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王独宠结局在线阅读 沐芷兮萧熠琰全文完整版免费小说

战王独宠结局在线阅读 沐芷兮萧熠琰全文完整版免费小说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战王独宠》的小说,是作者一蓑烟雨最新写的古代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精彩,主要讲述了提供战王独宠沐芷兮沐芷兮萧熠琰小说全文阅读。战王独宠沐芷兮小说讲述了“不好!”沐芷兮快走到萧熠琰眼前,伸开双臂拦下了他的去向,“都说春宵一刻千金难买,新婚之夜,你需要要我守空房吗?”“哼哼……”陆远装作任何东西都没听见的模样,目光有意逃避。

《战王独宠》 第3章 第3章 免费试读

“夫君,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沐芷兮撒娇式的声音婉转低柔。

她紧紧地抱着萧熠琰,小脸埋进他的胸膛,听到他的心跳声有所加快。

前世,萧熠琰是为了救她,才会被萧承泽那人渣设计而死。

她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成亲后对他冷嘲热讽,甚至咒诅他去死。

他越是对她容忍,她便越觉得他心机颇深。

沐芷兮啊沐芷兮,好好看看此刻站在你面前的这个男人吧。

他为了你宁可放弃唾手可得的江山,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他将一颗心完完整整地交给你,却被你无视、被你践踏,前世真正害死他的不是萧承泽,而是你啊……

“松手。”

头顶上方,传来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

她瞬间拉回思绪,抬起头望着他。

萧熠琰剑眉敛起,脸色阴沉,眼底是闪着寒光的刀刃,仿佛能够一眼看穿她。

“为了掩盖你与萧承泽夜会的事实,连这种法子都用上了是么。

“沐芷兮,你好大的能耐。”

他的表情严厉而冷锐,语言颇具嘲讽。

不得不承认,方才沐芷兮抱住他认错的时候,他有刹那的错觉,还以为这女人真的转性了。

但当看到萧承泽趁机离开后,他便想到,原来她是为了拖住他,才对他投怀送抱。

正如她今日在大婚之上揭开盖头以死明志,都是为了萧承泽。

“不是的。”沐芷兮知道他定然是误会了,脑袋摇得好似拨浪鼓,急于澄清。

“夫君,我是真心要认错的,我这就去向皇上和太后认错,我会求得他们的原谅,那你就不用受杖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萧熠琰那如同墨玉打磨过的双眸微眯,露出危险的光芒来。

“你怎知杖刑?”

他才刚从坤宁殿出来,正要去领杖刑,照理说消息还没有传出去才是。

沐芷兮因为一时着急说漏了嘴,打算搪塞过去。

“我,我猜的。”

萧熠琰虽然还在为她大婚上的举动而生气,但更不想她再被皇上和太后训责。

“马上给我乖乖回王府,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夫君,你信我,我真的能够跟皇上、太后说清楚的,而且太后已经传召我了,我必须要去。”

说完,她非常坚持地要往坤宁殿去。

“本王说了,不许去!”

萧熠琰大力拽住她的胳膊,她被这股力量弄得一时重心不稳,因而身体后仰。

生怕自己会摔,她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襟。

他反应甚快地伸手揽着她的腰,顺着力将她扶住。

差点害得她摔倒,萧熠琰也在反省自己力气太大。

侍卫陆远和婢女秋霜呆呆地看着二人,早已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实际上,从自家小姐一身娇态地扑进战王殿下怀中认错的时候起,秋霜就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她甚至怀疑,现在的小姐是被什么脏东西给附身了。

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解释小姐的巨大变化。

明明小姐之前对战王殿下那是一百个不情愿,甚至不惜撞头自尽。

每每提起战王殿下,言语中也是各种咒诅之词。

她真是看不懂小姐这波操作了。

居然为了战王殿下不受责罚而亲自去向皇上太后认错,这还是她们小姐吗?

