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删节行骗娇妻:九爷放肆宠(洛星河夜辰)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未删节行骗娇妻:九爷放肆宠(洛星河夜辰)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行骗娇妻:九爷放肆宠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洛星河夜辰,是作者云鲸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已上架网络。全文讲述了行骗娇妻九爷放肆宠讲述了不法分子一听,还以为是女儿不赡养父亲,纷纷向洛星河投来不满的眼神。杨文鹏见状,立即借题发挥,开始对洛星河进行疯狂的道德绑架。这次,他不来硬了,开始装落魄的父亲,求女儿抚养。

《行骗娇妻:九爷放肆宠》 第6章 第6章 免费试读

宴会其他宾客,多少忌讳夜九爷的面子,顶多只是羡慕嫉妒恨的上下打量一下洛星河。

可这两个女人,直接冷嘲热讽了起来。

洛星河不爽的抿了抿唇,握住高脚杯的手指下意识用力。

这要不是在夜家的场子,这两个欧巴桑早就被她给撂倒在地了。

“那位穿紫色绸缎晚礼服的夫人,是九爷的二婶叶澜珊,那位穿香槟色一字肩礼服的小姐,是她的女儿夜紫轩。”

“二婶?”洛星河眸色微闪。

夜家二婶能这么嚣张无礼的针对她,必然少不了夜家二叔的功劳。

针对她,就是针对夜九爷。

机智如她,已经脑补出了一场豪门争斗的腥风血雨。

安九见洛星河若有所思,索性小声解释道:“夜家二叔和九爷的关系一直不睦,两人性子大相径庭,工作中也多有分歧,所以……”

“懂!”洛星河会意的点点头。

安九说是两人不睦,估计已经到了撕破脸的地步了。

豪门恩怨嘛,为了利益地位,同族相斗屡见不鲜。

洛星河沉了口气,优雅地整理好裙摆,落座在沙发上,等待夜辰和老爷子入场。

洛星河求安稳,但夜紫轩和叶澜珊显然没打算放过她。

尤其是和洛星河同龄的夜紫轩,她一手端着高脚杯,一手掐着腰,盛气凌人地走到了洛星河面前。

“你就是我哥哥的闪婚妻子?你是哪家的小姐,我以前怎么没在名媛圈里见过你?”

来了,洛星河心道。

她露出一个自然得体的微笑:“你好,我叫洛星河,家境普通,不是哪家的小姐。”

洛星河尽可能表现得落落大方,她不想给夜九爷落了面子。

然而夜紫轩理所当然地把洛星河的客气当成了示弱。

她满眼鄙夷的上下打量着洛星河:“呵,我哥哥对你不错嘛,穿名牌,拿名包的感觉怎么样?”

夜紫轩眉头一挑,满是挑衅!

洛星河并没有被她激怒,夜紫轩还太嫩了点,她一眼就确定,这姑娘是个善妒又不聪明的主。

洛星河狡黠一笑:“九爷对我确实不错,不过我这身名牌名包,都抵不上姐姐这一张漂亮脸蛋。”

夜紫轩顿时毛了:“你什么意思?!”

洛星河轻声道:“我的意思是,姐姐脸上动了那么多刀,又是割双眼皮,又是开眼角,还垫了鼻子,丰了唇……一定花了不少钱吧。不过效果不错,姐姐再接再厉,可以再去把颧骨磨一磨。”

洛星河忍俊不禁,夜紫轩气得脸色通红。

长相是夜紫轩永远的痛,不然她也不会花那么多钱做整容!她怎么就没像夜九一样继承夜家的好基因!

“你……洛星河……闭嘴!你以为你很美吗?!”

“恩,我觉得我还可以。”洛星河对夜紫轩微微一笑。

今晚的洛星河美得不像话,明明选择了最含蓄的黑色礼服,却将她的好身材和雪白的肌肤衬托得惊心动魄。长发盘成赫本样式,露出雪白的天鹅颈。

顾盼间,灵动可人,撩人心尖。

夜紫轩本就嫉妒洛星河,又不及洛星河伶牙俐齿,这时只得搬出夜家身份说事。

“洛星河,这可是在夜家,你别太嚣张了!”

洛星河唇角轻勾:“姐姐,我已经嫁给夜九爷了,宾客们可都管我叫少夫人哦?”

夜紫轩正欲继续呵斥。

但是洛星河完全不搭理她,喜笑颜开地从夜紫轩身边走了过去,对着正在下楼的老爷子问好,

变脸速度堪比川剧变脸大师。

老爷子正巧听到刚才夜紫轩对洛星河出言不逊。

冷冷的撂下了一句,“星河是我的孙媳妇,也容你指手画脚的!”

老爷子心疼的看了洛星河一眼,示意她到自己身边。

刚才那场好戏,老爷子以为是夜紫轩欺负人。

但是夜九爷早就发现了,是洛星河在扮猪吃老虎。

“洛星河,刚才演戏演得是不是很过瘾?”

夜辰磁性而冰冷的声音,立刻打破了洛星河的惬意。

她大意了!

刚才那场戏还没有结束,自己就提前出戏了,还被金主撞个正着。

“少惹事。”夜辰冷冷道。

“知道了!”

金主爸爸的要求,洛星河答应的干脆。

待夜九爷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洛星河才敢抬起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他。

今天晚上夜九爷难得穿了西服,深灰色的高定西装,宽肩窄腰,优雅俊逸,完美的侧颜熠熠生辉。神色一如既往的清疏冷傲,但就是这股骄矜自持的劲头最是迷人。

高山仰止般俊美的男人,谁能忍住不多看几眼呢?

……

宴会进行到一半,洛星河觉得无聊,便提前出来,坐在宴会厅外的游泳池边,脱下了高跟鞋,让白皙的小脚丫,感受片刻的清凉。

“星河,刚才的事情……是个误会!”

夜紫轩不知怎么跟了过来,非要道歉,然而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上,可是一点歉意都看不出来。

洛星河谨遵金主爸爸夜九爷的谆谆教诲,不和她多啰嗦。

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没事!”

转身就要离开。

此时此刻,夜紫轩出现在这里,一定没安好心。

她也很清楚,夜紫轩一家对夜九爷都心存祸心,因为老爷子把继承权给了夜辰,没有给夜家老二夜清。

夜清一家平日里不是夜九爷的对手,现在夜九爷好不容易娶进门一个没背景,没家室的女人,不好好欺负,怎么能泄愤。

夜紫轩刚才被洛星河耍了一次,越想越气,想着无论如何要讨回来。

她眉眼之间闪过一丝狡诈,她凑近洛星河,陪着笑脸道:“星河妹妹,要一起游泳吗?”