“……”

他没看上她……

心,忽然有点痛,为着,没办法给爸爸凑到救命的钱。

结果,却又听到邰萧默的声音:“今后,多吃点。”

简若若:“……”

脸,忽尔一红。

正不知道他干什么时,简若若整个人被他托出了水面,坐在了岸上。

“去洗澡,我喜欢干净的女孩子。”

邰萧默游走了,只留冷冷的声音在简若若的耳边回荡。

她微仰头,忍住温湿的眼中泪意的泛涌。

她还小,哪哪儿都干净。

简若若回到刚才换泳衣的房间,屋子里有浴室,陈玉秀已经为她备好了洗澡水。旁边的架子上,叠放着干净的浴巾以及一套崭新的内|衣和外套。

简若若瞟了一眼,看到内|衣吊牌上的尺寸,是她的。

轻轻一呵。

果真一眼就看准。

简若若洗了很久,直到水彻底冷掉。她怕自己洗得不够干净,遭那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嫌弃。换好了质量上好,样式又极好看的新衣服,简若若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不见邰萧默来,她便打开了门出去。

准备下楼的时候,却见陈玉秀端着一碟糕点上楼来,见到简若若,她微微一笑:“简小姐,我正给你送下午茶来。”

“谢谢。”简若若说,语气有些欲言又止。

陈玉秀瞧穿,轻问:“简小姐是有什么事吗?”

简若若迟疑了一下,声音压得很低:“邰,邰少在吗?”

他只让她洗澡,别的没有多说。她不知道她能干什么,不知道是留下来,还是该离去。

“少爷在和林助理开会,简小姐你吃点东西等一下。”陈玉秀轻轻伸手,“先回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