陆远也同样看不透了。

但他绝对不信沐芷兮这女人是“改邪归正”,这一定是她的计策。

所以他默默祈求着,他们英明神武的主子可千万别被这个女人给蒙骗了。

萧熠琰了解沐芷兮的性子,越是阻止她,她就越要去做。

于是他只能暂时依了她,陪她一块儿去坤宁殿。

太后所居的坤宁殿环境幽静,守卫也是尤其森严。

沐芷兮乖乖地跟在萧熠琰身边,还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裳一角,生怕自己会跟丢似的。

萧熠琰感觉到她的动作,强忍住想要回头的冲动。

还真是奇怪,以前光是碰到他的衣裳穗子就厌恶得要命,说他是沾满血腥的刽子手,现在居然敢碰他了么。

到坤宁殿外的时候,沐芷兮打开话匣子问:“夫君,太后现在是不是很生气啊?”

实际上,因为重生,她已经能够预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现在她只是想要借机和萧熠琰多说说话而已。

她想要消除他对她的芥蒂,想要让他尽早忘记她今日在大婚上所做的出格行为。

哪怕他愿意搭理她,跟她说说话也好。

听到她这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低软细语,萧熠琰一双凌厉的双眸中,一抹不忍稍纵即逝。

他停下步子,转身看向她。

听到她一声声地唤自己“夫君”,他的心也软了几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若是太后迁怒于她,她就知道什么是千金难买早知道了。

“不,我不后悔。只要夫君能够原谅我,就算被太后责罚也不怕。”她真诚满满,看着格外坚强。

萧熠琰那性感的喉咙上下滚动,有什么话憋着,欲言又止。

他一遍遍地告诫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她所哄骗。

这只是沐芷兮为了逃离他而使的缓兵之计而已,难道他忘了么,刚才在御花园,她还在跟萧承泽夜会,她还想着要跟他和离嫁给萧承泽。

说不定她现在面见太后,就是为了言明她要和离的决心。

所以,别傻了,她心里根本不可能有你。

萧熠琰琥珀色的眼睛里没有丝毫希望,虽然沐芷兮身上穿着嫁衣,但他还是觉得怅然若失。

坤宁殿的台阶是白玉铺就,太后正躺在软榻上休息,毕竟都这么晚了,若不是为了战王府的事儿,她现在早已就寝。

“太后,战王妃到了,就在外面等着您召见呢。”

“让她进来吧。”

话音刚落,年纪有些大的太后突然面露痛苦之色,手中端着的茶盏摔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侍女面露惊慌,赶忙上前,“太后!您怎么了……”

太后感觉腹痛难忍,仿佛肠子被绞着了似的,死死地抓住侍女的手,却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侍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马冲着外面大喊。

“太医!快传太医!”

殿外,沐芷兮看到侍女匆忙出来,立马拉住她。

“太后怎么了?”

“太后突然腹痛难忍……”

果然和前世一模一样。

前世,在她大婚这日的晚上,太后突然腹痛不止,太医一时根本查不出是何缘由。

若是她能够治好太后的腹痛之症,那就能够帮萧熠琰免了杖责,并且稍稍补救一下她在太后心目中的形象了吧。

太医很快赶到,但把脉了好一会儿,也没法确定症结所在。

可怜太后一把年纪了,痛得在软榻上死去活来,唉哼不止。

皇帝闻讯赶来坤宁殿,身为大孝子的他也是不忍太后受此折磨,急得直踱步。

沐芷兮看准了时机,在皇帝面前福身行礼。

“皇上,可否让儿臣一试?”

皇帝认得沐芷兮,今日大婚,这女人藐视皇威,“威风”得很。

他没有降罪于她,她倒好,居然还跑到皇宫里来了。

跑来宫里也就罢了,竟然还敢主动出现在他面前。

萧熠琰看出皇帝的恼怒,便抓着沐芷兮的胳膊,佯装斥责。

“太后这边有太医为她诊治,你一个不懂医术的瞎凑什么热闹。”

沐芷兮豁出去了,挣脱萧熠琰的手,再次跑到皇帝面前。

“我没有凑热闹,皇上,儿臣真的有法子治好太后的腹痛。”

“你有法子?那你倒是说说,太后缘何会腹痛至此!”皇帝威严赫赫,对着沐芷兮下达死令,“若是你说不上来,朕就治你的罪!”

想要逞强,那就让这丫头尝尝后果。

他正愁没法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沐芷兮。

若非看在老五和她外祖父安远侯的份上,以她今日在大婚上所为,他砍她十次头都不够泄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