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义李子桬任果儿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任义李子桬任果儿全文阅读

任义李子桬任果儿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任义李子桬任果儿全文阅读

任义李子桬任果儿是著名作者苹果的新装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下面看精彩试读!任义前些年,为了锻炼手劲,每天将手掌贴墙两个小时。如今,一拳的力道,足以达到二百公斤!面前这个娇弱的郑茜,任义一拳就能把她砸的粉碎!“不说出李子桬的下落,我杀了你!”

《天医战尊》 第4章 高抬贵手 免费试读

“都给我闭嘴!”

所有人都觉得任义在故弄玄机,可周振东蓦地爆喝一声,令所有人安静了下来。

下一幕,更是让众人目瞪口呆:

“噗通!”

堂堂周家掌权者,竟当众向任义下跪!

“小兄弟,我意识到自己昨晚失了手,如果您有办法,求求您高抬贵手,救救我这个儿子吧!”

在所有人满脸呆滞的凝视下,周振东对着任义,说出了这番话。

特别是到最后,周振东对任义连扣三个响头,额头都开了花。

这更让人怀疑人生!

“什么情况?周家主竟然……”

李大富原本呼吸急促,但此刻的他,却骤然间停止了呼吸,仿佛心跳都随之停止一般。

任他活了五十六年,也从未见过堂堂周振东这般模样啊!

任义叹了口气,对周振东扬了扬手道:“把人带过来。”

周振东闻言,连忙起身,屁颠屁颠的跟在任义身后。

进屋后,任义让人把周子健放在床上,随即对着后边的众人道:“都出去!”

跟上来的一群周家人不放心的看着周振东,他们也害怕任义是江湖骗子。

周振东见他们不为所动,满脸不耐的吼道:“没听到小兄弟的话吗?都给我滚!”

众人离开后,李大富匆匆赶来,呼哧呼哧对任义喝道:“任义!你跟我们李家的仇,能不能随后再说?你别胡闹行不行?子健可是周兄心中预定的接班人,他万一出点事……”

“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任义正检查周子健身上的针眼,李大富像个苍蝇一样‘嗡嗡’个不停,任义不耐道。

“老李,你去让周管家把针盒给你。”周振东也是看了一眼李大富,无奈道。

李大富仍然不敢相信,周振东和自己都没办法,废物任义真能有妙招?

看着李大富悻悻而去,周振东赶紧对任义问道:“小兄弟,看清楚什么情况了吗?”

“嗯,跟我的预想一样,手阳穴针位有偏差,你这个学中医的,怎么能这么粗心?”

任义转头对周振东质问道。

“我……我也是一时着急,没想那么多,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周振东支支吾吾,最后悔的人就是他自己了。

“针灸之术,自古传承。身体穴位经络密密麻麻,每个时辰,都会有细微偏差。这些都是入门知识,你难道不懂?”任义接着说道。

“小兄弟啊,现在哪里还有那么多针灸高手,不过都是做做样子,糊弄糊弄而已,古代的真才实学,早就失传了。”周振东嘴上这样说,实际上内心惶恐不已。

这些都是针灸大师才能接触到的知识,有些人穷极一生,都达不到那个高度,面前的小兄弟竟然还说是入门知识?

“是吗?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想,针灸术的确是要失传了!”

任义话音落下,李大富拿着针盒跑了过来。

任义从盒中取出三枚细针,找准穴位,依次扎入。

周振东和李大富瞪大眼睛,可就在此时,周子健剧烈闷咳一声,嘴角溢出一股黑血!

这让周振东惊慌不已,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子健’的名字。

李大富恐慌不安的指着任义,张牙舞爪道:“任义,你是不是存心害我李家?故意挑拨我们周李两家的关系?!我告诉你,有我李大富在的一天,你就休想好过!”

任义哭笑不得的看着他道:“首先,我对你们两家的关系不感兴趣,其次,你得搞清楚,我现在是在救人。”

“救人?麻了个嘚!子健都这样了,你还睁着眼说瞎话?”

李大富话音刚落,床上的周子健又发出一阵干咳,竟奇迹般的睁开了眼睛!

周振东和李大富都傻在原地,看着周子健许久,确定他已经恢复正常之后,周振东终于破涕为笑。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任义说道:“小兄弟,感谢您的救命之恩!万分感谢!”

李大富傻了眼,刚刚还气势汹汹,现在眼睛像夜明珠一样瞪得又大又圆。

任义拔出银针,一边起身,一边淡淡道:“病人酗酒后,特别是刚刚行完针灸,切不可注射任何激素,不然的话,气血必爆!”

留下一句话,任义对着门口走去。

而周振东和李大富,则是哑口无言。

特别是李大富,此刻吓得浑身颤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要钱似的滚滚落下。

周振东瞥了他一眼,叹息道:“多亏今天这位小兄弟,不然真要酿成大祸!”

李大富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尽管他满心不服,可周振东也没跟自己较真,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院子里,众人见任义这么快出来,都一脸疑惑。

任义身后,周振东也带着已经苏醒的周子健走了出来。

众人立刻乱作一团,纷纷猜测着刚刚屋子里发生了什么。

“呵呵,让各位担心了,经过我一番细心查看,已经找出问题所在,子健现在已经安然无恙了!谢谢大家!”

门口处,周振东满脸笑容的对着众人如此说着。

说完后,他还满脸骄傲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周子健。

任义听到这话,也是淡淡一笑,周振东这样倒也挺好,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

众人此刻也是赶紧拍马屁道:“虚惊一场啊,周家主医术通天,犹如华佗再世,实在是令人倾佩啊!”

“是啊,妙手回春的本领,真是惹人眼馋,以后咱们两家真正结了亲,周家主可要不吝赐教啊!”

“哈哈!那是自然,老李今天也出了不少力,这份情,我周振东记下了!”

周振东美滋滋的仰天大笑。

李大富闻声,尽管极为尴尬,可还是配合道:“都是周兄的功劳。”

一片其乐融融下,突然发出一道较为刺耳的声音,令全场安静了下来:

“爸,这家伙刚刚打了我一个耳光,正好您来了,可要为我主持这个公道!”

说话之人,自然是周爽,他脸上的指印仍然没消,此刻怒视着任义,满脸委屈道。

此话落地,所有人再度将目光落在任义身上。

谁都清楚,周爽是周振东的大儿子,将来可是要掌管江北市将近一半的中医资源,今天在李家受了这样的屈辱,周振东怎能不管?

而此刻周振东就在现场,这件事情,恐怕是要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