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恶女不好惹在线免费阅读 江半夏宋寒水小说完整版

八零恶女不好惹在线免费阅读 江半夏宋寒水小说完整版

热门好书《八零恶女不好惹》由著名作者佚名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江半夏宋寒水,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她是帝国最优秀医疗兵,不仅能医人,更擅偷心……江半夏被传送到八十年代,奶奶奇葩,伯母恶毒,生存环境恶劣,自己还长得丑!幸亏她有随身携带医疗系统。虐渣屠狗治病救人变美变瘦,顺便俘获冷面男知青芳心一枚!却意外发现他竟然就是自己要追杀的对象……

《八零恶女不好惹》 第3章 免费试读

朱氏浑身的血都冲到了脑袋顶,双脚一蹬就要扑上去。

可宋寒水眼疾手快,一把就将这些东西抓在手里,并且伸手将发狂的朱氏格挡住!

朱氏彪悍惯了,在他手下竟然不能寸进!

这对峙的十几秒功夫,宋寒水已经点清楚。

一共是二百二十四块五毛钱,外加粮票,油票和布票若干。

家里居然有这么多存款,这个认知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高小兰恨恨瞪了朱氏一眼:“妈,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就不藏藏好,被个孩子翻到了!”

朱氏翻着白眼,眼看着就要不行,心疼的话都说不出话。

江建军肩膀耷拉下来,质问道:“爸,妈,大花她娘不是说,一百块就能把她嫁到咱家,你们明明有钱,为什么要用二丫去换?二丫难道就不是你们孙女?”

柳馥梅也抹着眼泪:“妈,上周三丫过五周岁生,我找你要一点布票给她做一身新衣服,这孩子出生到现在,还没穿过新衣服呢,可你说没有!”

乡下孩子不好养活,五岁是个槛。要是养过这个岁数,基本孩子就能活下去,所以五岁生日一般家里都会重视,给做身新衣服什么的。

柳馥梅本就是个爱哭的,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说不出的可怜。

布票粮票这些都是按人头发放的,按理这江建军一家都有份,可村里人从来没见他家人穿过新衣裳,都是捡老大家的旧的穿。

吃的就更不说了!

长辈们纷纷叹气。

这朱氏做的太过分了!

朱氏按着怦怦乱跳的太阳穴,怒吼道:“这都是我的,都是留给金宝的,你家不是丫头片子就是野种,穿什么新衣,吃什么好饭,还不如喂猪!”

然而她再叫嚣也没用,宋寒水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算清楚,还是那样凉的语气:“钱就按两百二十块分,一个人头二十块,建军叔家得一百块,布票粮票这些也是这样分,尾数就算了,毕竟朱奶奶您是长辈,就留给您吧!”

朱氏差点没气死!

真要敬她是长辈,就不能这么分。

朱氏指着江建军的鼻子:“老二,你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吃你的用你的,那都是你应该的孝敬,这些钱和票是给叶家的命根子的,你不能拿走,除非你不认我跟你爹!”

江建军紧紧抿着嘴唇,过了好半天,他将东西从宋寒水手里接过来,低声说:“爸,妈,等你们老了,该我出的那一份,我绝不会少!现在,该我拿的,我也得拿走!”

他如今也有老婆孩子,还摔断了腿。

这不拿着这些东西,难道要让一家人喝西北风吗?

朱氏捂着胸口:“你,你,你……”

高小兰也气的不行!

没想到自家婆婆闷声不吭的藏了这么多好东西,要是早点将这东西转移,眼下会弄成这样?

蠢货!

真是个蠢货!

江大丫一直在默默的观察着宋寒水。

他是帝都来的知青,整个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家世好又长相好,就是身体有点弱,性子也很清冷。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姑娘们的梦中情人。

此刻得了机会,她走上前,小声的说:“宋知青,我之前学习的时候有个问题,想跟你请教一下!”

说着,她就拿出笔和纸。

宋寒水偏头,竟然睨了她一眼。

江大丫心头乱跳。

跟江半夏比起来,她自恃身段和美貌,觉得宋寒水对自己也有几分意思,羞涩又得意。

瞧瞧,江半夏只配嫁给傻子,自己却能跟城里来的知青相谈甚欢,甚至处对象。

正在她思想如脱缰的野马在草原飞驰的时候,男人嗤笑一声:“你这笔和纸,也要分割!”

江大丫表情僵住。

江半夏没忍住,噗嗤一笑。

这江大丫脑子全是草吧,这种时候,居然还想着跟男人勾勾搭搭,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谁给她的自信?

叶达的旱烟袋早就吸完了,分家都是一笔烂账,江家这尤其过分。

他清了清嗓子:“还有这房子……”

眼下江家是五间屋子,中间是堂屋,两边各有两个卧房。

老头老太占了一间,江金宝占了一间,大丫和高小兰以及江建国一间,江建军一家五口都挤在西面最阴暗潮湿,也最小的屋子里。

高小兰强撑着笑了笑,眸里都是不怀好意的冷光:“其他的东西也就算了,但这房子是小叔出生前就建好的,爸和妈应该想怎么分就怎么分吧?”

朱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听到这话像是被打了鸡血,瞬间精神起来:“对,这屋子可没老二家什么事,分家可以,他搬出去,自己找地方住去!”

就算分了东西又如何呢。

没地方住,就等着在田埂上搭草棚吧!

他家大大小小五个,到时候得哭着喊着求自己再给他们一个容身之处。

到时候,自己再好好拿捏他们,让他们知道,到底这个家是谁说了算!

众人对视一眼,均有些为难。

这房子是老头老太的,他们不给人住,就算是村支书叶达,也不能强行划分。而且既然分了家,不在一处住最好,要不然以后摩擦会越来越多。

高小兰瞟了江半夏一眼,道:“其实我也不是这么无情的人,二丫,你要是帮你大哥换个媳妇过来,别说让你们住,就是把我们那间大房间换给你家也使得!”

“你长这么丑,吃得多干活又不行,能嫁出去已经烧高香,他家就一个儿子,你过去以后可是享福的,你奶这都是为你考虑!”高小兰语气轻飘飘的,“你爸妈养你这么大,你也得为他们牺牲牺牲,总不能让他们睡马路吧!”

朱氏冷笑一声:“就是,你们可连一张床都没有!”

床都是江老头年轻时候打的,朱氏不肯给!

江金宝幸灾乐祸开口:“就是,以后你跟我还是一家人,我肯定会照顾点你,不让你在婆家受欺负!”

他说着,还极为挑衅的瞪了宋寒水一眼。

宋寒水将笔插回上衣口袋里,回视江金宝,嘴角的笑有些说不清楚的味道,淡淡开口:“我倒是有个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