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力荐相思晚晴天苏晚晴厉远钧阅读

好文力荐小说《相思晚晴天》的主角是苏晚晴厉远钧免费试读,小说相思晚晴天讲述了苏晚晴眼睛眨也不眨地又割了一刀,这一刀正好割在龙岩的胸口,他痛得脸色惨白,几乎连站也站不稳。

《相思晚晴天》精选:

剧烈的惨叫声引来下属的注意。

“龙哥,你没事吧?”杂乱的脚步朝这边奔来。

龙岩捂着血肉模糊的耳朵,脚步踉跄地靠到一旁。

苏晚晴抓起盘子里的解剖刀,抵在龙岩的脖子上,“让他们闪开!”

“你以为这样,你就能逃出去了?”龙岩疼得浑身发抖,喉咙里仍旧发出瘆人的笑意,“集装箱车门从外面被反锁,没有我的电话通知,司机绝不会打开车门,更重要的是,一个小时之后,无论我离不离开这里,司机都会打开低温按钮。”

“宝贝儿,到那时,车里的温度将会骤降到零下三十度,你,将会和那些悬挂在外面的猪肉一样,冻成冰块,然后被一起送进冷藏冰库中,跟四面八方送来的猪肉悬挂在一起。”

龙岩的神情透着毛骨悚然的阴毒,甚至隐隐还有几分得意。

苏晚晴看向他的那些属下,“你们知道他这个计划吗?你们也想被冻死在这里?”

男人们彼此对视,纷纷露出了犹豫的神情。

“不管怎么说,离开这里,总比冻死在这里要强吧?更何况,我一个弱女子,就算出去了,也未必是你们几个大男人的对手。”苏晚晴用一种商量的语气跟他们说。

男人们沉默片刻,脚步开始朝苏晚晴移动。

苏晚晴眼睛眨也不眨地又割了一刀,这一刀正好割在龙岩的胸口,他痛得脸色惨白,几乎连站也站不稳。

“这解剖刀果然很锋利,再来几个人,我就当是练手了。”苏晚晴镇定地盯着男人们。

脚步声戛然停止,男人们心里全都犯怂了。

看这女人柔柔弱弱,下手倒是挺狠,龙岩死了不要紧,就怕她困兽犹斗,到时候把他们几个也给杀了。

苏晚晴从龙岩兜里摸出手机,扔在了地上,“打给司机,让他开门!”

其中一个人捡起电话,低声说了几句,随即目光阴狠地瞪着她,眼神里带着不甘心。

没过多久,车子停下,苏晚晴听到了车门打开的声音,她屏气凝神地挟持着龙岩,一步一步朝外走去。

冷藏车里分为两个空间,里面一层中空,外面一层挂满了开膛破肚的猪肉,晃动的猪肉中,苏晚晴紧紧跟着男人们的脚步,一步一步朝外面走去。

她听到男人们跳下车厢的脚步声,一个,两个,三个,她默数着数字,刚要带着龙岩跳下,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什么,车门忽然发出“轰隆”一声响,苏晚晴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松开龙岩正要冲上去,扑到的却是一扇坚硬的铁门。

黑暗降下,铁门紧锁,吞噬了最后一点亮光。

“开门!快开门!”苏晚晴咬着牙用力拍门。

龙岩躺在地上,喉咙里发出“嗬嗬”的笑声,“你高估了他们对我的忠诚,他们忌惮我,跟忌惮你手里的这把刀,是一样的道理。”

苏晚晴一拳头狠砸在门上,心里升起一股茫然无措。

他们拿走了手机,没人知道他们被关在这里,低温按钮一旦打开,她怕是很快就要被冻死在这里。

苏晚晴不死心地爬向龙岩,伸手在他身上摸索了一番,忽然心中一喜,她用力掏出那枚手机,看出是厉远钧送自己的那只,恨不得从喉咙里迸发出欢呼雀跃的声音。

她不能死在这里,她必须抓住一切对外求救的机会。

苏晚晴刚拨通厉远钧的号码,龙岩忽然扑上来,将电话打掉。

骨碌碌一阵翻滚,电话不知道滚进了哪个角落里。

苏晚晴怒道:“你干什么?”

“宝贝儿,活着有什么意思?不如你跟我一起,享受这趟美妙的死亡旅程,怎么样?”龙岩狞笑着起身,苍白的脸上沾染着模糊的血色,看上去令人发颤。

苏晚晴顾不得理会他,爬过去想要找回手机。

一股大力袭来,龙岩拽着她的双腿,笑着将她拖了回去。

“我看你骨骼这么均匀,不试试那些解剖器材,实在是可惜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你就认命地终结在我手里吧!”

不!她绝不会让这个卑劣的变态夺走自己的性命!

苏晚晴狠狠一脚踹出去,正中龙岩面门,他惨叫一声,往后倒去。

她用力翻身而起,双手抓住掉落的解剖刀,冷冷对着他的方向。

一声轻微的轰鸣声响起,随后,车厢里的温度渐渐下降,苏晚晴牙关打颤,喃喃问道:“怎么回事?”

瘫在地上的龙岩哈哈笑了,“低温按钮提前被打开了,你跟我,都得死在这里。”

*

厉远钧握着电话,听到的却只有模糊的轰鸣声,他耐心地等了一会儿,见没人说话,挂断电话,又打了回去。

这一次,索性变成了没人接听。

厉远钧心里一沉,蓦地转身看向烈阳,“查一下这通电话的手机定位。”

烈阳答应了一声,片刻之后,重新返回。

“少爷,地址已经查到,在距离滨城十公里外,郊区的一栋肉食品加工厂附近。”

现在已经是深夜,苏晚晴绝没有理由会去那种地方。

她出事了!

厉远钧抬手抓起车钥匙,匆匆出门。

烈阳呆了几秒钟,飞快地抓起厉远钧的风衣外套,紧跟着转身奔出去,“少爷!这么冷的天,你还没穿外套呢!”

等烈阳匆匆忙忙赶出去,发现厉远钧早已撇开他,车子早已被他开走了,他急得直跺脚,转身找了一辆摩托车紧跟上。

“红颜祸水,真是红颜祸水啊,这大半夜的还得跑去郊外,我家少爷这是什么命啊?”烈阳嘴里嘀咕着,脚下一踩刹车,车子很快飞驰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

“好冷……”苏晚晴趴在车门上,浑身哆嗦个不停,才找到的手机,也因低温而自动关机了。

龙岩浑身是血地躺在她身旁,不停抽搐。

对付这个男人,已然耗费了她大半的体力,她的体温比想象中要更快地流失,眼下,她甚至有种恍惚的错觉,因为极度的寒冷,而感受到了一股奇妙的炎热。

她知道,这是体表失温的错觉,而接下来,就是死亡的降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